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梁爽:「對不住,我當時緊張,沒見過這種場面。
有啟發是真的,但是……再問細了,只怕場合不合適,他看起來也不是很想理我。」
  老闆聽了一茬,哼哼兩聲,他語氣也並非真的指責,本人年紀比梁爽大不了多少,倒像同齡人開玩笑:「你做不了就招人做唄,外包出去也行。
都不影響。」
  梁爽深吸一口氣,她先前不敢單刀直入問清楚,現在邊鼓敲到這個地步好像發現了真相,那就是老闆壓根也沒打算把事情弄明白,就想把項目糊塗拿下再糊塗上了,至於結果如何……反正投資款先拿到手了。
她細想其實……就連主營業務也是這麼個邏輯,不過他有他的道行,能拿到旁人拿不到的資源,還有強大的法務支持,一直都很走得通。
  梁爽心虛地說自己沒有經驗,接不住這份責任,老闆大大咧咧:「怕什麼,讓你做就做唄。
年輕人怕的話就拿不到機會。」
  她心說那可真的太完蛋了。
錢你拿了,我還不知道我要背什麼樣的鍋。
她此刻終於認清這不是好的工作機會。
她不怕困難和辛苦,但畏懼於風險,這絕不是她的好選擇。
  出差回來她一宿沒睡,梁爽決定給自己最後一個機會。
如果能不走是最好,畢竟房子剛租不久,搬來搬去也很要命。
  第二天她旁敲側擊問了人事能否轉崗,答案是否定的。
她只能給自己這個新業務招人,於是去跟人事提了兩個崗位需求。
她想要一個更有經驗的人來帶自己。
人事說那月薪得二十起步了,你們部門有那麼多預算嗎?
而且你這是給自己招上司了啊。
  梁爽坦言事情超出自己的能力範圍,人事笑道那沒什麼,老闆都放心讓你做你有什麼不敢做。
梁爽隱約摸清他們意圖,她的心往下沉,跟人事打探道:「我司和俞總監是什麼關係?
是不是有她罩着呀?」
  人事大概想給她多喂兩顆定心丸,眨眨眼道:「你說呢,所以你就放心做吧。
項目肯定能上,不成就不成唄。
只要你們也盡過力。」
  梁爽笑眯眯走了,她決定要離職。
  項目能拿錢,但不是靠跑得通來拿錢。
招幾個不貴的人把項目跑起來,就算失敗全開了成本也不高,如果這項目再短命一點,招來的人沒過試用期就可以GG了。
她當然也可以繼續做下去,有一個月拿一個月的工資,可她不想要這樣的項目經歷。
職場生命很寶貴,混個一年半載出去發現自己什麼也不會,還背了一個騙錢項目,多蛋疼。
最令她不安的是,這麼個野路子做法,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工作有什麼潛在風險。
  但順利離職需要一個好理由。
  她是個便宜好用的職場新人,說走就走對方未必好輕易放人。
碰巧梁爽周末請假去體了個檢,血脂血糖俱偏高,彷彿生活用一記小錘開始敲打她。
  梁爽樂了,給人事發短訊:吳老師,周一我來不了,體檢出了點問題,還得去複查。
  對方很關心,順利走流程批了一次假。
  周三下午梁爽又請了半天,說醫生建議手術。
老闆也知道她的情況了,皺着眉頭說身體確實得注意,然後講述了他扛着胃炎熬夜做活動的發家史,敲打她工作機遇也很重要,梁爽當場表示受教。
在周五她正式提了離職,自陳確實身體原因,估計得回家靜養好幾個月,趁項目沒正式落下來,現在轉手招人還來得及。
  她把文檔都整理好,提醒老闆確認清楚,正式交接好順利辦了離職。
  錢川上次跟她說過周末會來,梁爽正好跟他提了一下,請他幫忙把自己在公司剩下的東西搬走。
  梁爽為表感謝請錢川吃了一頓飯,他問梁爽到底是怎麼回事,梁爽笑道:「君子交絕,不出惡言。
我沒什麼好講的。」
  錢川皺眉瞧過來,問她:「那你……還留在這裡么?
