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權臣:謀奪江山,從截胡皇后開始蕭恪柳璇 第10章_賣文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蕭恪就有些後悔自己在大哥面前將話說得太滿。

雖說自己信誓旦旦保證要將春獵之事查個水落石出,可要從何查起,又怎麼查,他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根據歷史上那些皇帝對付權臣的事迹,蕭恪猜測龍璟應該是打算在春獵上對蕭恆發難,扣押甚至是殺掉蕭恆,以此來重奪朝廷大權。

但要這麼做,龍璟暗中必然掌握有一支絕對信得過的武裝力量,確保可以對付得了蕭恆身邊的護衛,以及應對蕭恆黨羽的反撲,控制住之後的局勢。

現在難就難在如何找出這支潛伏在暗處的武裝力量。

雖然說京城的四支主要軍隊羽林衛,千牛衛,金吾衛和虎賁衛都掌握在蕭恆及其黨羽手中,但龍璟有天子這層身份在,很能保證會不會有將領願意賭上一把,暗中效忠龍璟,在關鍵時刻對蕭恆發動反戈一擊。

況且龍璟暗中即位三年,以他一個龍傲天主角的本事,也有足夠的時間去暗中豢養一批絕對效忠於自己的死士或是私兵。

總之,種種的可能性實在是太多了,蕭恪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從何處着手查起。

就在蕭恪一籌莫展之際,眼角卻瞥見他的貼身侍女司棋此時站在他的房門外,一臉遲疑,欲言又止。

「司棋,有什麼事嗎?」蕭恪有些不解,主動開口問道。

司棋看了蕭恪一眼,有些吞吞吐吐道:「公子,王家公子和趙家公子來了,他們想請公子去百花閣一聚。」

說完,司棋就深深低下了腦袋,一副做錯了事的樣子。

「呃……百花閣是什麼地方?」

蕭恪心中有些奇怪,不明白司棋只是來給自己傳個話罷了,幹嘛一副犯了大錯的模樣。

司棋聞言不由抬起頭,一臉不解看着蕭恪,隨後紅着小臉輕聲道:「公子不記得了嗎?當年你和老爺就是從百花閣外將奴婢買走的……」

蕭恪恍然大悟,原來是有人要請自己去青樓喝花酒,也難怪司棋這小丫頭神色舉止如此奇怪。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前身為人正派,潔身自好,素來不喜風月之事,曾經跟司棋交代過,若是再有其他世家子弟來請自己去青樓喝花酒,一律幫自己推辭掉。

只是今日來請蕭恪的人是王鉞和趙晟,而王家和趙家都是蕭家的世交,司棋實在是不敢自作主張,這才一直在蕭恪房門外踟躕,不知要不要跟蕭恪說這個事。

「我知道了,你讓人跟他們說一聲,我隨後……罷了,你來伺候我更衣吧。」

反正一個人在房間再怎麼苦思冥想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還不如出去散散心。

身為一個與賭毒不共戴天的人,蕭恪也想體驗一下什麼叫今日無事勾欄聽曲。

司棋有些詫異看着蕭恪,不過想想蕭恪身上的種種變化,也覺得自己實在是大驚小怪了。

丫鬟的本份讓她沒有多嘴,只是低眉順眼上前,如往常一般伺候蕭恪洗漱更衣,而後看着經過自己一番精心打扮後越發顯得丰神俊朗的蕭恪,目光不由有些痴了……

……

蕭府門外,王鉞和趙晟二人駐足而立,有些百無聊賴。

趙晟等得有些無聊,不由沖王鉞發起了牢騷:「王兄,我早說不要來叫這位蕭大公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這個人不好風月,怎麼可能會跟我們去百花閣。」

王鉞看着府門上方匾額上偌大的一個「蕭」字,目光意味深長道:「我們家主說了,他可以不去,但是我們不能不請。」

說話間,王鉞的瞳孔驀然放大……

因為他看到蕭恪竟然出現在大門口,笑吟吟一步步朝他們走來,還不住拱手說道:「不好意思,讓王兄和趙兄久等了。」

王鉞和趙晟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震驚和詫異,顯然他們都沒想到蕭恪竟然真的會應邀跟他們一起去百花閣。

