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權臣:謀奪江山,從截胡皇后開始蕭恪柳璇 第5章_賣文小說
◈ 第4章

第5章

一路上,蕭恪腦海中都在不停回憶前身與蕭恆過往的點點滴滴,免得等下在蕭恆面前說錯什麼話,做錯什麼事,因為自古以來這些權臣一個個都是生性多疑,若是自己一不小心引起蕭恆的疑心或是不滿,到時候蕭恆一怒之下翻臉不認弟,自己又把當今皇帝給綠了,當真要徹底涼涼了。

書房離他的卧房並不遠,蕭恪很快就走到書房門口,一眼就看到書房內此時有一個人正背着雙手,似乎是在安靜欣賞一幅掛在牆上的水墨畫,只留給蕭恪一個高大修長的背影。

蕭恪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開口喚了一聲:「大哥!」

對方緩緩轉過身,蕭恪這才看清他的相貌,他的容貌跟自己很像,幾乎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但他眉宇間卻流露出一股自己所沒有的凌厲之氣,一雙深邃的眼睛更是透着不可一世的高傲和威嚴,教人不敢直視。

蕭恪心中暗暗感慨,不愧是權傾朝野的權臣,雖然只比自己大幾歲,但氣質卻與自己截然不同。

他從前身的記憶知道,雖說他們兄弟二人政見不合,前身更是反對蕭恆架空皇權獨斷朝綱,但實際上他在心中一直很敬畏這個兄長,因為父親蕭儁常年征戰在外,從小到大一直是蕭恆在照顧他,長兄如父,兄弟感情一直不錯,而前身之所以一再勸說兄長還政於龍璟,除了受柳璇的蠱惑之外,也是擔心兄長會因為權傾朝野而落得跟父親一樣遇刺身亡的下場。

而在外人眼中,蕭恆是個少年老成、心思深沉之人,當年蕭儁攜平定天下之功還朝,功高震主,風頭無兩,引發不少宗室和大臣嫉恨,甚至連當時在位的寧惠帝龍昕也對蕭儁頗為忌憚,只是因為蕭儁手握重兵,暫時不好動他罷了。

在如此關鍵時刻,還是蕭恆出面勸說一直態度搖擺不定的蕭儁發動政變,趁寧惠帝出洛陽祭祖之時,突然起兵發難,兵圍皇陵挾持了寧惠帝,徹底掌控了朝堂局勢。

洛陽城內的蕭恆也沒有閑着,他召集來了abc死士,控制了洛陽城內諸多將領的家眷,那些將領因為顧及家眷的安危,無人敢帶兵前往皇陵勤王解救寧惠帝,眼睜睜看着蕭家父子挾天子號令天下,政變大獲成功。

蕭儁權傾朝野沒幾年就遇刺身亡,只留下年少的蕭恆和蕭恪兩兄弟,這時候很多人都覺得蕭家要完了,連蕭儁的不少舊將都因此變得態度搖擺,不知他們該何去何從。

在這生死存亡之際,還是蕭恆站了出來,他單槍匹馬隻身闖軍營,對父親的舊部動之以情,曉以利害,最終成功說服他們支持自己,正是靠着軍隊的支持,他很快控制住了局勢,穩定住局面,順利接管了蕭儁的權勢和地位,剷除了政敵,廢掉了天子,徹底獨攬朝廷大權,權勢更勝其父。

雖說蕭恆對外殘酷無情,但對前身這個弟弟卻很是疼愛,之前前身屢次作死勸說父親蕭儁還政於天子,惹得蕭儁勃然大怒,每次都是身為兄長的蕭恆替前身向父親苦苦求情,否則以蕭儁火爆的性子,前身不知被打死多少次了。

而在蕭恆掌權之後,前身受皇后柳璇的慫恿和蠱惑,又多次勸說蕭恆棄權歸隱,但蕭恆從來沒有因此而責罵或責罰過他,只是要前身不要過問朝中之事,免得被人利用。

蕭恪此刻只能感慨,有這麼一個兄長是前身的福氣,但蕭恆攤上這麼一個弟弟只能說是他的服氣。

不過蕭恪還是在心中暗暗告誡自己務必小心為上,畢竟前身再差勁也是人家的親弟弟,而蕭恆這種權臣眼光最是毒辣,心中又深沉,自己因為吃了「龍顏丹」的緣故相貌上已經有了些許變化,可千萬不能再露出什麼破綻,否則到時候可就不好解釋了。

此時蕭恆一雙眼睛上下打量着蕭恪,目光有些深沉,看得蕭恪心中有些暗暗發毛,甚至一度有些懷疑蕭恆是不是看出了自己的親弟弟換人了。

好在蕭恆很快收回了自己的視線,只是淡淡問了一句:「你的卧房離書房並不遠,怎麼這麼久才過來?」

蕭恪當然不好承認自己剛才在為寧朝皇室的環保事業做貢獻,只能幹笑兩聲,胡亂找了個借口道:「大哥見諒,我本已經睡下,聽聞大哥來了,便立即起床洗漱更衣,因而耽誤了一些時間。」

