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權臣:謀奪江山,從截胡皇后開始蕭恪柳璇 第4章_賣文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見蕭恪一時沉默不語,柳璇自認為事情有轉機,便趁熱打鐵苦口婆心繼續勸說道:「你還說過,你們蕭家世代忠良,你不希望你的父兄因為權勢所累,而毀了整個蕭家的百年聲譽……因此,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好好勸勸大將軍,不要再執迷不悟,免得最終害了自己,也害了整個蕭家。」

「皇后娘娘,我也記得我方才說過,最近這段時間我反思了一下過往的所作所為,覺得有些不值。」蕭恪冷冷一笑,目光越發深沉,「而且你方才的一番話,讓我更加有理由懷疑,你和皇上之所以執意想要我的兄長參加春獵,不過是想藉此機會對他不利罷了,若真是如此,我豈能幫你們去謀害我自己的兄長。」

「你怎麼能這麼想我,這麼想皇上呢!」柳璇自知一時失言,面色越發蒼白,但還是強作鎮定為自己和龍璟辯解,「方才之言不過是我自己個人的肺腑之言,與皇上無關,更與春獵之事無關,皇上是一片誠心想要邀請大將軍參加春獵,你卻臆測皇上想對大將軍不利,未免太教人寒心了罷。」

言罷,柳璇眼眸中隱有淚光閃動,泫然欲泣,似乎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如果是前身,眼見柳璇如此楚楚可憐,或許會因此而心軟,可如今站在她面前的是一個早已經看穿一切的穿越者蕭恪,此刻他的內心不僅毫無波瀾,甚至有些想笑。

眼見自己如此狼狽,蕭恪卻絲毫不為所動,柳璇越發心寒,冷笑道:「蕭恪,你太令我失望了,我原以為你深明大義,跟你父兄不一樣,可如今看來,是我柳璇瞎了眼,看錯了你,你們父子三人都是一丘之貉。」

既然話說到這個份上,蕭恪也不想再慣着這個女人,冷冷說道:「皇后娘娘,你我到底是誰看錯了誰,難道這些年一直利用我來對付我兄長的人不是你嗎?你現在之所以對我感到失望,甚至惱羞成怒,不過是因為我不再對你言聽計從,不再受你擺布罷了。」

柳璇嬌軀猛然一震,有些不敢置信看着蕭恪,可一接觸到蕭恪寒如鐵石的目光,不知為何竟下意識低下了頭,不敢與蕭恪對視,可嘴上卻還在無力辯解道:「蕭恪,我知道你對我的情義,可你要明白,自從三年前我嫁入宮中,我們之間就再無可能……如果你因此對我心生恨意,我也不會怪你。」

「皇后娘娘,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嘛?」蕭恪冷冷一笑,目光滿是嘲諷,「我從來沒有恨你沒有嫁給我,我恨的是你一邊做着你的皇后,一邊還在不斷利用我。」

雖說被柳璇利用的人是前身,但誰叫他現在才是蕭恪本恪呢,腦海中無時無刻都是各種被這個女人玩弄於股掌的記憶,搞得自己沒辦法不感同身受,想想就上火來氣,如今好不容易找到機會,自然要好好宣洩出來,此刻心中別提有多痛快了。

聽完蕭恪一通發泄,柳璇目光愕然站在原地,久久沒有說話,只是怔怔看着蕭恪,目光很是複雜,似乎還摻雜着一絲愧疚。

不知過了多久,柳璇幽幽嘆了一口氣:「對不起,我真的沒有想過這些,如果早知道這麼做會令你如此困擾,我絕不會一再麻煩你的。」

蕭恪當然不會因為柳璇的三言兩語能就此釋懷,反而暗暗冷笑不止,果然從古到今,綠茶無處不在呀。

「皇后娘娘,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傷害一個人之後再道歉,無異於是對他的又一次羞辱。」既然話已經說到這一份上,蕭恪也沒什麼不敢說的了,「還有,我不知道今天來找我是你自己的意思,還是皇上的意思,但是不管是誰的意思,我只想告訴你們的是,過去的事算我蕭恪自作自受,但從今往後,你們誰也別再妄圖利用我來對付我的兄長。」

