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子裡有個大神第4章 記憶比賽在線免費閱讀

腦子裡有個大神第5章 留個手機以後再聊在線免費閱讀

林芳芳此話一出,頓時全場都把目光投向了會場最後面。

金鑫舉着短褲,平靜的接受眾人的注目禮,沒有一點怯場,他側着身體向舞台方向擠去,只留下被驚得目瞪口呆的張成。不知道眾人是被金鑫強大的自信氣場被震懾,還是怕染上他手裡短褲的晦氣,竟然自動給他讓出了一條道。金鑫走到一半的時候,林芳芳終於認出他是早上叫她媽的男生。此時,不止林芳芳認出了,一些信息能力強大的圍觀群眾也認出了金鑫。

「誒,這傢伙不就是朋友圈裡搭訕被揍的那個人嘛。」

「沒錯。就是他,穿得衣服都一模一樣。」

「什麼搭訕被揍,什麼情況?」

「這傢伙還真是別出心裁啊,為了泡妞啥都可以豁出去。」

「你還別說,這種人才是泡妞的箇中高手。死纏爛打不要臉是泡妞的不二法門。」

「搞得自己很懂一樣,你泡過幾個啊。」

金鑫聽着眾人的議論,嘴裏輕輕說,「我這算是出名了?」

突然,一個女生站到他的面前,擋住了他的去路。他定眼一看,原來就是上午踢他的那個女生。此時,這個女生雙目瞪大盯着他,一臉殺氣騰騰。

「有好戲看了,有好戲看了,這傢伙估計又要挨踢了。」人群中有人說道。

「那女生是誰啊?」

「她你都不認識啊,林芳芳的護花使者林圓圓啊。」

「原來如此,看她樣子,好像真是練家子。」

「開玩笑。人家是學校武術協會會長,泰拳俱樂部主任,跆拳道黑段。」

「靠,你怎麼對她了解的這麼清楚,你不會是對她有意思吧。」

「要死啊,你TMD小聲點。」

林圓圓往人群出聲處看去,人群頓時安靜了。

「圓圓,讓他上來。」台上的林芳芳說。

林圓圓不情不願地讓開了路,嘴裏說著,「別給我搞事。」

金鑫雙手抱拳了下,「早上的事,下次找你算。」有叮咚在,他怕個鎚子。

「等你。不來是狗。」林圓圓回道。

金鑫沒再理她,徑直走上了台。

「好的。現在五位挑戰者已經到齊了。」林芳芳繼續說,「下面由我來講下規則,規則很簡單,等會我喊開始的時候,大屏幕上會出現25個數字,3秒之後屏幕會熄滅,然後你們就在寫字板上寫出屏幕上的內容,各位聽明白了么?」

「明白了。」眾人點頭回道。除了金鑫之外,「我有個問題,主持人。」

林芳芳走到金鑫邊上,「這位同學,你有什麼問題?」

「我想問下哈,那個,你是處女——座嗎?我是射手座哦。」金鑫嬉皮笑臉地說。全場一片嘩然,在場的都是宅男中的禽獸,哪能聽不出金鑫話里這赤果果的調戲。台下的林圓圓作勢就要竄上台,但被林芳芳手勢阻止了。同在台上的寧懷鑫看着金鑫的眼光瞬間變得尖銳起來。

「同學,我們現在不討論與比賽無關的事情。」林芳芳平靜地說,「我的星座告訴大家也無妨,我是SI子座,死——子——座,聽清楚了嘛。」林芳芳盯着金鑫。死子座這三個字大概也就只有金鑫能領會了,畢竟上午他剛當過她的兒子。

「好吧。客隨主便。」金鑫也適可而止。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變得如此亢奮,特別是在這麼多人的注視下。

「既然各位都OK了,那麼,我們就開啟這次挑戰。後台請準備,321開始。」隨着林芳芳一聲令下,台上的大屏幕出現了一連串數字,三秒之後,大屏幕熄滅。

台下觀眾開始議論。

「這麼快,我才背了10個數字呢,不過這會已經忘記了。哈哈哈。」

「太快了吧,這能記得住嗎?」

「這樣不算快了啦,上次電視上還有比這更誇張的。」

……

林芳芳邊做安靜的手勢邊說,「麻煩大家安靜一下,不要打擾台上選手的思緒。」

此時,台上六個人已經開始書寫答案。寧懷鑫是最先放下筆的,答完之後他就開始環顧四周,看得出來他的神情很輕鬆,顯然他對自己非常自信。第二個完成作答的是金鑫,答完之後他依然眼睛看着答題板,似乎還在核對答案準確性。其餘四個選手本來就是奔着林芳芳來的,對於挑戰什麼的,壓根就沒想當一回事。

