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奶團公主被讀心後,全家人寵她上天 第3章_賣文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不過,再來個太醫看看也挺好。」

麗妃:?!

上官凜冷聲吩咐:「小陳子,你去太醫院把院判許太醫叫過來。」

太好啦!爹爹你還真是英明神武!聰明睿智!一眼就識破了麗妃的詭計!

上官凜彎唇得意。

那當然。

不過,怎麼又是只誇一句……

許太醫很快就到了,在給上官歲把完脈後,躬身說出了診斷結果。

「小公主只是傷寒而已,微臣開幾副葯,修養半個月就可以了。」

宸妃聞言立刻鬆了口氣。

太好了,她的歲歲有救了。

張太醫見勢不妙,立刻求饒認錯。

「是微臣醫術不精,險些害了公主,請皇上責罰。」

聽到張太醫的話,上官歲不禁在心裏吐槽。

哼,哪裡是什麼醫術不精,分明就是故意害人,我的湯藥里你可是放了不少對我病情不好的東西!

一點醫德也沒有!你跟麗妃兩個人狼狽為奸,想要把我害死,真是壞透了!

上官凜表情愈發凝重。

許太醫的診斷結果,讓他已經完全相信了歲歲的話。

「許太醫,看看這碗葯有什麼不妥。」

上官凜指着桌上的葯碗吩咐道。

許太醫仔細檢查過後,眉頭緊皺。

「這葯對公主的病症十分不好,甚至會加重公主的病情。」

上官凜聞言,冰涼的眼神立刻掃向跪在地上的張太醫。

「張太醫,你居然敢故意謀害公主!」

張太醫立刻慌亂地磕起頭,「微臣,都是微臣一時糊塗……」

他張了張嘴,還想說什麼,卻被一旁的麗妃直接打斷。

此刻麗妃美艷的臉上滿是哀戚。

「皇上!張太醫居然敢謀害公主,臣妾真的沒想到他居然是這樣的人!」

呦吼,反應還挺快,把責任推到了張太醫身上,可張太醫明明就是聽了你的吩咐!

哼,我這個笨爹爹不會真信了麗妃的鬼話吧!真是個大色鬼!

上官凜:……

那倒也沒有。

他這個小閨女對他還真是半點不留情面啊。

宸妃看着支支吾吾的張太醫,柳眉微皺,聲音清冷有力。

「謀害公主可是大罪!是要株連九族的!但要是你開口說出背後主使,我可以向皇上求情,保你家人性命!」

張太醫瞬間嚇得渾身發抖。

為了麗妃的五百兩銀子,真的值得把家人全都搭進去嗎?

哇哦!娘親好厲害!直接拿捏住張太醫的軟肋!

娘親真是有勇有謀,好聰明!好厲害!好喜歡!

和厲害娘親貼貼!么么~

全都聽到的上官凜:……

為什麼誇宸妃就能誇三句!誇他只有一句!

他明明也很厲害啊!

上官凜放下手中的茶盞,心裏酸滋滋的。

茶很好喝,但喝不下去了。

張太醫顫顫巍巍地抬頭,用力閉眼。

「是麗妃!是麗妃!都是麗妃指示的!」

麗妃被嚇得一驚,連忙磕頭。

「皇上明鑒!臣妾沒有!都是張太醫誣陷臣妾!」

張太醫轉頭怒視,「麗妃娘娘,你給微臣的五百兩銀子還在微臣的家裡放着的!」

麗妃狡辯:「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那五百兩是我給你的?!」

「麗妃娘娘,你怎麼能翻臉不認賬呢?!」

嘿嘿,狗咬狗,真好看~

再罵凶一點!打起來!打起來!

宸妃、上官凜:……

「把這兩個人拖下去,交給慎刑司,嚴刑拷打。」上官凜冷聲吩咐道。

居然敢害他的歲歲,必須要付出代價!

