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子裡有個大神第5章 留個手機以後再聊在線免費閱讀

腦子裡有個大神第6章 校花的邀請在線免費閱讀

「可以啊小子,竟然一下子賺了一萬多塊錢。」叮咚忽然上線。

「啊,老大,你知道啦?你剛才是一直都在嘛。」

「我那閑功夫陪你玩這些小遊戲啊。我剛上來,讀取了下你的記憶。」

「哦哦。」金鑫覺得自己在叮咚前面完全是透明的,這讓他有那麼點不爽。

「你是不是覺得有些不爽?沒有一點**了。」叮咚問。

「沒有啊,怎麼會啊,被老大附體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啦,我怎麼會不爽啊。」金鑫連忙否認。

「你也不用太悲觀。在我還沒足夠認清你之前,我是會不定時讀取你的所有記憶,以及進入你的意識。我要保證你所做的每一件都是有利於我的,你明白嘛?」

「明白,了解。」

「如果以後我覺得你已經比較可以被信任了,也比較靠譜了。這樣的行為我會慢慢減少。」

「好的。我知道了。我會努力的。」

「行吧。接下來我再派點事情給你吧。第一,買3000黃金。第二,去收三四台二手筆記本,性能不用太好,夠用就行。第三,晚上就呆在圖書館,裏面的書能看多少看多少。直到我找你為止。」

「老大,收筆記本幹嘛?」

「登各大數字圖書館啊,要不然,我們天天泡圖書館還怎麼賺錢,再說了,靠你人工翻書這樣的速度,效率太慢了。」

「是哦,那我馬上就去辦。去晚了怕金店還有電腦店都關門了。」

「去吧。」

金鑫跑到街上,很快就把叮咚交待的兩件事辦妥了。這一萬一還沒有捂熱就已所剩無幾了。買來的黃金,剛出了店面,就被叮咚直接消化了。

另外四台死重死重地二手筆記本被金鑫裝在大包里。他正背着它們艱難地往學校圖書館走去。沒多久,他走進了一條黝黑黝黑地小衚衕。小衚衕里沒有燈光,只有周圍高樓大廈里的溢出來的光線,才得以讓人勉強看清路面。

「小子。站住。」金鑫後面突然有人一聲大喝。

金鑫停下轉過身。原來是三個打扮流里流氣的年輕人,看樣子應該是地痞無疑了。三個小痞子走到金鑫面前,中間黃頭髮的說,「你身上有沒有錢,借我們點,下次還你。」

這要是以前,兩個字就可以精確概括年輕人的話——打劫。

金鑫之前也沒有遇過這種事,他有些愣住了。叮咚在他腦子裡幽幽地說,「別怕,我們發大財的機會來了。」

「發大財?」

「你等下激怒他們,讓他們狠狠地揍你。記住,你可千刀不要還手啊,一還手可就是互毆了。完事之後,你就報警,然後搞醫療賠償,精神賠償,幾十幾百萬不說,大幾萬肯定可以搞來的。」

「……老大,這麼陰損的方法你是哪裡看來的?」金鑫隱約記得,這種方法以前他在網上看到過。

「搞錢嘛。哪有什麼陰損不陰損的,合理合法就行了。」

「老大,可別這樣啊,賺錢我們以後路子多的是,何必要用這麼憋屈的方式啊。」金鑫快急哭了,「你看別人神靈附體都是一路開掛爽到天,到我這可倒好,白天挨了一腳,晚上還得抗一頓揍,我都成移動沙包了。要是這樣,我寧願去學校果奔三圈。」