柳璇低着頭,久久沒有說話,她天性並不壞,之前之所以一再利用蕭恪,也只是為了幫到她的夫君,卻從未認真想過自己做這些事會不會傷害到蕭恪,如今聽蕭恪這麼一說,她也突然意識到自己之前的種種所作所為確實對不起蕭恪,她確實虧欠了蕭恪太多,內心一時之間滿是對蕭恪的愧疚,不由輕聲道:「蕭恪,我知道我過去不該利用你,我知道我虧欠了你很多,但我想知道,我要怎麼做才能彌補我過去對你造成的傷害,讓你不再記恨我。」

「彌補,你覺得能怎麼彌補?」蕭恪冷冷一笑,語帶譏諷道,「難道你要我春風一度,彌補我沒有得到你的遺憾嗎?」

「蕭恪,你怎能如此放肆,我乃是大寧皇后,你怎敢對我口出污言穢語!」柳璇聞言自然是又羞又怒,當即面色漲紅,低聲呵斥道。

蕭恪冷笑一聲:「皇后娘娘恕罪,我只不過是逞一時口舌之快,口不擇言罷了,你乃大寧皇后,身份尊貴,就是借我蕭恪十個膽,我也不敢碰你一根手指頭。」

「好了,皇后娘娘,天色真的不早了,你早還是些回宮吧,免得到時候不好跟皇上交代。」該說的都已經說了,蕭恪再一次對柳璇下了逐客令。

蕭恪不提皇上還好,一聽到皇上,柳璇不由想起自己臨出宮時的一幕幕,皇上一臉凝重告訴他,她此行事關到大寧的生死存亡,蕭恆不除,大寧必亡,要她無論如何都要說服蕭恪,要蕭恪去出面勸說蕭恆參加春獵,大寧才有一線生機。

一想到皇上臨行前凝重而殷盼的目光,柳璇只覺得內心格外掙扎。

她再看看眼前一臉冷漠的蕭恪,心中再一次被愧疚充塞。

就在這種掙扎和愧疚交替之間,她面色變幻不定,銀牙幾乎要將嘴唇咬出血。

蕭恪有些不解看着眼前神色掙扎的柳璇,很好奇她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他明明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她為什麼還賴在自己房間不走,總不至於是為了彌補對自己的虧欠,真打算跟自己發生點什麼吧。

一想到這兒,蕭恪自己心中都暗暗發笑,想什麼呢,她敢他也不敢呀,自己幾個腦袋呀,敢綠皇上,一旦東窗事發,天下人必然對他口誅筆伐,群起而攻之,到時候連他親哥都保不住他!

可就在他暗暗自嘲之時,耳邊卻突然聽到柳璇冰冷得幾乎沒有感情的聲音:「我答應你!」

「答應我什麼?」蕭恪聽得有些莫名其妙,一臉不解看着柳璇。

柳璇沒有說話,此刻的她神情異常麻木,看了蕭恪一眼,銀牙一咬,直接伸手扯開腰間的綁帶,身上的宮裝頓時鬆散開……

蕭恪哪裡還不明白她的意思,下意識起身衝上前,顧不上什麼男女之防,直接抓住柳璇的手,一臉懵逼低吼道:「你瘋了嗎?」

柳璇看着蕭恪,臉上突然露出一絲凄然而決絕的笑容:「今日之後,我柳璇對你蕭恪不再有任何虧欠!」

此時此刻輪到蕭恪內心掙扎了,不管柳璇過去如何對待前身,但他不得不承認她是個有着傾國傾城之貌的絕代佳人,對每一個男人都有着最為致命的吸引力,而此刻這個女人正在主動對他自薦枕席,要說他一點兒也不為之心動是不可能的。

