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攬腰纏吻,禁慾佛子瘋魔失控無刪減 第8章_賣文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姜願微微點頭,「還好,能吃一點兒辣。」

傅硯禮低聲笑了下,「江南姑娘普遍不能吃辣,看來竟是真的。」

姜願沒有反駁,「大多數江南人喜食酸甜,重口味的很少。」

「有機會我一定要到蘇市旅遊,吃芋泥麻薯小圓子、赤豆糖粥、海棠糕梅花糕、蝦仁生煎、玫瑰豬油年糕,炒肉團跟酒釀酸奶。」傅檸檸滿臉嚮往。

這瞬間勾起了姜願回憶,不知不覺已離開故土六年,說不想念是假的。

每當午夜夢回,總會想起久遠的從前,那時候父母俱在……

姜願停止胡思亂想,臉上揚起一抹笑容,「明年暑假,我請你到蘇市旅遊。」

「好呀好呀,我現在就一整個期待住了。」

傅檸檸喝了一大口冰拿鐵,看向站在小叔身後的男人,「韓特助你吃飯了沒?」

韓聿微笑着回答,「多謝檸小姐關心,我已經吃過了。」

傅檸檸繼續問,「你中午吃的什麼?」

「兩個燒餅……」

「韓特助真是節約,我得向你學習。」

韓聿不知該如何作答。

「檸檸不要打趣,韓特助是我大學同學,按照輩分你理應喊聲小叔。」傅硯禮適時開口。

傅檸檸心中哀嚎,叫他小叔,我真的會謝!

韓聿也在瘋狂吐槽,我可沒這麼大的侄女!

半小時後。

傅硯禮放下筷子,「你們繼續吃,不夠再點,我先回公司了。」

兩人向他揮了揮手,異口同聲道:「小叔再見。」

雅間恢復安靜。

傅檸檸把外套脫掉,這會兒終於可以敞開着吃了,不然會被笑話大胃王。

「願願,我今天太高興了,不僅吃到冰激凌跟火鍋,還額外得到一筆零花錢,從明天起由我請客。」

姜願笑得莞爾,「你可省著兒花吧,小心又做月光美少女。」

「那是我的榮耀,再說了就算我全花光光,不是還有你這個小富婆救濟?」

「說的也是。」姜願放下筷子,「小叔是不是不吃羊肉?」

傅檸檸點頭,「我小叔跟你一樣,都不吃羊肉,願願你觀察的挺細緻啊。」

姜願笑了笑,沒有出聲。

當在意一個人時,就會不由自主被吸引,連他的喜好都想要去了解,哪怕微不足道也甘之若飴。

姜願像是想起什麼,「昨天晚上……你跟韓特助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傅檸檸輕哼,「一說這件事我就來氣,昨晚我把他罵了,竟敢吩咐保鏢來綁我,誰給他的膽量?」

「你小叔給的。」

「後來我想明白了,肯定是小叔吩咐的,不然憑他怎麼敢?」傅檸檸把最後一盤羊肉倒進湯汁翻滾的銅鍋。

她托着腮,眼裡有落寞,「我想爸爸媽媽了,他們到爺爺生日才能回來,待不了幾天又要走,家對他們來說就像驛站,可有可無。」

「檸檸你不要這樣想,長輩也有長輩的責任,他們也有煩惱,只要父母身體健康,這本身就是種幸福。」

「你說的對,所以你嫁給我哥好不好?」

姜願:「……」

傅檸檸的思維向來跳脫,只是這事恐怕要叫她失望了,姜願從來沒有想過要嫁給傅桉桉,倒不如一次性說明白。

「我不會嫁給你哥。」

傅檸檸有些失望,「為什麼?他哪裡不夠好,我讓他改。」

「不是好不好的問題,我跟他不合適。」

「不試試怎麼知道不合適?」

姜願直接斬斷她的念想,「我有喜歡的人了,他很優秀。」

傅檸檸「咦」了聲,「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他是我們學校的嗎?」

「不是,他比我大幾歲。」姜願回答。

傅檸檸非常好奇,「大了幾歲?」

「可能七歲。」

「哎呀這可不行!大七歲都快奔三了,不結婚的老男人多少都有些毛病,如果不是精神方面的,就是身體素質不行……」

「你要聽勸找個年輕男人,腰子好還有活力,這對以後的幸福至關重要。」

姜願:ヽ(ー_ー)ノ無語

傅檸檸一直問,姜願守口如瓶。

直到二人分別,傅檸檸都沒打聽到,所以那老男人究竟是誰?

……

隔了幾天,是京市有名人物傅老爺子的七十二歲壽辰。

參加宴會的非富即貴,持有請柬的方可入內。

姜願跟着外公外婆,去了威克德曼酒店。

門口有幾十名保鏢把手,經過層層篩查才可進入到核心腹地。

宴會廳里已經來了很多人,男士優雅,女士美麗,這儼然就是個酒會。

燈火輝煌,奢華至極。

姜願低頭看了眼自己,乾淨整潔又簡單,非常平凡,不會搶了風頭。

「願願你終於來了。」傅檸檸穿着粉色禮服,從一群花花綠綠中擠到前面。

姜願笑得莞爾,「檸檸你今天很美。」

「你也很漂亮。」傅檸檸向二位老人打招呼,甜甜的喊,「外公好,外婆好——」

外婆和藹又慈祥,「你們小姐妹去玩兒吧,等到了開席再過來。」

傅檸檸牽着姜願的手往前面走去,兩人瞬間被幾個名媛圍住。

「檸檸這是誰啊,不介紹下嗎?」其中穿着紅色禮服的女人好奇問。

「這是我最好的朋友姜願,我們不僅是閨蜜,還是一個班的同學。」

沒聽說京市還有這麼一號人物,可能也不是出自什麼大家族。

小門小戶的成不了什麼氣候,女人並不放在心上,硯禮哥哥只能是她的,誰也別想搶走。

女人伸出手,臉上帶着自豪與優越,「你好,我是陸瑤。」

「你好,我叫姜願。」

別的女生看見了,紛紛向姜願伸出友誼之手,畢竟能與傅家大小姐玩到一起的,總不會是個差的。

姜願應付着,其實她並不喜歡這種熱鬧場合,如果不是想見喜歡的人,她不會參加。

傅檸檸似乎也看出了她的不耐,三兩句把幾個名媛打發了,拉着她往旁邊走去。

恰好傅桉桉也在,他穿着一身黑色休閑服,手裡捏着紅酒杯,神情無比慵懶。

「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姜願你今天竟化了妝?」傅桉桉揶揄道。

姜願無情回擊,「你不也人模狗樣的。」

傅桉桉爽朗的笑了聲,「別學那些女人,沒勁。」

姜願不太明白他口中所說,卻也不想過多交流,誰知道這小子又在憋什麼壞招!

「哥你能不能別每次都這樣對願願,這樣很容易討不到老婆的好吧?」

傅桉桉扯了扯唇角,「追我的女人都快排到月牙泉了,你的擔心完全是多慮。」

傅檸檸翻了個白眼兒,她只想讓願願嫁進來當嫂子。

可是好朋友竟然有了喜歡的人,還是個老男人。

嗚嗚嗚,想哭。

到底是誰拐走了好朋友一顆單純的心?

姜願拉着傅檸檸坐到休息區的米色沙發上,低頭聊着什麼。

傅桉桉也跟着坐在旁邊,豎起兩隻耳朵隨意的聽着。

姜願淡淡掃了他一眼,「想成為婦女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