「別激動,別激動。」叮咚安撫了下金鑫,「既然你這麼想爽,好吧,就讓你爽下吧,正好前面這三個傢伙可以讓你練練手。」

「真的!謝謝老大,謝謝老大。」

「那我就先費點力氣把你的身體稍微改造下吧,哎,剛才的黃金白吸了。」叮咚說完,金鑫就忽然一下打了幾個冷戰,身體抖了起來。

「黃毛哥,你看,那小子已經我們嚇傻了。哈哈。」三個小痞子看着金鑫的反應直接大笑起來。三人笑了一陣,金鑫的抖動也停了下來。

黃毛說,「喂,別跟個SB一樣不說話,快把身上錢都拿出來,要不然揍死你。」

金鑫舒了口氣,感覺身體前所未有地充滿力量,這種力量讓他內心的底氣瞬間飆到最高。「現在誰出門帶現金啊,轉賬要不要?」

「你當我們傻啊,轉了賬等着被抓。」

「那你說怎麼辦?」金鑫此時很淡定。

「沒錢也行。從我們三個褲襠以下爬過去,就放過你。」黃毛說。

「你們到底是求財還是找樂子?」

「管你屁事,你就說你鑽不鑽吧。」

「大丈夫能屈能伸,鑽幾個褲襠又能怎麼樣?」金鑫無所謂地說,「那你們排好隊,誰排第一個。」

金鑫的反應讓三個小痞子有些措手不及,在他們想像中,到這裡對方應該言辭激烈的拒絕,之後雙方開始用手腳進行身體交流。

「廢話,當然是我們黃毛哥排一個了,我第二個,柴狗你第三。」其中一個小痞子說著開始排隊。

黃毛覺得氣氛很不對勁,這局面明明是在自己這一方,怎麼還要聽對方指令。可他一時也想不明白那裡出錯了。

「快點,你們三個,排個隊都這麼慢。」金鑫催促道。

「小子,你要是敢耍什麼花樣,廢了你信不信。」黃毛惡狠狠地說。

「你們三對一,我還能耍什麼花樣?快點啦,排好隊,我還趕着回學校呢。」金鑫繼續催。

黃毛三個很快站成一排。

「把腿張開點,要不然我怎麼鑽得過去。」金鑫又指指點點。「哪,像我這樣,扎馬步,會不會。紮成這樣,我才能鑽過去。」

「你小子TMD的廢什麼話,趕緊跪到老子前面來。」黃毛命令道,「柴狗,你拿手機拍視頻。」

「還要上鏡的啊,那不行,那我不幹。這視頻傳出去,我還怎麼在學校里混。」金鑫擺擺手。

「我叫你跪下,聽不懂人話還是怎麼樣。」黃毛一個指頭指着金鑫。

「好好好,我跪我跪我跪。」金鑫走到黃毛面前,兩人大概只有一個臂長的距離。

「你TMD站這麼近幹嘛,退後點,退後,跪下。」黃毛叫道。「柴狗,在拍了沒有?」

「在拍了,在拍了。」最後面的小痞子回答。

金鑫站在原地頓了一下,「謝謝三位這麼配合。」說完,他一拳擊出,他也不知道這拳頭有多大的力量,他只看到排成一隊的三個小痞子被他打飛了好幾米遠。

「我C你大,大。」黃毛痛得說不出話。

金鑫看着自己的拳頭,嘴巴不由地『哇哦』了一下。生平他是第一次體會到暴力帶來的快感。

「這下爽到了沒有?」叮咚問。

「爽到了,爽到了,我感覺自己可以上天了。」

「以後還有更爽的等着你呢。」

「哈哈,太謝謝老大啦。」

「別傻樂呵了,上去問問這幫人是幹嘛的。他們可是從你出校門就尾隨你了。」

「啊,你這也知道。那你怎麼沒早說啊。」

「你這是在質問我?」

「不敢不敢,是我多嘴了。老大,我斗膽問下,你是怎麼知道他們跟蹤我們的。我覺着我都沒看見過幾個人呢。」

「你是用眼睛在看這個世界,而我不同,我是用意識。」

「意識也能看?」

「眼睛只能看到萬物的表象,而意識可以洞察世界本質。」

「……唔。」金鑫聽着有些懵。

「你不也需要懂,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很牛皮就是了。」

「對對對,老大你最牛皮。」

「還愣着幹嘛,趕緊做事啊。」

「得了。」

金鑫走到黃毛身邊,蹲了下來,「你剛才說什麼來着?」

黃毛驚恐地向後挪動身體,剛才那一拳頭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他生怕金鑫要是一個不爽再給他一下,他估計就要交待了。「你到底是誰?」黃毛問。