「時間到,請各位放下手中的筆,停止作答。同時也請後台把剛才的答案投在大屏幕上。」林芳芳邊說邊走到寧懷鑫邊上,「首先,我們先來看下寧同學的答案吧。48729……,完全正確。請大家把掌聲送給寧同學。」

「接下來是這位同學答案,48……,很遺憾,這位同學最終只答對了10個數字,不過勇氣還是可嘉的,重在參與哈。」一連四個重在參與後,林芳芳終於到了金鑫這裡。「我們看下最後一位挑戰者的答案,48729……」林芳芳越念心越驚,她着實沒想到金鑫竟然也全答對了。

「恭喜這位同學答對了所有數字,挑戰成功,大家掌聲鼓勵。」林芳芳帶頭拍手。

金鑫舉了下手,「我問下。」

全場頓時安靜了下來,都等着他,看他又會說出什麼奇奇怪怪地話。

「剛才你們說挑戰成功有一千塊獎勵,是真的吧。」金鑫問。

「那當然。」

「請問這錢誰給,支F寶還是W信,當然現金我也接受。」

「放心,等會下台,工作人員會把獎勵給你的。」林芳芳說。

「好的。謝謝。」相比一上台的金鑫,此時得他顯得十分規矩。

「我有幾個問題可以問下你嘛?」林芳芳問。

「可以,您請講。」

「同學,你怎麼稱呼?」

「我姓金,名鑫,三個金字的『鑫』。」

「金同學,你以前是不是有過記憶力方面的訓練。一般人要在3秒時間記住25個數字還是比較難的。」

「難嗎?我不覺得啊,這麼簡單的事情還要訓練嗎?」

「聽你的意思,你的這種記憶能力是天生的?」

「大家的記憶力不都是天生的嘛。」

「我的意思,你這種比一般人更強的記憶力是天生的嘛?」

「是的吧。記憶力這種東西訓練能有什麼用啊。在天賦面前,勤奮啥也不是。」金鑫的話雖聽着臭屁哄哄,但卻有一定道理。

林芳芳聽完沒有馬上反駁金鑫,而是說,「這位同學說得話我也部分贊同,但對於絕大多數普通人而言,他們沒有天賦,沒有出身,沒有背景,如果他們連勤奮也放棄的話,那麼,他們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說的好。」台上有人叫道。不得不說林芳芳的臨場應變確實強。

金鑫看着林芳芳,覺得老天可真是不公平,為什麼把美貌和才華都給了她,而且還給這麼多,就不能勻點給其他人嘛。

此時,金鑫突然覺得有些無趣,有種意興闌珊的感覺。可能是跟女神近距離接觸已經做到了,上台拿獎金的目的也達到了,再站在台上好像也沒什麼意思了。於是他說,「不好意思,主持人,接下來沒有我什麼事了吧。我可以走了吧?」

林芳芳準備說話的時候,邊上的寧懷鑫先開口了,「嘿,金同學,你既然對你的天賦這麼有自信,有沒有膽,我們再比一次大的?」寧懷鑫對於半路殺出的金鑫是非常不爽的。雖然看着兩人是打平的,但在寧懷鑫這裡,他覺得是自己輸了。在這麼多人面前,在自己擅長的領域被別人打敗,是一件非常丟人的事情,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所以他要為自己挽回臉面。

金鑫看着寧懷鑫,對於對方這不懷好意的邀請,金鑫直接頂了回去,「奉陪到底。」

「哦喉~」場上的觀眾開始起鬨了,畢竟有好戲看了,看熱鬧的永遠不嫌事大。

「不過彩頭也要更大一點。」金鑫繼續說,「要不然我根本沒有動力。」

「那你說個數。」寧懷鑫家裡還是有點實力的。

「咱們都是校友,我也不多說了。一萬,你覺得怎麼樣?」

「成交。」寧懷鑫答應地很爽快,「你贏了,我給你一萬。可要是你輸了呢?」

「那你就不用給我一萬啦。」貌似很合理。

「……你覺得這樣合理嗎,公平嗎?」

「那你說應該怎麼辦?」金鑫打馬虎眼。

「我也不跟你多要,如果你輸了,剛才的一千獎金取消。」寧懷鑫說。

「行吧。看在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緣分上,就這樣吧,也不想占你便宜。」一千比一萬還TMD不佔便宜?

