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老師的八十壽誕 第一章_賣文小說
◈ 

第一章

謝你。」
3港圈雖小,八年里偶遇費雲鋮的次數卻不過三。
我們身上就像貼了符咒似的,誰也碰不着誰了。
第一次重逢,是老師的八十壽誕;第二次碰見,在前東家的周年宴;第三次今天,他竟從我的全副武裝中識別出我的真容。
這個男人依舊不簡單。
港圈關於費雲鋮的緋聞很少,他出生於經商世家,手握港圈經濟發展命脈。
這種人,往往更擅長於躲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操縱方向盤。
費家產業巨大,囊括房地產、造船業、內地採礦業等,產業鏈遍布全球。
去年費老去世,費雲鋮大手筆收購全國最大的遠航公司,自然成為最值得全港商人依附的靠山。
費雲鋮今年三十九了,他比我整整大了十歲。
年近四十,尚未娶妻。
妥妥的黃金單身漢。
他單身的原因我不敢瞎猜。
但自八年前起,他就拒絕有關感情方面的任何採訪,亦或是旁敲側擊,都是他的雷點—那年我二十一,懵懂無知的畢業生,跟費雲鋮有過一段不過六個月的秘密戀愛。
他把我交代給我的前東家,讓他們對我好生照看,還說:「我不需要你為我賣力工作,我只要你的人和你的心。」
他帶我飛往世界各地,帶我看萬般不同的風景,告訴我錢與人的奧義。
他還說過,不公開,對誰都好。
那段戀愛的細節我都快忘得差不多了。
只記得,他為女人花錢如流水。
不僅為我,也為打發其他女人—他父親給他安排的名門貴女。
我默默捏着手機,看到葉立帆傳來簡訊:「沒關係,我是不會輸給我弟弟的。
晚安。」
看起來像自我安慰。
而我能從中讀出我的價值,我是他和弟弟競爭的**。
我們三個之間,是單純的利益關係。
「陸小姐,多年不見,你好像不認識我了。」
費雲鋮在我面前端坐,車裡瀰漫著陰森森的黑氣,話里亦有股酸味。
我擠出笑容:「費先生屢次助我脫困,我怎麼敢忘了費先生大恩呢。」
「大恩?」
他吩咐司機改道上山,「陸小姐確定有大恩的話,就到我那裡坐坐,具體聊聊,是什麼大恩。」
說著車便轉道—他想拐我。
費雲鋮瞳孔黑不見底,眼尾帶着看似溫和的笑意。
這個人我再了解不過。
他連眼角的皺紋都是有城府的。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