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

傅檸檸「咦」了聲,「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他是我們學校的嗎?」

「不是,他比我大幾歲。」姜願回答。

傅檸檸非常好奇,「大了幾歲?」

「可能七歲。」

「哎呀這可不行!大七歲都快奔三了,不結婚的老男人多少都有些毛病,如果不是精神方面的,就是身體素質不行……」

「你要聽勸找個年輕男人,腰子好還有活力,這對以後的幸福至關重要。」

姜願:ヽ(ー_ー)ノ無語

傅檸檸一直問,姜願守口如瓶。

直到二人分別,傅檸檸都沒打聽到,所以那老男人究竟是誰?

……

隔了幾天,是京市有名人物傅老爺子的七十二歲壽辰。

參加宴會的非富即貴,持有請柬的方可入內。

姜願跟着外公外婆,去了威克德曼酒店。

門口有幾十名保鏢把手,經過層層篩查才可進入到核心腹地。

宴會廳里已經來了很多人,男士優雅,女士美麗,這儼然就是個酒會。

燈火輝煌,奢華至極。

姜願低頭看了眼自己,乾淨整潔又簡單,非常平凡,不會搶了風頭。

「願願你終於來了。」傅檸檸穿着粉色禮服,從一群花花綠綠中擠到前面。

姜願笑得莞爾,「檸檸你今天很美。」

「你也很漂亮。」傅檸檸向二位老人打招呼,甜甜的喊,「外公好,外婆好——」

外婆和藹又慈祥,「你們小姐妹去玩兒吧,等到了開席再過來。」

傅檸檸牽着姜願的手往前面走去,兩人瞬間被幾個名媛圍住。

「檸檸這是誰啊,不介紹下嗎?」其中穿着紅色禮服的女人好奇問。

「這是我最好的朋友姜願,我們不僅是閨蜜,還是一個班的同學。」

沒聽說京市還有這麼一號人物,可能也不是出自什麼大家族。

小門小戶的成不了什麼氣候,女人並不放在心上,硯禮哥哥只能是她的,誰也別想搶走。

女人伸出手,臉上帶着自豪與優越,「你好,我是陸瑤。」

「你好,我叫姜願。」

別的女生看見了,紛紛向姜願伸出友誼之手,畢竟能與傅家大小姐玩到一起的,總不會是個差的。

姜願應付着,其實她並不喜歡這種熱鬧場合,如果不是想見喜歡的人,她不會參加。

傅檸檸似乎也看出了她的不耐,三兩句把幾個名媛打發了,拉着她往旁邊走去。

恰好傅桉桉也在,他穿着一身黑色休閑服,手裡捏着紅酒杯,神情無比慵懶。

「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姜願你今天竟化了妝?」傅桉桉揶揄道。

姜願無情回擊,「你不也人模狗樣的。」

傅桉桉爽朗的笑了聲,「別學那些女人,沒勁。」

姜願不太明白他口中所說,卻也不想過多交流,誰知道這小子又在憋什麼壞招!

「哥你能不能別每次都這樣對願願,這樣很容易討不到老婆的好吧?」

傅桉桉扯了扯唇角,「追我的女人都快排到月牙泉了,你的擔心完全是多慮。」

傅檸檸翻了個白眼兒,她只想讓願願嫁進來當嫂子。

可是好朋友竟然有了喜歡的人,還是個老男人。

嗚嗚嗚,想哭。

到底是誰拐走了好朋友一顆單純的心?

姜願拉着傅檸檸坐到休息區的米色沙發上,低頭聊着什麼。

傅桉桉也跟着坐在旁邊,豎起兩隻耳朵隨意的聽着。

姜願淡淡掃了他一眼,「想成為婦女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