寧懷鑫嘴角抽搐了幾下,心裏狂罵,看金鑫的目光更多了幾分敵意。

金鑫繼續說,「那我們要怎麼比?」

「隨便你來定,記數字,字母,符號,或者文字都可以。」寧懷鑫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

「我想想。」金鑫低着頭想了會,「要不這樣,我們找一篇詩文,去網上翻譯成小語種文字,什麼拉丁文,爪哇文,毛利文,琉球文啊。你覺得如何?我相信之前我們應該見都沒見過這些文字,這樣的比賽才最公平,才是純粹的比拼記憶力。」

「可以。那詩文跟小語種誰來選?」寧懷鑫也很機靈,因為詩文跟小語種誰來選非常關鍵。

「嗯……」金鑫一時也沒想好。

這時,林芳芳說,「要不,你們各自都選一份,然後放一起作為比賽內容。」

「我同意。」寧懷鑫點頭。

「我也OK。」金鑫也點頭。

「那你們把各自選取的詩文還有要翻譯的小語種告訴我吧,我讓後台去準備。」林芳芳說。

「我選顧城的《遠和近》

你一會兒看我,一會兒看雲。

我覺得

你看我時很遠,你看雲時很近。」寧懷鑫朗讀完,立刻引起台下幾個女生的尖叫。「我選擇翻譯成拉丁文。」

「好的,寧同學已經完成了他的選擇,金同學你呢。」林芳芳問金鑫。

「他這也太短了吧,太短了,太短了沒有意思,再拉丁也沒有用的。」金鑫這番話,台下反應機靈點的,腦子稍微污點的人,馬上就聽出了金鑫的意思。

「吁~~」有人起鬨。

「金鑫同學,請你做出自己的選擇。」林芳芳自然也聽出了其中意思,但這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信息,她也沒法說什麼,只能盡量把場內情緒帶回比賽。

「我選《見與不見》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裡,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裡,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裡,不增不減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的手裡,不舍不棄

來我懷裡

或者

讓我住進你的心裏

默然相愛 寂靜喜歡。」讀完這首詩,金鑫停頓了一會,「我選擇翻譯成法文,藏文,希伯來文,印地文。」

「好的,金同學也已經完成了他的選擇。下面就請後台工作人員辛苦下,把兩位選擇的詩文翻譯整理一下。趁着這段時間,我們也來採訪一個兩位選手。寧同學,你對於金同學的選擇,你是怎麼看的?或者你有信心嗎?」

「當然有信心。而且我覺得他只不過是在故弄玄虛罷了。」

「你是覺得他不可能記下這四種的文字的翻譯?」

「短時間內的話幾乎不可能,除非他精通這四種文字。」寧懷鑫話倒是說得滴水不漏。

「我怎麼聽着,你似乎有些心虛啊。」一旁的金鑫發話了。「你覺得會有人去學這四種文字嗎,法語還有可能,其他三種也學會?再閑得沒事幹的人他也干不出這種事。」

「這世界從來都不缺SB。」寧懷鑫針鋒相對。

「這世界也不缺少菜B。」金鑫還以顏色。

「好了好了,兩位選擇手請注意言辭。」林芳芳趕緊制止,生怕再吵下去要變成潑婦罵街了。「後台說已經準備好了。兩位,你們也準備好了嘛。」

兩人都點頭。

「對了,差點忘記了一個重要事情,你們需要多長時間來做記憶。」林芳芳問。

「15秒。」寧懷鑫回答。

「20——毫秒。」金鑫回答。

「20毫秒?」林芳芳問金鑫,「你確定,一個人的反應時間也要200毫秒,也就是0.2秒。20毫秒是0.02秒,可能屏幕畫面會快到你連反應時間都沒有,更別說去記憶了。」

「啊哈,不好意思,我搞錯了,我其實想說的是200毫秒。不過既然話說出口了,那我也不準備收回,只要你們設備的時間精度可以做到,20毫秒我可以嘗試一下。」金鑫確實是換算錯了,不過他準備將錯就錯,反正對他現在來說,200毫秒跟20毫秒應該也沒有太大差別。「對面的誰,你要不要跟?」