「是嗎?」蕭恆深深看了蕭恪一眼,語氣很是平靜。

不知為何,蕭恪總感覺蕭恆的目光別有深意,可他此時實在沒有勇氣承認自己剛剛是在跟當今皇后共赴巫山,只好趕緊轉移話題道:「大哥,你這麼晚來找我,所為何事?」

蕭恆靜靜看着蕭恪,久久沒有說話,只是目光很深沉,面色很凝重。

蕭恪心中越發有些不安,只是他剛想開口繼續說點什麼,蕭恆臉上卻突然露出一抹捉摸不透的笑意,淡淡說道:「沒什麼事,只是我今夜下值得晚一些,順路過來看看你,既然你要睡下了,那就早點歇息吧,我也該回府了。」

蕭恪一顆心猛然一沉……

他很清楚,蕭恆的大將軍府離他的府邸並不近,也沒有多順路,現在又是三更半夜,蕭恆不可能閑着沒事過來一趟就為了看看自己。

他一定是知道些什麼,只是念及兄弟之情,沒有當面拆穿自己罷了。

眼看蕭恆要走,蕭恪再也顧不上多想,當即大喊一聲道:「大哥,等一下!」

蕭恆停住了腳步,卻沒有轉身,只是背對着蕭恪,依舊淡淡道:「還有什麼事嗎?」

蕭恪心一橫,牙一咬,深吸一口氣,沉聲道:「對不起,大哥,我剛才沒有跟你說實話……其實是皇后來過了!」

「哦,是嗎?三更半夜的,她來找你幹嘛?」

蕭恆終於轉過身,臉上卻沒有多少意外之色,反而多了幾分玩味。

蕭恪見狀,更加確信蕭恆是因為柳璇之事而來,哪裡還敢再有半點僥倖和隱瞞的心思,當即老老實實回答道:「她希望我說服你去參加下個月的春獵。」

蕭恆面色瞬間一沉,眼中划過一絲厲色,不過很快神色恢復如常,深深看了蕭恪一眼,淡淡問道:「你也覺得我該參加下個月的春獵,是嗎?」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蕭恪卻搖了搖頭,未置可否:「現在還不好判斷。」

要不是因為剛提上褲子,蕭恪都想直接勸蕭恆別去參加什麼春獵,畢竟要是蕭恆出了什麼事,他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蕭恆有些詫異看着蕭恪,突然感覺眼前的弟弟有些陌生,因為在他的記憶里,蕭恪對那個女人的話向來是言聽計從的,怎麼今日口風截然不同了。

不過儘管心中驚疑,但蕭恆面上依舊是不動聲色,只是語氣平靜追問道:「為什麼說現在還不好判斷?」

「因為我懷疑皇上想在春獵上對大哥不利!」蕭恪想也不想,脫口而出,只是話一出口,頓時就反應過來這似乎與前身一向的人設不符,隨即繼續補充道,「不過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測罷了,只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大哥一切還是小心為上。」

蕭恆沒有說話,一雙眼睛卻是一動不動死死盯着蕭恪的眼睛,似乎想骰過他的眼睛看穿自己弟弟內心的真實想法。

蕭恪被他看得有些發毛,心中暗暗有些後悔自己是不是說得太多了,引起蕭恆的懷疑,畢竟這種權臣最是多疑,疑心病一個比一個重,總覺得有人要害他。

也不知過了多久,蕭恆的目光突然變得柔和了不少,但他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蕭恪驚嚇出了一身冷汗:「你好像變了很多,我記得你之前不是對那個柳璇的話都是深信不疑言聽計從的嗎?」

蕭恪面上強裝鎮定,心中卻是心念急轉,他知道自己此刻要立即為自己的性情大變找到一個合理的說辭。

此時他眼角瞥到了蕭恆腰間的佩劍,憑藉前身的記憶他知道這是蕭儁的佩劍,蕭恆一直隨身帶着這把劍,就是告誡自己要不忘父志。

蕭恪心中瞬間就有了主意,面色當即變得凝重,低聲道:「大哥,我昨天夜裡夢到父親了,他在夢中對我說了一句話,讓我如醍醐灌頂,幡然醒悟。」

一聽弟弟提到父親,饒是蕭恆再冷靜過人,也不由神色動容,低頭看了一眼腰間的佩劍,沉聲道:「父親在夢中跟你說了什麼?」

蕭恪看着蕭恆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衣服破,尚可縫補,手足斷,安能再續?」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衣服破,尚可縫補,手足斷,安能再續?」蕭恆重複念了一遍這句話,不知為何,眼眶竟有些微微發紅。

蕭恪見狀知道說動了蕭恆,便趁熱打鐵繼續說道:「大哥,當我在夢中聽到父親對我說出這句話時,我也是痛哭流涕,因為我覺得父親說得沒錯,你是我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我不該受一個女人的蠱惑和挑撥,棄兄弟之情於不顧,當時我就在夢裡跟父親發誓,我今後一定痛改前非,好好輔佐大哥,為蕭家立下不世基業。」

「好弟弟!」蕭恆重重一拍蕭恪的肩膀,動情道,「大哥就知道沒有看錯你,雖說你過去受人蠱惑,做了一些錯事,但只要你願意痛改前非,還是我蕭家的好兒郎,父親的在天之靈也能安息了。」

「大哥也跟你說實話,大哥之所以大晚上來找你,就是因為得知柳璇大晚上來找你,擔心你又再次被她蠱惑和利用,所以才大晚上匆匆趕來見你……好在你沒有讓我這個大哥失望,單憑這一點,即使你與那個女人苟且,大哥也絕不會怪你!」

蕭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