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攬腰纏吻,禁慾佛子瘋魔失控無刪減 第9章_賣文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傅桉桉嗤笑,「你都沒結婚,怎麼就成婦女了?」

「你管得可真多。」姜願不再說話。

傅檸檸主動轉了話題,「願願你覺得剛才的陸瑤怎麼樣?她喜歡小叔。」

姜願終於明白,那會兒的敵意從何而來,原來是把她當成競爭對手了。

難怪會有這麼多名媛參加,看來這不是場普通壽宴。

姜願看向傅檸檸,試探着問,「所以說……這是小叔的相親宴?」

「那當然了,一群庸脂俗粉打扮的花枝招展,就是為了引起小叔注意,一旦被選中那可是飛上枝頭變鳳凰。」接話的是傅桉桉。

姜願聽了後,突然感到胸腔沉悶,就連空氣都變得壓抑。

小叔……他最終會選誰?

這時。

身着火紅色喜慶服飾的司儀走到台上,聲音高亢,「各位女士先生們,宴會即將開始,請到貴賓席就坐,注意腳下安全。」

三人相繼從沙發上起身,剛好他們在同一桌,依次坐在相鄰位置上。

姜願打量一番,除去傅家自己人,只有他們幾個是異姓。

不知是誰安排的,也從中反應了外公與傅爺爺交情匪淺。

周圍人都很詫異,他們是第一次見到姜願,心中暗自猜測,這小姑娘跟傅家到底是什麼關係。

「下面讓我們熱烈歡迎,今天的壽星傅文房先生,以及傅氏掌權人傅總閃亮登場——」

在掌聲如潮下,父子二人走到舞台**。

姜願的視線,不由自主落在男人身上,在他面前,世間萬物都黯然失色。

瓊林玉樹,翩然俊雅,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迷人光輝。

姜願覺得自己有些戀愛腦,可也只能苦笑,她已經在這六年里徹底淪陷。

「良辰吉日,今天是傅老先生的七十二歲壽辰,下面由請傅老發表壽辰感言——」

傅文房接過司儀遞過來的話筒,笑着看向台下,氣勢如虹,「歲月是把殺豬刀,今天用它來切蛋糕,大家吃好喝好,有想跟我做親家的歡迎來打擾。」

此話一出,台下議論聲起。

「傳言果然是真的,不知誰家女兒會有那個福分,能夠嫁進傅家做豪門太太。」

「那肯定是陸家,顧家是獨子,只有陸家有個待字閨中的女兒,據說今年剛畢業。」

「我覺得也是這樣,門當戶對才最重要,其它都是浮雲。」

「那也未必,我倒是覺得很可能是坐在主桌上的那位漂亮姑娘。」

「何以見得?那姑娘是什麼來頭?」

「旁邊那位就是低調的翟紹仁老先生,美術界的泰斗,一畫難求,多少人求到門上都得不到半幅畫作,而旁邊那位老太太是他夫人,據說是名高校的鋼琴教授。」

「……」

舞台上也很熱鬧。

傅硯禮無奈的笑了笑,就知道老爺子不會按常理出牌,明明說好了不搞相親那套,沒想到還是厚臉皮的說出來了。

剛好這會兒,輪到傅硯禮發表致辭。

他看向台下,鎮定自若,「歡迎大家在百忙之中前來參加老父親壽辰宴,年紀大了難免就會有返老還童現象,剛才老父親的玩笑話,大家不必當真,略備薄酒,以茲謝禮。」

傅硯禮朝着台下,微微鞠躬。

在熱烈的鼓掌聲中,傅硯禮扶着老爺子到主桌就坐。

所有人都看向他們,也包括姜願。

她剛好坐在傅硯禮對面,只要一抬頭,就能輕易捕捉到對方視線。

不知為什麼,姜願有些不敢看,總是刻意避開。

他太過耀眼,而自己始終配不上。

敬酒環節開始。

首先是子輩,說來也挺有意思,傅老爺子名文房,恰好與原配柳氏育有三子一女,分別是傅筆琛、傅墨雲、傅紙鳶,以及老來得子的傅硯禮。

這也是傅老爺子格外喜愛小兒子的原因,有時候被懟,也心甘情願。

子輩過後是孫輩。

傅桉桉作為長孫從座位上站起,端着酒杯道,「爺爺,好話都被他們說了,那我就祝您長生不老永長壽,先干為敬!」

「我要是能活到長生不老,那可就是老妖怪了……」傅老爺子心情甚是愉悅。

其次輪到傅檸檸,「爺爺,孫女祝您天天開心,笑口常開,我會經常陪您下棋遛鳥曬太陽。」

「還是孫女貼心,爺爺給你額外零花錢。」

傅檸檸非常激動,立馬彎腰道,「謝謝爺爺,這酒我先幹了,您隨意。」

第三位是傅老爺子的外孫,姜願見過幾面,都說外甥似舅,他與傅硯禮有三分相象,連身高都差不多。

葉淮舟端着紅酒杯,「外公,我祝您福如東海無窮極,壽如靈椿之樹永翠青。」

「淮舟有心了。」傅老爺子淺淺抿了口酒。

坐在主桌上的人,幾乎都起來說過祝福語,姜願低頭盯着紅酒杯,不知在想些什麼。

外婆附在她耳邊道,「孩子該你了,別緊張。」

似是受到鼓舞,姜願從位子上站起,微笑着看向傅老爺子。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只是突然的出聲,讓他們都要有些意外。

一道溫潤嗓音響起,「且慢……」

傅硯禮與她對視,「你酒精過敏,以水代酒即可。」

心跳彷彿漏掉一拍,姜願定了定心神,把紅酒擱在餐桌,端起盛有白開水的杯子,往上揚起唇角看向對面。

「傅爺爺,願願以水代酒,祝您如鶴矯健,如松長青,精神百倍與秋月爭明,後福無疆。」

傅老爺子連說三個好,喜上眉梢道,「願願跟檸檸一樣貼心。」

說完之後,仰頭喝盡杯中紅酒。

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桌上人個個精光,他們知道傅老爺子有意撮合兩個小輩在一起,只不過礙着還有個大齡未娶的幺兒,不然早就與翟家定親了。

說到底,還是傅硯禮拖了後腿,耽誤子孫繁衍。

就在這時。

身穿紅色禮服的陸瑤端着酒杯走向主桌,她的目光落在傅硯禮身上,接着收回視線笑着開口。

「傅伯伯,瑤瑤來給您敬酒了,瑤瑤祝您壽與天齊,兒孫繞膝,共享天倫樂,瑤瑤先干為敬。」

傅老爺子說了幾句客套話,只是並未再讓人添酒。

陸瑤也不在意,瞅準時機看向端坐如鐘的男人,「硯禮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