「我跟啊,我幹嘛不跟,我還能怕你不成。」寧懷鑫跟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覺得這麼短的時間,正常人看都看不清內容,更別談去記憶了。而他的底氣是,顧城《遠與近》的這首詩是他的心頭好,拉丁語也是他的技能之一,他只要瞄一眼,然後再重新寫出,並非難事。至於金鑫選擇的那一篇《見或不見》以及四個語種,他覺得沒有人可以短時間內完成複製。而對於金鑫選擇20毫秒,他也認為金鑫是故意為之,就是想讓他知難而退。基於以上考慮,他覺得時間選擇越短,反而對他更有利。

「算你有膽,等下你輸了,一萬塊錢我給你打九折吧。」

「不必了。一萬塊錢雖然不小,但我還是給得起的。」

「喲吼,原來是個富二代啊。」金鑫心裏快速盤算了下,想着要不趁機再加加價,「那你敢不敢玩更大的啊?」

金鑫的這些話,在寧懷鑫聽來就是在虛張聲勢。「更大的,我怕你玩不起啊。」寧懷鑫此時也恨不得讓金鑫出大血出大糗。

「那咱們就梭哈啦,在原來基礎上加10倍?」

「沒問題,就加10倍。」寧懷鑫內心信心十足。

「停停停。」一邊的林芳芳趕緊打斷他們,「兩位同學,你們是在比賽台上,而不是在賭桌前。什麼梭哈,什麼加碼,不要以為自己是在拍賭片。我作為你們比賽的裁判,有權制止你們這種行為。你們之間的對賭彩頭還是維持原樣,明白?OK?」

「好吧。」金鑫攤了下手。

「OK。」寧懷鑫當然也聽林芳芳的。

「很好,謝謝兩位的配合。那麼,我們繼續比賽。請大家一起把目光轉向大屏幕,來看下兩位選手選擇的優美詩文,用別的文字寫出來又會是什麼樣子。後台,準備好了嘛,時間是20毫秒。OK,倒計時開始,321放。」隨着林芳芳聲音一落,大屏幕閃了一下就又變暗了。

「嘩。」台下人群嘩聲一片。

「什麼鬼,這我都沒反應過來,就結束了?」台下有人說道。

「我TMD不相信了,這人能看得清,連鬼都記不住哦。」

「我覺得那個姓金鑫的策略很對,就是要時間越短越好,這個時候天賦啊訓練啊都是狗屁,就看誰會編會蒙。」

「我覺得這個規則其實有BUG,這文章跟語種都是他們自己選的,說不定他們自己本來就會呢。」

「你說得這種可能性是有,但比中彩票概率還小,首先規則是姓金的那位提出的,而且看他樣子也只是路過上台比賽,所以也不會有他提前做了準備的可能。」

「你們瞎猜啥呢,要我說啊,這就是協會搞出來的劇本,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啊。」

「你這陰謀論也太陰謀論了……」

台下吵吵一片。

寧懷鑫心裏暗笑,倒不是他記住了剛才畫面的內容,而他一個也沒有記住,只是腦子隱約有點畫面。不過這點畫面已經足夠讓他把《遠與近》用拉丁文寫出來了。

「好了,大家請安靜一下,請安靜一下。」林芳芳努力平息場內的喧嘩,「寧同學,金同學,兩位請開始你們的作答。」

寧懷鑫很快就寫完了,當然他的答案是不完整的,他只寫了《遠與近》。而反觀金鑫,倒是寫得十分認真,也寫得十分慢。

「裝模做樣。」寧懷鑫在心裏說。

時間很快過去了十幾分鐘,金鑫還在書寫,他也有些急,主要這些文字以前他真的見也沒見過,所以寫起來非常慢。他有點恨自己,不應該報這麼多小語種的。

「誒,你們覺得這傢伙是真的在寫,還是在糊弄我們?」台下觀眾里有人問。「他這都寫了十幾分鐘了。」

「我也覺得不靠譜,這傢伙看着也不像是很厲害的樣子嘛。」

「你TMD還會看相啊,那你說說厲害的人是怎麼樣?」

「至少氣場就不一樣吧。」

「我覺他說的有道理,厲害的人一般氣場確實都很強大。」

「對吧,所以你們看他,就沒有那種感覺。」

「……」

在眾人嘰嘰喳喳的討論下,時間又過去了幾分鐘。這時,金鑫終於停下了筆,「完成了。」

林芳芳說,「好的。金同學,你可千萬不要讓台下觀眾們失望啊,他們可眼巴巴站着等你好久了。」

「主要小語種的文字太難寫,跟畫畫一樣的,對不住大家哈。」

「後台,請把兩位選手的答案投到大屏上吧。同時也請把正常答案也投上去。」林芳芳說完,大屏幕就開始分三屏顯示內容。左右兩邊是金鑫跟寧懷鑫的答案,中間是正確答案。雖然在場的人不認識這些小語種,但看圖找碴大家天生都會。