「你覺得你現在有資格問我問題嘛。」金鑫似乎有些享受眼下的這種狀態,有一種貓玩老鼠的感覺。「說,誰叫你們來的?」

「沒有誰叫我們來,我們只是看你一個人就想弄點錢花花。」黃毛回答。

「看來你是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處境的危險啊。」金鑫學着電影裏面,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舉到黃毛面前,然後準備發力捏碎來威懾對方。但剛一用力,他就感覺不對,這石頭很軟,而且竟然還有些粘粘的感覺。

「你捏的是什麼啊,好臭啊,哇靠,是牛糞啊。」痞子二號叫道。

金鑫頓時愣住了,TMD這才叫什麼事,剛想裝下酷,沒想到出這麼大糗。「你叫什麼叫,信不信塞你嘴裏。」

痞子二號趕緊捂住了嘴。

金鑫又對黃毛說,「你說不說,不說我就把這塞你嘴裏。」金鑫也只能是將錯就錯了。

這牛糞似乎比暴力恐嚇還有用。被打跟被喂吃牛糞在黃毛看來是兩種完全不等的傷害,一個是物理傷害,一個是魔法傷害。前者說出去,他不覺得會在同行面前丟面,畢竟出來混的,打與被打都是家常便飯。但被喂牛糞就不一樣了,這要是傳到同行嘴裏,鐵定要被嘲笑一萬年。

「我是真的不知道對方是誰,大家都是朋友介紹的,只是互加了好友。」黃毛說。

「手機打開給我看看。」

黃毛很聽話的照做了,把手機調到好友界面遞到金鑫面前,「就是他。」

金鑫看了一眼,對方是一個遊戲角色的頭像。但切換到聊天記錄,通過對方傳給黃毛的畫面角度,金鑫已經猜出來是誰了。聊天記錄顯示,對方是想讓黃毛把金鑫痛打一頓,或者是羞辱一番,出的賞金是四千塊,而且已經提前付清了。

「這活,你們四千就接了?這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可不是嘛。我要是知道您是這樣的實力,四萬,四百萬我都不帶碰的。」

「既然你們沒有完成任務,那這四千塊你們受之有愧啊。」金鑫把話題繞到了關鍵問題上。

黃毛一聽那能不明白其中意思,「沒錯,沒錯,這錢要不我都轉給您?」

「這錢我要是拿了,我不跟你們一樣了。」金鑫拒絕了。拒絕是為了更好的索取。「看你我比較聊得來的份上,實話跟你說了吧。我剛才進金店你們看到了吧?」

「看到了。」

「你知道我進去做什麼嘛?」

「買黃金首飾?」

「沒錯。今天是我一女朋友生日,我為了今天,攢了小半年的錢就準備給她買一個禮物,給她一個驚喜。」金鑫繼續編。「可是,我發現我攢的錢只夠買一隻耳墜。你說,耳墜能送人一隻嘛?」

「不能。肯定不能。」

「所以我很苦惱,正在我苦惱的時候,你們還來找我麻煩了,你說我是不是更苦惱了。」金鑫邊說邊不時把沾了牛糞的手往黃毛的嘴邊送。

「哥,為了彌補對你造成的傷害,嫂子的另一隻耳墜就由我們來買。」黃毛覺得如果自己再不覺悟一下,牛糞遲早要送進自己嘴裏。

「這是你自己說的,我可沒逼你哦。」

「是我心甘情願的。」黃毛回答的很堅決,「那我現在馬上就去幫哥買回來。」

「你這做老大的還管這些事幹嘛,叫你小弟去就行了。」金鑫又不是傻子,這讓黃毛這一走,那能回得來。「吶,這是我剛才的收據,等下你小弟到那邊就說一樣的再來一隻就行了,別的不要多廢話。」