「皇上!皇上不要啊啊!臣妾是冤枉的!」

麗妃大聲哭喊着,臉上原本精緻的妝容此刻顯得猙獰無比。

她入宮已有五年,卻一直沒有孩子。

所以格外嫉恨那些有孩子的妃嬪!

宸妃沒有家世,皇上也已經不寵愛她了,是最好收拾的!

她實在想不通,明明計劃地天衣無縫,怎麼會被發現……

究竟是哪裡出錯了啊……

聽到麗妃哭嚎的聲音,上官歲也樂了起來。

哦吼~壞人被抓起來啦~

好耶!爹爹真是清湯大老爺,呸,青天大老爺啊!

上官淵剛想得意,卻聽到那個稚嫩的聲音繼續響起。

只可惜兩年後,唉……

上官淵豎起耳朵。

什麼兩年後?

他兩年後怎麼了?

可他等了半天都沒等到下文,上官凜急得快步走到上官歲的旁邊。

發現她居然睡著了!

上官歲雙眼緊閉,**的小拳頭放在臉側,可愛又乖巧。

上官淵瞬間心軟的一塌糊塗。

這就是他的小女兒嗎?

他常年忙於朝政,和子女們並不親厚,一年也見不了幾次。

現在才發現,原來有個小女兒是這種感覺……

心裏暖洋洋的,像浸在蜜罐里一樣。

並且,歲歲沒有叫他父皇,而是叫他爹爹……

他喜歡這個稱呼,沒有皇室親緣的淡薄,只是最尋常的父女。

上官凜伸手戳了戳上官歲的小臉蛋,眼中滿是溫柔的光。

周圍的人都看傻了。

這還是那個他們認識的那個皇上嗎?

他不是一向不喜歡小孩的嗎?

現在居然……會對小公主這麼溫柔?!

「皇上,兵部剛剛送來了一份奏報。」陳公公低聲稟報。

「知道了,先不用管。」

上官凜聲音冷淡地回應道。

他要在這等歲歲睡醒。

今天必須知道兩年後究竟怎麼了?!

上官凜就這樣,在宸妃的碧華宮一直等到天黑。

上官歲還在睡覺……

很快,皇上在宸妃宮裡待了一天的事,迅速傳遍了整個後宮。

宮女太監們也議論紛紛。

「宸妃不是早就失寵了嗎?皇上這次居然在她宮裡呆了這麼久!皇上可是從來不在白天去嬪妃宮裡的。」

「誰知道呢?皇上的心意哪裡是我們能猜的。」

「不管怎麼樣,碧華宮的差事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好好乾了!」

上官凜等到晚上,也沒等到上官歲睡醒。

但是今日的奏摺還等着他去處理,在宸妃宮裡吃過晚飯後,上官凜便回御書房了。

翌日。

上官歲打了個哈欠,慢悠悠睜開眼睛。

蕪湖,一覺睡到自然醒也太舒服嘍~

不用上班上學就是好~

聽到聲音,宸妃刺繡的手一停。

嗯,她的歲歲睡醒了。

宸妃走到床榻邊,伸手摸了摸上官歲的額頭。

發現她已經退燒了,不由長舒一口氣。

昨天晚上許太醫為歲歲施了針,身體里的毒素被逼出大半,今天果然就退燒了。

「歲歲,你感覺怎麼樣?」

上官歲眨着眼睛,哼唧了兩聲。

「阿巴阿巴——」

嗚嗚嗚,娘親,我喉嚨好疼,我說不出話~

宸妃摸了摸上官歲的小臉。

「歲歲乖,許太醫說,你這是風熱傷寒,只要好好吃藥,很快就能好的。」

嗯嗯,娘親好溫柔,好愛娘親~

和娘親貼貼,么么~

宸妃嘴角微微勾起。

就在此時,殿門外響起了陳公公的聲音。

「宸妃娘娘,皇上問,五公主的病情有好一點嗎?想讓五公主去御書房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