「哇靠,真的假的,那邊還真給全寫出來了。這字雖然丑了點,但大體還是能讓人看明白的。」

「另一邊就差多了,才寫了那麼一點點。」

「差多了,你瘋了吧,你覺得你上去你能寫幾個字。」

「這他們是專業的,我是業餘的啊。難道我評論下我還不行啊,要你這意思,我說冰箱垃圾,我自己還得會製冷?」

「你倆就別杠了,關你們屁事啊,還吵得這麼起勁。」

寧懷鑫看着金鑫那邊的答案,越看臉越紅,很顯然,是他輸了。他是真的不相信有人竟然可以在這麼短時間內記住這麼多內容,他肯定是作弊了,要麼就是他本來就會這些小語種,才故意這麼定規則,沒錯,一定是這樣。寧懷鑫想到這,心裏稍稍好受了些。不過當著林芳芳,還有這麼多人的面,輸給了金鑫,他肯定是咽不下這口氣的。

「好了,想必大家也都看清楚,金鑫同學的答案跟中間內容是完全一樣的。寧懷鑫同學只對了一部分,不過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還可以記住一些東西,也已經非常厲害了。」林芳芳的話,讓寧懷鑫更覺得丟臉。

「既然勝負已分,那麼獎金也應該要兌現了吧。支F寶還是W信?」金鑫要趁着這麼多人都在場,趕緊把錢這重要事情給辦了。萬一後面人家死不認賬說只是玩玩的,他也不能把對方怎麼樣。

林芳芳調侃了句,「金同學,你還真是人如其名,對金錢有天生的執着啊。」

「沒辦法,咱的格局就是,為錢生為錢死,為錢操勞一輩子。」金鑫說著走到寧懷鑫邊上,舉着二維碼,「可別說你手機沒電了哦。」

寧懷鑫壓制心中火氣,掏出手機,操作一番,「這點錢打發乞丐我都嫌少。錢已經過去了。」

金鑫看了下餘額,確實多了11000。拿到了錢,金鑫心裏對寧懷鑫生出一些愧疚感。畢竟平白無故的坑了別人這麼多錢。不過有時候人要向上爭取就一定會踩到別人,有可能那個人跟他無冤無仇,甚至是素不相識,僅僅只是因為那人剛好出現了而已,然後就被踩了。

「謝謝老闆打賞,下次有機會我肯定會再來捧場的。」金鑫說了個場面話,又轉身對着林芳芳說,「那沒事我就撤啦,祝你們比賽順利。」說完,金鑫完全不給林芳芳提問的機會就踏踏踏地下了台,在眾人目送下快速離開了會場。他後來才知道,因為他跟寧懷鑫這場鬧劇,記憶協會接下來的比賽很不順利,不斷地被台下觀眾『噓』。

金鑫出了會場,腦子在盤算應該怎麼花。要在今天之前,如果他意外得到這樣一筆橫財,他第一打算可能會是去買一台最新款的水果手機,最新款的鞋子,或者是請同學們大吃幾頓。但現在,他只想着怎麼讓叮咚開心。他以前能到什麼樣的程度,就全看叮咚是否帶他啦。

金鑫正想着,張成給他打來了電話,「死狗鑫,你TMD就打算這樣跑了?」

「下次請你啦,我還得去買禮物啊。」

「你還要去找黃小燕?你剛才不說要放棄的嘛。」

「其實我也沒想好,現在我有點亂。」

「好吧好吧,那你自己慢慢想吧。到時聯繫。」

「嗯。到時聯繫。」

金鑫掛了電話。其實他心裏已經決定放棄黃小燕了,他只是不想跟張成他們出去吃吃喝喝,倒不是錢的問題,而是他覺得太浪費時間。金鑫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他想趁着有這個過目不忘技能在的時候,多給自己腦子輸點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