不過王鉞神色很快恢復如常,也笑笑對蕭恪拱拱手道:「我跟趙兄相邀這麼多次,蕭兄總算是肯賞我們二人一次臉了。」

蕭恪臉不紅心不跳,哈哈一笑道:「盛情難卻,卻之不恭。」

三人相視一笑,而後各自上了自己的馬車,一齊往百花閣的方向而去……

……

可能是因為後世那些影視劇的熏陶,一說到青樓,蕭恪腦海中只能浮現起那一句熟悉的台詞——「大爺,快來玩呀!」

但直到在百花閣最好的雅間各自落座,蕭恪才知道,原來青樓也是分三六九等,青樓也不等同於妓院。

確實有一些青樓讓自己姑娘打扮得花枝招展,當街招攬客人,只做皮肉生意,這種更多被人稱之為窯子,只適合市井村夫尋歡作樂,以蕭恪王鉞趙晟三人的身份當然不會去那種地方,不僅壞了名聲,還敗壞門風。

而百花閣號稱洛陽第一樓,裏面的女子個個才色雙絕,精通琴棋書畫,能歌善舞,自然吸引無數文人墨客,風流學子趨之若鶩。

不過百花閣的女子大多賣藝不賣身,她們只陪客人吟詩作對,彈琴唱曲,暢談風月,從某些角度來說百花閣倒是個充滿才情和藝術的地方,卻也能教人揮金如土,流連忘返。

三人落座不久,王鉞和趙晟便各自喊來了自己相熟的女子來作陪,眼看他們兩兩作對,一起把酒言歡,郎情妾意,反倒顯得一個人的蕭恪有些形單影隻。

不過好在蕭恪前世陪客戶去商務KTV的時候已經見慣了這種場面,因此倒不覺得有什麼,一個人自斟自酌,也沒什麼不好。

王鉞喊來陪酒的女子叫芊兒,她知道以王鉞的家世,結交的朋友身份都非同一般,看蕭恪一個人稍顯落寞,便主動敬了蕭恪一杯酒,嫵媚一笑,道:「這位公子眼生得很,不知怎麼稱呼?」

蕭恪還沒來得及回答,一旁的王鉞就笑笑道:「我這位兄弟來頭可不小,一說他的姓能把你給嚇一大跳!」

趙晟叫來的那名女子叫依依,她一聽王鉞這話不由翻了一個風情萬種的白眼,調笑道:「哦?不知這位公子姓什麼?難道還能姓蕭不成?」

她們這些青樓女子平日里沒有少陪那些朝中官員飲酒作樂,自然能夠從他們口中聽到不少朝中之事,當然知道如今朝廷最有權勢之人姓甚名甚。

此時,趙晟已經有了幾分醉意,聽依依這麼一說,當即哈哈大笑道:「對,依依你還真說對了,他就姓蕭,大將軍家的那個蕭!」

蕭恪心中暗暗搖頭,有些無奈,人家是我爸叫李剛,自己是我哥是蕭恆。

芊兒和依依相視一眼,相互交換了一下眼色,她們當然知道蕭恪這種身份的客人是萬萬冷落不得,一旦惹得蕭恪不滿,只怕整個百花閣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芊兒又敬了蕭恪一杯酒,隨後又是風情萬種一笑,柔聲道:「原來是蕭公子,恕小女子有眼不識泰山,怠慢之處,還望蕭公子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跟小女子一般見識。」

蕭恪回敬了一杯酒,表示自己不會放在心上。

只是他剛放下酒杯,另一邊的依依連忙又給他斟滿了一杯酒,也是一臉媚笑問道:「不知我們百花閣可有蕭公子相中的姑娘,若是有,我便去叫她來陪蕭公子淺酌幾杯。」

蕭恪笑着搖了搖頭,前身從來不來這種煙花之地,自己也是第一次來百花閣,連這裡有誰都不知道,更不會有什麼相中的姑娘。

這個時候,又是王鉞在一旁調笑道:「何必多問,以蕭兄的家世和身份,自然理應是你們百花閣的花魁傾城姑娘作陪!」

「這個……」依依一時面露難色,「好像傾城妹妹在陪其他客人,不太方……」

「蕭公子在這裡稍等片刻,我這就去跟傾城妹妹說一聲。」芊兒打斷依依的話,給依依使了個眼色,隨後不等蕭恪反應過來,便拉着依依匆忙離開了雅間。

蕭恪微微一怔,隨後搖搖頭一笑,這叫什麼事呀,自己可什麼都沒說呀。

不過此時心中倒隱隱有幾分期待,百花閣號稱洛陽第一樓,他也想看看百花閣的花魁到底是何等的人間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