但此刻他的理智一直在提醒他務必管住下半身,眼前這個投懷送抱的女人身份並不簡單,心思更不單純,一旦自己把持不住淪陷其中,很有可能下一刻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他很想拒絕,但身為一個男人的本能,卻讓他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半句拒絕的話。

柳璇此刻已經徹底下定了決心,她也察覺到蕭恪此刻的糾結和掙扎,臉上竟然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怎麼,你是不敢?還是不行?」

她也沒有想到,就是這短短一句嘲諷,徹底吞噬掉了蕭恪最後的理智,他雙目赤紅,直接攔腰抱起柳璇,大跨步朝着床榻走去……

這一刻,什麼皇后皇上他都不管了,反正天下大權在自己的便宜大哥蕭恆手中,自己就是綠了那個傀儡皇帝,他又能奈自己何!

柳璇神情麻木,沒有掙扎,只是眼角不經意間划過一行清淚……

……(此處內容自行腦補)

雲收雨歇,蕭恪人躺在床上,心緒卻早已經飄到了九霄雲外。

真是太瘋狂了,自己穿越第一天就把當朝皇后給睡了,送了當今天子一片綠油油的漠北大草原。

不過激情過後他心中也隱隱有些不安,畢竟龍璟雖然是個傀儡皇帝,但他是這個世界的主角,肯定是有一定實力的,一旦他知道自己綠了他,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即使因為蕭恆的緣故,龍璟可能明面上沒辦法將自己怎麼樣,但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誰知道他暗地裡會如何對付自己。

色字頭上一把刀,古人誠不欺我!

蕭恪還在胡思亂想,但柳璇已經一聲不吭自己穿起了衣服,蕭恪也不知道自己此時此刻應該說什麼好,做什麼好,只能很尷尬繼續躺在床上,故意裝睡。

柳璇此時已經穿好了衣服,離開了床榻,她背對着蕭恪,冷冷說道:「你想要的我已經滿足了你,我希望你也能滿足我的要求,勸你兄長去參加下個月的春獵。」

說完,也不等蕭恪答應,徑直一個人離開了房間,只是走路的姿勢多少有些彆扭。

蕭恪看着她離去的背影,目光很是複雜,心中更是默默嘆了一口氣。

她之所以願意委身於自己,說到底不過是為了幫龍璟對付蕭恆罷了,只是沒想到她竟然願意付出如此大的代價,看來這個女人不僅對前身狠,對自己更狠!

就在蕭恪還在感慨之際,耳邊卻突然傳來系統的聲音:

「恭喜宿主染指皇后得手,龍璟綠而不知,失去5000天命值,宿主獲得相應的5000逆鱗值,另外獲得神秘禮包1個。」

系統突然的不請自來,反倒讓蕭恪一顆心輕鬆了不少。

對呀,自己一個有金手指的穿越者,還怕什麼主角呀!

就在他想進入系統空間看看神秘禮包裏面到底有什麼好東西之時,門外突然傳來侍女司棋異常焦急的聲音:「公子,大將軍來了,要您馬上去書房見他。」

一聽「大將軍」三個字,蕭恪頓時一個激靈,竟然是便宜大哥蕭恆來了,他可是自己在這個世界最大的依靠,自己今後能不能聲色犬馬驕奢淫逸都看他了,萬萬怠慢不得呀。

蕭恪當即一腳踢開身上的被子,剛一坐起,眼角卻突然瞥見潔白的床單上那一抹顯眼的紅色……

蕭恪瞬間怔住了。

如果前身的記憶沒有出錯的話,柳璇嫁入宮中已經將近三年了,竟然還是處子之身?

此刻他突然想起柳璇那句充滿嘲諷的話,嘴角不自由勾起一絲冷笑,搞了半天,原來是真正不行的細狗另有其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