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蘇黎初看到堂哥的動作,眼裡過詫異,堂哥剛才是想去扶陸青青嗎?

「小蘇,青青就是這個性子,我們不用管他。」陸父看到慕青青的動作,氣壞了,但是蘇黎初在,他不好當場發作,他笑着擺擺手,坐到蘇黎初不遠的沙發上。

「伯父,今天我是替老爺子來看望青青和這位妹妹的。」蘇黎初點點頭,他昨天已經來過的陸家,可是耐何父親非要讓他再次上門,而且必須是有陸禁在家的時候。

「老爺子還真是客氣,改天我會帶着可可和青青親自上門拜見的。」陸禁心中頓時有了思量,蘇家這是在觀望,他們一直沒有再提婚約的事情。

蘇黎初聽着陸禁的話,微笑着點頭,他屬於那種冰冷臉,面部嚴肅,就算他現在笑着,卻給人的感覺還是非常的冰冷。

「不知青青可否有回她親生父母家看過?」蘇亦寒看向廚房的方向,廚房在客廳的拐角處,廚房的門輕輕掩着,他見陸父陸母帶着他們的親生女兒在這裡,不禁問道。

蘇亦寒的話一出,整個客廳里頓地安靜了許多。

蘇黎初的面色一僵,他二哥怎麼會問人家這麼一個沒有禮貌的問題,他不禁握拳在嘴角輕咳一下。

陸家在客廳的三人,面色也俱是一怔。

他們沒有想到他們的客人會問這麼一個問題,令他們都頓時有些尷尬起來, 他們三人都心知肚明,慕青青是要離開的,陸父不讓她離開。

「慕家離這裡至少有五天的路程,太遠了,而且青青姐從未去過那遠的地方,大家都不放心。」陸可可對着蘇亦寒禮貌一笑,面色帶着幾分憂慮,「西北那個地方,冬天很冷,又很貧苦,爸媽很不放心青青姐一個離開。」

陸可可說得很委婉,每一句都在說慕家家境貧寒,慕青青吃不了苦。

慕青青在廚房裏面什麼吃的沒有找到,心裏輕哼一下,陸家生活富裕,吃穿不缺,而且是最好的,可是現在,廚房裏面連一根蔥都沒有,肯定是有人故意。

聽到陸可可的話,慕青青頓時冒出一股怒火來,明明是他們一家扒着慕青青不讓離開,現在明裡暗裡說自己的嬌氣,不願回去見她的親生父母,這不是在告訴所有人,她就是一個貪慕虛榮,嫌貧愛富的人嗎?

她一把推開廚房的人,皮笑肉不笑地走到陸可可面前,「陸可可,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是說我不 願意回去是嗎?」

誰也沒有想過慕青青會聽到別人談論她的身世會出現,每個人的眼中閃過不一樣的神彩。

「青青姐,我不是這個意思,是西北那個地方真的太苦太冷了,現在並不是一個好時間。」陸可可自知說錯話,整個往陸母邊靠去,眼裡露出為你好又委屈的表情。

「哼,什麼事情都讓你們給佔了,明明是你們不讓我走,現在變成我賴在這裡不願意走,我現在明確地再告訴你們一聲,我要回慕家。」

慕青青面容一肅,轉身過身子,非常堅定地看向陸禁。

「你在胡鬧什麼,我們養了你十八年,這裡就是你的家。」陸禁此時已經面如黑碳,他眼神深沉地看着慕青青,沒想到她膽子越來越大了,竟然敢當著外人的面折自己的面子。

「那麼她呢,難道不是也在慕家生活了十八年,還不是偷跑回來?」慕青青指着陸可可,現在她都有些佩服陸可可,在這個出門要介紹信的地方,她到底是怎麼平安到達這裡,還住了幾個月。

「我……我只是想看看我的親生父母是什麼樣子的,所以……」陸可可像是被人揭穿了傷疤一般,眼中儘是痛苦和傷心,眼淚也跟着一滴一滴地掉下來。

「我也想見我的親生父母,難不成我應該學學你的樣子,偷偷跑回去不成?」慕青青諷刺地一笑 ,她為什麼回來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青青,這裡是你的家,你要去哪裡?」陸禁眼裡如一條毒蛇一般盯着慕青青,眼裡警告意味明顯。

他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沒有說一句話的蘇黎初,他微低着頭,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只要他們蘇家沒有一天提出拒絕這門婚事,那麼他們兩家就還是親家,他升職主的希望就還在。

「我要回我親生父母的家裡。」慕青青說得堅定而執着,她定定地看向陸禁的眼睛,沒有一絲的退讓。

陸母有些心疼地抱着陸可可安慰,聽到青青與丈夫的針鋒相對,心裏有些失望,他們好好的養她了十八年,可是換來如今的對待,她的心如今天的天氣一般,很冷,也很涼。

陸禁被慕青青的話氣笑了,眼裡的怒氣卻又升了一層,「我們對你不好嗎?你看看你十八年生活是什麼樣子,聽聽可可過得什麼樣的生活,你就是這麼報答我們的?」

「這並不是我的意願,抱錯孩子不是我的錯,也不是慕家的錯,更不是你不讓我回去的理由。」慕青青心裏清明,陸禁讓她留在這裡就是要蘇家的關係和照拂吧,她可不會乖乖聽話。

雖然蘇亦寒已經替自己辦了知青,與其走得不明不白,落一個被罵的名聲,她更走得清清白白。

慕青青直接走到蘇黎初前面,「蘇黎初,你今天是來退婚的嗎?」

蘇黎初皺着眉頭,眼中帶着一絲不悅,他可不想參與到他們的家事來,他抬頭,見慕青青的眼睛緊緊盯着自己,她的眼神是那麼的乾淨而執着,不禁道,「不是,我……」

他想解釋,他並不是來退婚了,而且他們家也沒有要退婚的意思。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慕青青的話打斷了,「好,那我現在就鄭重地告訴你,我要跟你退婚,我是慕家的孩子,我的婚事只能由我和慕家決定,其他人無權干涉。」

「陸青青,你到底要幹什麼?」

聽到退婚二字,最無法接受的應該是陸父了,他此時的怒火已經達到了頂峰,朝着慕青青大喊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