「可是錢在我這手機里啊。」黃毛還想試着爭取一下,回答他的是牛糞離他更近一些。「好好好,我讓小弟去辦。柴狗,你去買。」

柴狗不虧是柴狗,去得快,回來得也快。金鑫把柴狗買來的黃金揣在了兜里,假惺惺地問,「這東西你是真心實意想送給嫂子的,對吧。」

「對對對。」黃毛連忙點頭,恨不是把頭都點掉下來。

「那行,那我就替嫂子謝謝你啦。」

「哥,你太客氣了。」

「這個,雖然你是來找我麻煩的,但咱們也算不打不相識。」

黃毛心裏啐一句,我TMD連摸都沒摸過你,屁個不打不相識啊。

金鑫繼續說,「你覺得你這人小夥子人還挺不錯的,要不這樣,你們留個手機,我們以後有機會再聊。」

「不了不了,我們過幾天就去外地發展了。」黃毛隨便找了個借口。

「都開分舵了啊,發展不錯啊。」

「沒有,就是想換個環境而已。」黃毛現在只想趕緊擺脫金鑫,金鑫這種陰陰地狠,讓他心裏很不安。「那沒事的話,我們就先走了。」

「這麼不給面子,留個手機也不肯。」金鑫語調低沉了起來。

「不是這樣,不是這樣。那,那好吧,那就留個吧,我手機號是958……」

「留個手機,不是留個手機號。」金鑫重複了一下。

「……那你這不是,不是搶劫嗎。」

「你要這麼認為我也沒辦法。」

黃毛看着自己手機最新款的一果水機,很是不舍,這才用幾個月呢。「哥,這次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我們向您道歉,您就放過我們吧。」

這時,叮咚忽然金鑫腦子裡說話,「把他們三都帶回去吧,我想到一個讓你更多爽的事情。」

「……老大,我性取向你是知道的啊。」金鑫有點慌。

「你TMD想什麼呢。我是說把他們帶回去做人體實驗,你今天不是剛看了穴位經絡那些書嘛,你不得實踐一下。你看這三個人精瘦精瘦的,就是最好的實驗品,要是再胖點的人,你這生手找穴位都不好找。」

「哦,原來這樣啊。那我知道了。」

金鑫跟叮咚交流完,然後對着黃毛說,「既然你們這麼依依不捨的,那你們三個就跟我一起回去吧。」

黃毛盯着金鑫看,沒說話。

「放心,我不是那種人。再說了,你們也不看看自己這樣子,就算我好男色,能看得上你們。」金鑫頓了頓,繼續說,「我只是剛好想到一個事情,需要幾個人幫忙,這不你們剛好也有空,就讓你們幫下忙啦。」

「什麼忙?」

「這一句兩句說不清,去我家就知道了。」金鑫說,「當然你們不想去也可以,行個西方黑幫教禮你們就可以走了。」

「什麼是西方黑幫教禮?」柴狗好奇地問。

「親吻我的右手。」金鑫說。

繞來繞去還是繞不開牛糞。黃毛心裏憋屈啊,他想反抗下,但一想到剛才那一拳頭的威力,就又慫了。混社會最重要的生存技能,就是要會認慫。

「好吧,我們跟你走。」黃毛說,「但事先說好,有些事情我們不會做的,我們也是有底線的。」

「放心,我是好人,不會讓你們做違法的事情的。」

一行四人回到了金鑫的出租屋。沒多久,屋子裡傳來了各種各樣的喊叫聲,「啊~痛痛痛。」「哈哈,爽爽爽。」「啊~哦~啊~哦……」「不要啊,我不要啦。」「你不要過來啊,不要啊。」

第二天,神采奕奕的金鑫把萎靡不振的黃毛三人送到了門口,「昨晚辛苦三位了,下次有機會我做個東。」

「不用麻煩了。」黃毛他們只想趕緊走,「我們先走了。」說完就跑了。

金鑫看着他們三個慌不擇路的跑下了樓梯,「切,再見也不說,沒禮貌。」金鑫剛想關門,然後看到對門的一個少婦正看着他。那個少婦金鑫以前遇到過幾次,也幻想過幾次。反正對於男人來講,不管是夠得着的還夠不着的,只要是他們的菜,都會成為他們幻想主角。

「早上好。」金鑫說。

「嘭。」回答他的是一個關門聲。

「靠,現在人都什麼素質。」金鑫沒想到的是,少女昨晚聽了他屋子裡傳出來的聲音,整晚都沒睡着。

昨晚對於黃毛三個來講,是畢生難忘的。不過他們後來也因禍得福。在金鑫成為龍國最出名的人時,他們靠着一本《那一晚,我們與金鑫不得不說的那些事》的書,成為了小網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