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權臣:謀奪江山,從截胡皇后開始蕭恪柳璇 第8章_賣文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太初宮內,大寧天子龍璟行色匆匆往皇后柳璇居住的丹鳳宮走去,幾個宦官宮女亦步亦趨緊趕慢趕跟在後面。

自從他將柳璇親自送出宮門,在御書房一等就是大半個晚上,根本無心處理政務,就是為了等着柳璇給他帶回來一個好消息。

正如他跟柳璇說的那樣,蕭恆不除,大寧必亡,若是柳璇不能說服蕭恪,讓他出面勸說蕭恆參加春獵,則大寧危矣。

不過一想到自己讓堂堂一國之後大半夜喬裝打扮去見另外一個男人,龍璟內心就深感屈辱,只是一想到大寧的江山社稷,一想到祖宗的基業,他就只能忍氣吞聲,眼睜睜目送自己的妻子出宮。

之前柳璇一再跟他說過,蕭恪與蕭恆雖是兄弟,但蕭恪心向大寧,希望將來龍璟除掉蕭恆之後,可以對蕭恪網開一面,雖然當時龍璟面上表示會好好考慮將來放蕭恪一馬,但他心中早就對蕭恪動了殺心,從未想過要留他一命。

一來龍璟堅信斬草除根、除惡務盡,蕭恪是蕭儁的兒子,是蕭恆的弟弟,既然自己決定要剷除蕭氏一族,就不能有漏網之魚,免得遺患無窮。

二來龍璟身為男人,多少也能猜到蕭恪之所以願意背棄兄長去幫柳璇,是因為舊情難忘之故,既然他有了這種心思,就絕不能留着他活在這個世上。

他龍璟乃是大寧的天子,他的皇后豈能容許任何人有非分之想!

雖說他相信柳璇不會做出什麼對不起他的事,只不過一想到他的妻子跟一個愛慕他的男子大晚上共處一室,龍璟一個人在宮中就坐立難安,內心更是焦躁不安,對蕭恪的殺意也越發濃烈。

好不容易等來柳璇回宮的消息,但奇怪的是柳璇並沒有親自來御書房見他,只是派來一個貼身宮女來告知他,自己已經成功說服了蕭恪。

柳璇的一反常態讓龍璟深感不安,他再也坐不住,當即擺駕丹鳳宮,想要看看柳璇,順便當面問個清楚,她在蕭恪府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

此時的丹鳳宮,皇后寢宮內水霧繚繞,柳璇將自己的整個身子浸泡在偌大的浴桶內,一泡就是大半個時辰,宮女已經添加了多次熱水,儘管柳璇已經泡得皮膚有些發紅,卻依舊沒有離開浴桶的意思。

雖然她也知道自己的清白已經被蕭恪玷污,即使自己在水中浸泡再久也洗刷不掉自己身上的恥辱。

此刻她只要一閉上眼睛,腦海中就會不自覺浮現出自己跟蕭恪在床榻上的一幕幕……

即使明明知道自己這麼做是為了皇上,為了大寧的江山社稷,可自己**於蕭恪畢竟是鐵一樣的事實,自己對不起皇上,也對不起皇后的身份,自己已經無顏苟活於世了。

一想到此處,柳璇就不由悲從中來,眼角再次滑落兩行清淚。

就在此時,宮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喧鬧之聲,還在暗自神傷的柳璇不由心中一慌,隨後他就聽到了皇上龍璟低沉的聲音:「皇后睡下了嗎?」

好在守在門外的宮女牢記她的吩咐,順着龍璟的話說道:「回稟皇上,皇后娘娘一回宮就睡下了,皇上不如明日再來吧。」

寢宮門外,龍璟一臉狐疑,心中越發不安,之前柳璇也出宮去見過幾次蕭恪,可每次一回宮都會直奔御書房,將情況一五一十跟他說清楚,免得他多想,從未有過像今日這般不聲不響直接回她的丹鳳宮睡覺。

「無妨,朕就進去看皇后一眼,不會打擾到她歇息的。」龍璟說完,就要直接往裡走。

守在門口的兩名宮女對視一眼,面上不由一陣慌亂,卻慌忙「撲通」一聲跪倒在地,苦苦哀求道:「皇上,皇后娘娘真的已經睡下了,皇上改日再來探望娘娘吧。」

龍璟見狀,更加看出了其中有貓膩,當即勃然大怒,低吼一聲:「你們兩個賤婢,還不給我滾到一邊去!」

兩名宮女哪裡見過皇上發這麼大的火,當即嚇得癱軟在地,剛好把門口擋得嚴嚴實實。

龍璟心中更加惱怒,身後的幾名宦官看出了龍璟的怒意,不等他發話,就主動上前將兩名宮女拖了下去。

龍璟稍稍定了定心神,剛要推門而入,但門內卻突然傳來皇后柳璇的聲音:「皇上,臣妾剛在睡夢中驚出了一身汗,此刻正在沐浴,不便見皇上,不如皇上改日再來吧。」

聽到柳璇的聲音,龍璟總算是心中稍定,只是一聽柳璇在沐浴,再看看身後那群一臉尷尬的宦官和宮女,臉上也感覺有些掛不住,但還是語氣滿是關切問道:「皇后,你說你在睡夢中驚出一身汗,沒事吧。」

寢宮內,柳璇隔着門用盡量平靜的語氣回道:「多謝皇上關心,臣妾沒事,只是臣妾舟車勞頓了一晚上,身體有些乏了,沐浴完後想早些休息,不如臣妾明日再去跟皇上請安吧。」

寢宮外,龍璟面色很是遲疑,雖然他很想馬上當面跟柳璇問個清楚,她在蕭恪府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顯然現在並不是一個好時候,因為柳璇似乎並不想當面跟他說清楚。

他又轉頭看了一眼跟在身後的宦官和宮女,心中暗暗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在留在丹鳳宮也沒有多大意義,而且一旦事情鬧大了傳揚出去,鬧得人盡皆知,恐怕到時候蒙羞的不僅僅是柳璇,還有她龍璟和整個大寧皇室的顏面。

「既然如此,皇后就早點歇息吧,朕就不打擾了。」

言罷,龍璟直接轉身拂袖而去,那些跟來的宦官和宮女也慌忙跟了上去,只留下丹鳳宮的宮人都如釋重負鬆了一口氣,也暗暗為他們的皇后捏了一把汗。

此刻的寢宮內,柳璇無力靠在桶沿邊上,淚水再度模糊了她的雙眼。

她怎麼會聽不出龍璟臨走時話中的怨氣呢,只是她如今已經**於蕭恪,自感無顏再見龍璟了。

一想到此處,柳璇心中也不由升起一絲對龍璟的幽怨,她不明白,自己已經入宮三年了,為何皇上從來都不留宿丹鳳宮,不跟她有夫妻之實,以至於讓蕭恪……

事已至此,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該恨蕭恪,還是該怨龍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