還是回家?」
  回家……倒是不會回。
  梁爽記得自己在大廠實習的時候,跟父母打電話,老梁和林翠表示了對她的思念,說要是她可以回家過暑假就好了。
梁爽也想,像小時候那樣躺在涼席上,有林翠女士給她扇扇子趕蚊子。
老梁下班的時候會給她帶一個西瓜。
梁爽總能吃到西瓜中間那一勺,她覺得父母很愛自己。
  後來實習期提前結束,她就真的回了家。
  吃完晚飯老梁要帶她出去遛彎,梁爽懶得動,老梁和林翠硬拉着她出門。
  路上遇到一個高中校友的家長,見到梁爽一臉神奇的表情:「呀,這是爽爽吧?
你怎麼回來啦?」
  梁爽說:「現在是暑假。」
  那個阿姨上下將她打量,笑道:「你們這種學校的,現在不都是實習也很搶手嗎?
你看你阿康哥哥就整天回不來家,他實習一個月也有七八千嘞。」
  老梁當時臉色就有點變:「那是阿康厲害,我們家這個還小。」
  回去路上一家三口遛彎的氣氛突然就變了些,林翠看出她心思重,安慰道:「沒關係的,你在家讓爸爸媽媽養着也行。
爸爸媽媽就是老得做不動事情了,也願意養你。」
梁爽自覺有些尷尬。
  第二天老梁很早叫她起床,問梁爽打算做點什麼。
梁爽懵了一陣之後說她還沒想好。
老梁嘆了一口氣,欲言又止地走了。
晚飯時又問起來:「爽爽,你沒什麼打算嗎?」
  三天後梁爽回了學校,繼續接她的翻譯稿並開始積極尋找新的實習機會。
  ……  所以眼下她不會回去,也沒打算跟父母提起自己已從這家小公司離職。
  錢川問她:「那你就一直想在這裡留着?
這裡生活成本其實比我們那兒還要高。
你一個月房租也不便宜,要是暫時不想工作,換個地方待着也不錯。」
  梁爽歪着頭想了想,原本脫口而出要拒絕他的提議,可錢川這話在理,她得考慮。
  錢川帶着點靦腆笑了一下:「其實,我還在找室友。」
沒有意外之喜  梁爽搬家麻利,但沒跟錢川搬到一起,她換了個城市邊緣的地方,靠近附近一個小景區。
  因為地處郊區,居民樓房租實際比想像中便宜。
梁爽盤了一下手中余錢,打算休息兩周。
她對自己無法停下工作這個事實心知肚明,「躺着」不在她的選項列表裡。
可是她開始不相信自己的判斷和選擇,會一直這麼糟糕嗎?
再找一家,不會還不如之前的吧?
那可太慘了。
  你看,生活有時候就是這樣,只要不順接連兩三次發生,人類就容易學會失望和無助。
  她開始認真考慮是不是父母的人生經驗其實是真理,她應該趁此抓緊考個編製,比自己這樣沒頭蒼蠅似的亂撞要好。
想多了會煩,梁爽決定暫時關閉這個通道,逃避幾天再說。
  忽然停下工作,生活甚至悠閑得讓她不知所措。
小景區在工作日沒有什麼人,梁爽會穿着拖鞋跑出去,給自己買點零食回來。
喝一杯奶茶的時間就能走完大半個主要景區。
  大部分時間她窩在家裡吃外賣,打遊戲。
  她把大學時玩過一段時間的端游下載了回來。
  那時候還是社團里的朋友說要一起玩。
因為總是遇不到靠譜的隊友,就想把線下認識的夥伴發展到線上去。
他們一起做了拍攝老建築的項目,性格彼此合得來。
  剛好當時這個仙俠端游大熱,社團的小夥伴攛掇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