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嗖。

一眨眼的功夫,兩人就置身於雁塔地宮八層。

第九層無法直接傳送抵達,最多只能傳送第八層。

這裡,陣陣陰風帶着毀滅的力量,天翻地覆,不死生靈和上面幾層完全不同,多是帶着肉身的,強橫不知道多少倍。

它們的力量,影響着每個角落。

小鯉魚第一次來,因為修為瞬間從大能九品被規則壓制到大能一品,很不適應。

不過身為天女的她,周身自帶凈土,鬼神難侵,保護着王道。

兩人剛現身,就有無數不死生靈盯上了二人。

「太古王族血脈在此,神魔鬼怪,統統給本姑奶奶滾蛋!」

小鯉魚大喝一聲,澎湃龍威橫壓天地,不死生靈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

小鯉魚看着王道,洋洋得意:「臭笨豬,本姑奶奶厲害不?」

王道豎起大拇指。

小鯉魚又道:「雖然雁塔地宮每一層都有修為限制,比如第八層和第九層,管你是聖人還是其他,一旦進去,修為都會被壓制在大能一品以內。」

「但本姑娘是天女,尊貴的小天女,即便壓制修為,也很厲害。」

「你這個臭笨豬不要離本姑娘太遠就好。」

王道在雁塔地宮簽到了上百次,當然了解此地的規則。

修為壓制規則是用來壓制雁塔地宮的不死生靈。

第九層內存在聖人級別的不死生靈,如果它們的修為不被女帝的手段壓制,根本不可能成為弟子們的人肉沙包。

幾分鐘後。

小鯉魚帶着王道來到了地宮第九層的入口。

這是一處可怕的深淵。

「好可怕的邪念……這裡應該就是第九層的入口了。」

從深淵中散發出來的邪念,讓小鯉魚和王道都倒吸一口冷氣。

小鯉魚拉着王道一起跳入深淵。

深淵彷彿是一個黑洞,兩人一進去就被吸住,飛速下墜。

一股恐怖的太古邪念瘋狂攻擊着二人。

小鯉魚完全沒當回事,吐出一個金色泡泡把王道裝起來,然後大吼一聲,發出震動萬古青天的龍吟。

一吼之間,那股邪念完全被轟散了。

轉眼間,兩人落入一片黑暗世界之中。

「檢測到雁塔地宮九層機緣逆天,是否簽到?」

聽到系統的聲音,王道立刻回應:「簽到。」

「雁塔地宮簽到,觸發鴻運,獎勵斗戰聖猿心猿一隻。」

心猿終於來了嗎?

王道雖然知道只要不斷簽到肯定能得到這東西,但真正拿到手的時候,依舊不免熱血沸騰。

他的定身術有希望了。

轟轟轟。

天地轟鳴。

黑暗深處,正在爆發一場大戰,劍氣衝天,紅色邪雲洶湧。

「蔽日皇女,你不要執迷不悟,現在跟我們回去,你還有救贖的機會。」

大長老嚴厲的聲音震動黑暗。

王道抬頭,只見一位沐浴在血色邪雲,氣息無比暴戾的鸞鳥,正在使用法相天地,雙翼遮天蔽日,縱橫數千里。

雙翼微微揮動,血色邪雲翻天覆地,席捲八荒,十位長老和數名實力強大的聖人親傳紛紛被擊飛出去,慘叫連連。

「聖人,不過如此!」

「你們,都要成為邪王大人部下的容器!」

蔽日皇女聲音陰森,震動黑暗,毛骨悚然。

聲音之中帶着恐怖的太古邪念,極具穿透力,王道和小鯉魚遠在天邊,也被影響到了,血脈變得狂躁,暴戾,殺念大增。

王道修為差點就隱藏不住了。

「在泡泡里好好獃着,看本姑奶奶怎麼打爆那隻妖鳥!」

小鯉魚給了王道一塊金色傳送令,飛天化龍而去。

這是一條驕傲的白龍,經過法相天地加持,白龍虛影縱橫abc里,比蔽日皇女的紅雲妖鸞本體足足大了一倍。

天地異象也出現了,水漫九天。

王道嘆為觀止。

法相天地和化形,達到皇者之境就可以使用。

尤其是妖族血脈化形出本體,再加上法相天地,戰力會暴增。

轟!

小鯉魚所化的白龍,鬥志高昂,如入無人之境,一頭撞飛紅雲妖鸞。

「九親傳來了!」

長老們激動大吼,一些聖人親傳喜極而泣。

大長老連忙道:「九親傳,這個妖女修鍊太古禁忌邪功,血脈堪比頂尖聖品,千萬要小心啊!」

「怪不得你們那麼狼狽。」

小鯉魚被邪念干擾,很不耐煩道:「這裡交給我,你們都可以滾蛋了,去找其他遺落的弟子,然後回去。」

「你們,跑得掉嗎?」

蔽日皇女捲土重來,笑聲放肆桀驁,「你們,終將變成容器!」

「太古邪神,請賜我力量!」

蔽日皇女動用邪法禁術,身上的太古邪念兇猛數倍,某個禁忌存在正超越天地,降臨到她身上。

吼吼吼。

嗷嗷嗷!

禁區各處,數萬不死生靈齊齊吼叫,但很有規律,似在舉行什麼儀式。

「她正在召喚邪王的心魔,快阻止她!」

大長老失聲大吼。

「太古邪祟,勇氣可嘉!」

小鯉魚輕斥一聲,鋒利的龍爪神芒繚繞,蘊含撕碎天地的力量,抓向蔽日皇女。

蔽日皇女瞬間被抓住細頸。

但沒有被撕碎!

「本皇女乃是大能四品的肉身,區區大能一品,休想撕碎本皇女的肉身!」

蔽日皇女邪笑連連,有恃無恐。

砰!

小鯉魚神龍擺尾,毀天滅地,龍尾砸中蔽日皇女。

蔽日皇女身體失控,化作一道流星撞向地面。

轟!

蔽日皇女與地面接觸的瞬間,方圓萬里瞬間塌陷,四周群山震碎成塵。

然而,蔽日皇女毫髮無損,再次飛入天上:「桀桀,女帝親傳,不過如此!」

不僅如此,蔽日皇女體內的太古邪念附體,不但沒有被打斷,此刻反而達到極致。

蔽日皇女一雙猩紅眸子,如同太古深淵,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太古邪念。

她彷彿變成另外一個人!

「太古邪念,吞噬!」

實質化的太古邪念鋪天蓋地,席捲而來。

「聖人級別的太古邪念……」

小鯉魚聲音痛苦,從天上掉了下來,法相天地不攻自破,失去意識。

所有聖人長老,聖人親傳,統統被邪念侵入,變得混混渾噩。

「女帝親傳都如此的不堪一擊嗎?」

蔽日皇女猙獰大笑,狂妄到了極點:

「看來本皇女已經可以和至尊比肩了,這一次回去,找到那位至尊,將他打爆,一雪前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