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奶團公主被讀心後,全家人寵她上天 第7章_賣文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上官歲聽見,嘴角撇了撇。

表面上還在裝着正常三歲小孩的樣子,內心卻開始瘋狂吐槽起來。

服了,身體不適就去找太醫啊,來找來找我爹幹嘛,我爹又不會看病!

又是一些邀寵的小伎倆哦~

我爹這個大豬蹄子肯定又上當了,嘖嘖。

上官凜:……

什麼是大豬蹄子?

原本他還不覺得,經歲歲這麼一說。

柔妃病得確實還挺頻繁的,而且基本上都是他在別的嬪妃宮裡的時侯,過來說她身體不適。

以前他還會去看看,現在就……

上官凜擰眉,「告訴柔妃,讓她自己去召個太醫看病,朕沒時間。」

哇哦,我爹居然真的拒絕柔妃了

大豬蹄子有長進嘛,淺誇一下吧~

上官凜:……

什麼叫淺誇?這不值得大大誇獎一下嗎?

罷了罷了,歲歲願意誇他已經很不錯了。

不過什麼時候,歲歲能也誇他三句呢?

上官歲扒着碗大口吃飯。

宸妃和上官凜都目光溫柔地看着她。

歲歲吃飯跟小豬一樣,真好。

上官歲吃飽喝足,窩在宸妃懷裡,看着正在喝茶的上官凜,眼睛眨巴眨巴。

我爹怎麼還不走啊~

不要耽誤我和我娘親睡覺啊!

啊~困了,好想和漂亮娘親一起睡覺啊!

上官凜:……

幹嘛這麼嫌棄他。

不過上官凜也清楚,自從歲歲出生到現在,他都沒怎麼和歲歲相處,歲歲不和他親厚也是正常。

不過沒關係,他以後會好好補償歲歲的。

上官凜喝完茶,又聊了一會,便回御書房繼續處理政務了。

鎮北侯的事情,還有很多事情要去處理。

翌日。

上官凜看着還在懷中熟睡的上官歲。

嘆了口氣。

他把歲歲帶到御書房,就是想聽聽她的心聲,。

看看身邊,還有哪些奸臣!

不過沒想到,都已經日上三竿了,歲歲還沒睡醒……

幸虧沒把她帶到早朝,不然歲歲可能整個早朝都在睡覺。

但他也不忍心把歲歲叫醒,還是讓她睡到自然醒吧。

「皇上,御膳房送來了碗魚羹。」陳公公輕聲道。

上官凜點頭,「知道了。」

處理了一上午的政務,他也確實有點餓了。

上官凜剛把盛有魚羹的瓷蓋打開,就發現懷中的小人立刻睜開了眼睛。

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的手裡的魚羹。

被香醒了~這個魚羹燉的看起來好好吃哦!

上官凜:女兒……似乎有點愛吃。

最後這份魚羹還是到了上官歲的嘴裏。

上官歲正快樂地吃着魚羹,耳邊突然聽到上官珏的聲音。

「兒臣拜見父皇。」

「起來吧。」

上官凜淡聲道:「鎮北侯貪污軍餉的事情,就交給你辦了。」

「兒臣遵命。」

蕪湖,看起來我父皇已經開始行動了,鎮北侯的詭計肯定不能得逞!

她可以繼續安心做一個混吃等死的小米蟲啦~

兩人又聊了一些具體的細節。

安排完一切之後,上官凜突然道:「聽說你的湯藥裏面被人下毒了?」

上官珏疑惑,「父皇怎麼知道?」

不是只有他才能聽到五妹妹的心聲嗎?

上官凜:「是許太醫告訴朕的,他說你今天早上拿了碗湯藥去找他,讓他看看裏面是什麼毒?「

他今天早上許太醫確實來過,告訴了他珏兒喝的湯藥裏面有毒。

不過讓他真正知道這件事的,是昨天歲歲的心聲。

但這個肯定不能告訴他大兒子,畢竟只有他能聽見歲歲的心聲。

上官珏點頭,相信了這個回答。

他今天早上確實去找過許太醫。

但很可惜,許太醫並不知道裏面究竟下了什麼毒藥。

上官凜看着面前臉色蒼白的大兒子,內心有些絞痛。

他確實對他的子女們,太過忽視了……

「你可調查出來是誰在背後給你下毒?」

「兒臣還沒查出來。」

上官歲嘴裏吃着魚羹,內心瘋狂吐槽。

還能是誰?當然是賢妃嘍!

這個蕭韻就是賢妃的人,去年救了我大哥的事情,都是她們故意設計的!

不過賢妃和蕭韻都是非常謹慎的人,估計你們是抓不到她們什麼把柄的

上官凜:?!

上官珏:?!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

居然會是賢妃!

上官凜撥弄着翡翠手串,沒有說話。

如果是賢妃在背後害人,那這件事情確實不太好辦。

他不是暴君,不能不分青紅皂白就把賢妃抓起來。

賢妃育有三皇子,母家鎮北侯更是勢力龐大。

雖然他現在準備收拾鎮北侯,但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還是需要從長計議。

上官珏聽完上官歲的心聲,腦子飛速轉着,很快就想出了一個主意。

「父皇,兒臣有一個想法,我們不如來一招引蛇出洞,來引出那背後之人。」

上官歲聞言,也放下了手中喝魚羹的小勺子,豎起小耳朵認真聽了起來。

大皇子府。

「什麼?雲行大師要回京了?」

蕭韻忍不住驚呼出聲。

「對,雲行大師是當世名醫,如今終於要回京了,有他在,我的病想必很快就能好。」

「怎麼,韻兒,你不為我開心嗎?」

上官珏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的人。

他確實喜歡過蕭韻。

但這點喜歡,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全都蕩然無存了。

蕭韻咬着唇,「當然開心啦,雲行大師能夠回來真的是太好了。」

她表面維持着笑意,內心卻不由煩躁起來。

雲行大師要回來?

他會不會查出葯裏面被人下毒?

她和賢妃的計劃怎麼辦?!

上官珏看着蕭韻臉上閃過的慌亂,唇角勾起。

深夜,一個瘦小的身影從大皇子府的後門偷溜了出去。

不遠處的黑暗裡,唐行疑惑道。

「大皇子,我們就這麼把蕭韻放走了,萬一她再也不回來了怎麼辦?」

上官珏輕笑,「不會,她已經在我身邊埋藏了整整一年,怎麼可能會輕易放棄。」

「她現在肯定是去找賢妃,和她商量對策,如果能把賢妃牽扯進來,這件事情就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