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四年後。

謝府,後花園。

匆忙趕來的慕綰綰,看着站在湖邊,兩道身影快要合成一道身影的兩人,胸膛的怒火瞬間飆到頂點。

「白顏汐,你個卑鄙小人,你不是跟我發過誓,這輩子都不會再來見謝無宴嗎?」

「長公主不是的,您聽我解釋……」

慕綰綰才不聽她解釋,一個耳刮子扇上去:「你個虛情假意的賤人,去死吧!」

「慕綰綰,誰放你出蘭香閣的?」

「撲通」

白顏汐身體一歪,直直掉進湖中:「宴哥哥,救我,我不會游水啊。」

「顏汐!」

「謝無宴,不許你下去救她。」慕綰綰拚命拉住謝無宴,兩人在你來我往間先後落水。

場面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

不會游泳的慕綰綰在水中使勁撲騰,無奈身軀笨重,她想呼救,張口間,湖水爭先恐後地涌了進來。

她聽到白顏汐的聲音,聽到謝無宴的聲音,還聽到僕人的聲音。

越來越遠。

意識漸漸渙散時,恨意卻在滋生。

白顏汐、謝無宴,我詛咒你們不得好死,我要化作厲鬼,一輩子糾纏你們。

咕嘟嘟……

她的身軀漸沉入湖底。

「長公主,長公主,您睜開眼睛,看看奴婢啊?」

湖邊的空地上,慕綰綰貼身侍女晴鳶,搖晃着被下人從湖中撈上來,一臉死灰的慕綰綰哭喊着。

「你家主子已經沒氣了,將軍吩咐過,天黑之前要埋了長公主,誤了時辰,可是不吉利的,誰能擔待得起。」

李嬤嬤冷漠的聲音,令晴鳶的心一寸寸涼下來。

長公主不能死。

不死心的晴鳶又開始搖晃:「長公主,您快點醒來啊……「

是誰在自己耳邊哭泣?

「嘔……」

慕菀睜開眼一瞬間,張嘴吐出一大口夾雜着水草的湖水來,抬頭一瞧,一群身穿長衫長發的男男女女,見自己睜開眼。

他們放聲尖叫,同時退開數米遠。

長公主詐、詐屍了?

庭院、樓台、陌生的環境讓慕菀心生疑惑。

倏地。

後腦勺一陣刺痛。

大段不屬於自己的記憶,瘋狂湧入腦海中。

她是未來世界一名無國界救助醫生,在轉移陣地時為了保護一個孩子,被流彈擊中身亡後居然穿越到大梁國皇室百年來最丑、最胖、最跋扈的長公主慕綰綰身上了?

慕綰綰在一次宮宴上對容貌俊美的大將軍謝無宴一見鍾情,尋死覓活地要嫁給他。

心高氣傲的謝無宴自然不肯娶一個胖子為妻,哪怕對方是皇室長公主,但在三個月後,他在所有人大跌眼鏡下,娶了慕綰綰。

婚後的日子,卻並不如慕綰綰所想那樣甜蜜。

甚至生產後,直到今日,她都未能跟自己女兒見上一面。

更為可惡的是。

謝無宴還私會心上人,私會到家中了!

四年的委屈與憤怒,在今日全部釋放出來。

本想與那兩人拼個魚死網破。

結果,只有她一個人涼了。

「嘶……」

腦海中,還殘留着慕綰綰最後的怨氣和不甘。

慕菀閉上眼,輕輕默念:「慕綰綰,你放心去吧,自今日起,我就是你,我會為你討回應有的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