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女帝轉世後,我一劍驚三界 第7章_賣文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結束了嗎?」

王道意猶未盡,有些惋惜。

飛月仙子風華絕代,可惜不能與之生在同一時代。

王道取出一顆五品療傷丹藥,咽喉劍氣傷勢並不嚴重,但還是吃了下去。

他的目標是第十關。

一個古老的聲音從天上落下:「女帝規定,挑戰者尚未達到五境一品,禁止踏足太古試煉第十關。」

「領取太古九關獎勵後,請挑戰者自行離去。」

王道一臉失望:「不能挑戰第十關?」

天空降下九個古老玉瓶,大小不一,一層一瓶,懸浮在王道面前。

除此,還有一枚令牌,這是打通太古九關的憑證,

王道也不知道獎勵什麼東西,統統收入系統背包。

「送我回去。」

下一秒,一道金色神芒帶着王道消失在黑暗決鬥場上。

從飛雪峰頂的傳送陣走出,王道就聽到九道悠揚鐘聲,傳遍聖地內外。

「什麼回事?」

王道還不知道,他打破太古九關,已經引發聖地轟動。

這九道鐘聲,代表着他剛剛打破的太古九關。

內門,神魔廣場。

一陣轟動,蔽日皇女也去而復返。

「神魔鍾九響,有人打破太古九關?」

「即便是女帝的九親傳,目前也只打到第五關!」

「難道是那位神秘至尊?這是對蔽日皇女挑釁,做出的回應嗎?」

「讓她囂張,這會自取其辱了吧!」

各種聲音此起彼伏,充滿震撼,也對蔽日皇女充滿不屑。

蔽日皇女氣得臉色鐵青,對身邊剛拜師的妖族大能問道:「師尊,究竟是什麼級別的血脈,才能打破太古九關?」

妖族大能一臉敬畏:「即便是九親傳,作為太古王族的後裔,本體是力大無窮的太古龍鯉,目前只能打到太古五關。」

「所以,答案已經不言而喻了。」

蔽日皇女嬌軀輕顫:「師尊的意思是,打通太古九關……那位至尊對徒兒挑釁做出的回應?」

大能不怒自威:「米粒之珠,豈可與皓月爭輝?這種自取自辱的事情,以後不要再有第二次了。」

蔽日皇女面如土色:「師尊教訓的是。」

與此同時。

十位聖人長老,帶着一滴至尊精血,心事重重的離開黑暗決鬥場,前往天帝宮。

天帝宮外,女帝等候多時。

小鯉魚站在身邊。

十個長老滿臉驚訝,女帝也被驚動了嗎?

女帝冷聲問道:「找到了嗎?」

大長老遞上那一滴至尊精血,道:「啟稟女帝,我們趕到暗黑決鬥場時,那位至尊已經走了,只剩下這一滴血液。」

青凰女帝拿過那一滴至尊精血,鳳眸輕顫:「人族至尊嗎?」

「四境古之極境,越級打通太古九關,你還真是讓本女帝驚訝啊。」

嘶!

十個聖人長老,還有小鯉魚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那個至尊四境古之極境,越級打通太古九關?

此子恐怖如斯。

小鯉魚也是目瞪口呆:「越級挑戰太古九關……至尊血脈這麼厲害嗎?」

女帝深吸一口氣:「還有什麼發現嗎?」

大長老連忙道:「有,此人修鍊平天盪魔劍訣和九天逐日功,我們懷疑他都偷學了聖地至高傳承。」

女帝胸前微微起伏,滿臉不可思議:「怎麼可能?」

小鯉魚也信誓旦旦道:「這是不可能的,聖地至高傳承都在帝尊腦袋裡,他想偷學,除非把帝尊腦袋給挖了。」

女帝帶着一肚子的疑惑,和小鯉魚親自來到黑暗決鬥場上。

只看一眼,女帝一雙鳳眸寫滿了不可思議,高挑修長的嬌軀微微顫抖。

果然是平天盪魔劍訣和九天逐日功!

無師自通,已經修鍊到出神入化之境。

擊敗目標,還是太古九關最強者。

劍仙飛月。

女帝柳眉一挑,那傢伙是從哪學來這些功法的?

小鯉魚握緊小拳頭:「帝尊,快把那隻臭老鼠找出來。」

女帝搖頭:「找不到。」

小鯉魚抬頭:「為什麼?」

女帝沉聲道:「神魔錄是為師從天上帶回來的,不能駕馭它,只能與它達成合作。」

「只要試煉者不主動出示通關令牌,外人永遠都不會知道是誰。」

小鯉魚氣得跺腳:「混蛋,又讓那隻臭老鼠溜走了。」

女帝目光深邃,望着無邊黑暗,心中震撼難以掩飾:

「無聲無息,將我鳳凰山兩門核心帝術修鍊到出神入化之境……」

「你到底是誰?」

之後,青凰女帝也沒有返回天帝宮。

她獨自去了飛雪峰。

此時,王道就在飛雪峰上,炊煙裊裊,烤着兩隻魚,一隻雞。

霞光落下,化作一人,身姿優美,風華絕代。

「帝……帝尊?」

正喝着茶的王道差點噴了出來,連忙起身。

青凰女帝在王道身邊的石凳坐了下來,雖然身上沒有那種平日里見到高高在上的威嚴,但王道心臟差點停止跳動。

女帝怎麼突然到訪,難道發現他是至尊血脈了?

果不其然,女帝一來就開始觀察着他,她的目光彷彿穿透他的靈魂,看到他內心深處最大的秘密。

最終,青凰女帝收回失望的目光。

她真很希望這個孩提就是那個至尊血脈,但終究不是。

這個孩提,只是一介凡人。

王道遞上一杯熱茶:「帝尊,找到至尊血脈了嗎?」

女帝搖頭:「沒有。」

王道面不改色,但暗暗鬆了一口氣。

混沌至尊血脈,abc大道護體,女帝都看不破。

確實不凡。

女帝櫻唇輕抿茶杯,「小道,小鯉魚告訴你,你是大師兄轉世,你怎麼看?」

王道一楞,道:「來世,信則有,不信則無。」

女帝淡淡的看着王道:「不管是不是,你都已掃地五年,礪盡凡心,該隨為師回天帝宮修行了。」

王道認真道:「多謝女帝賞識,但弟子知道自己的斤兩,並非帝尊託付重任之人,其次弟子已經習慣現在的生活。」

他雖然得到女帝的栽培,但讓他去鎮壓禁區,平定黑暗動亂,帶人族伐天……

每天簽到他不香嗎?

為什麼要去作死?

女帝鳳眸難掩失落,喃喃自語:「你還恨我,對嗎?」

王道一驚:「師尊何出此言?」

女帝抬頭望天,輕嘆一聲,卻沒有解釋:

「昔年,為師將你帶回來,卻少了一樣東西。」

「為師能夠察覺到,你有一顆伴生靈珠,卻不幸遺落,只有你能找回它。」

「你如果想要尋回,就叫上你的師姐,一起返回故國。」

伴生靈珠?

王道很意外,他還有伴生靈珠?

王道點頭:「多謝帝尊提醒。」

女帝一臉落寞:「小道,為師時間不多了,要回去閉關。你若想修行,隨時來天帝宮找我。」

說完,女帝順走王道的烤雞,飛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