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攬腰纏吻,禁慾佛子瘋魔失控無刪減 第6章_賣文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我在家裡陪外公外婆,看看書彈彈琴就挺好的。」

「女孩子該走出去多見見世面,這樣才能開闊眼界。」

「外面挺冷,我就只想待在家裡,聽外公外婆講故事也一樣的。」

「你這性子還真是典型的大家閨秀。」外公寵溺的說著。

「再過幾天就是你傅爺爺七十二歲壽辰,我跟外婆商量了要帶你去,囡囡有空去商場逛逛,買幾件漂亮衣服。」

「外公,我衣服夠穿的,不用再專門出去買。」

「這哪兒行呀,能夠參加壽辰的都是非富即貴,咱們囡囡又不比別人差,自然要莊重得體。而且那天會有很多名媛參加,我們不能失了禮數。」

姜願點頭同意,回到房間發了條信息:小叔,我到家了。

只是對方卻沒有回復。

就在這時。

傅檸檸電話打進來,「願願你到家了沒?我好慘,又被小叔捉到了,保准明天又要給我上思想政治覺悟課,嗚嗚嗚,我太倒霉了……還有小叔有沒有凶你啊?」

吧啦吧啦,一頓瘋狂輸出。

姜願忍俊不禁,「小叔他沒有凶我。」

「我跟你說啊,別看小叔長得斯文儒雅,一旦凶起來,一般人還真招架不住。我現在特別希望未來小嬸嬸能夠出現把小叔制服,這樣他就沒有多餘時間來管我了……」

傅檸檸父母常年居於國外,一年到頭很少回來,這也養成了她無法無天的性格,有時候說出來的話都不經大腦。

姜願十分欣賞,坦誠率直,無拘無束。

不像自己時不時的會EMO,反省過後努力前行。

「願願你有在聽嗎?我們明天去逛商場好不好?聽說那裡的冰激凌特別好吃。」

「好啊,我去。」

兩人又聊了會兒才掛斷電話,姜願下意識去翻看信息。

他只發了個「嗯」字。

還真是簡潔明了,姜願把手機扔在床頭去了浴室。

……

次日。

姜願一覺睡到自然醒,拉開窗帘分外耀眼,昨夜定是偷偷下了雪。

銀裝素裹,盡顯朦朧之美。

到達商場快十點,她們去了女裝店。

兩人打扮都很普通,這讓其中一個濃妝艷抹的店員生出鄙夷之心,卻又不好當場發作。

傅檸檸指着櫥窗里的白色禮服,「願願你穿這件絕對漂亮。」

姜願打量幾眼,「太豪華了,不太合適。」

「對哦,爺爺是過壽辰,應該穿的喜慶點兒,不然看起來像奔喪。」

姜願震驚幾秒,抿唇笑着道,「有你這樣孝順的好孫女,是傅爺爺的福氣。」

「那當然了,爺爺有時候都被我氣得好幾天吃不下飯,就當做清腸排毒了。」

傅檸檸又看中粉色禮服,對店員道,「把這件拿下來試試。」

店員再次打量了她們幾眼,滿臉不屑道,「這件禮服要五位數,你們確定要試?」

傅檸檸很生氣,瞬間變了臉色,「你覺得我沒錢買不起?」

「也不是這個意思,主要禮服數量有限,容易弄髒,如果沒有購買意願就不要試了。」

「說白了就是瞧不起人,我今天偏要試,趕緊拿下來,別耽誤時間!」傅檸檸看向店員胸前工作牌。

很好!她記住這個名字了——畢羅春!

誰知,畢羅春翻了個白眼兒扭頭走了。

傅檸檸氣得跺腳,指着她道,「你什麼態度,我要投訴你!」

「投訴唄,誰會怕?」

這時,另一名低眉善目的店員走過來小聲道,「抱歉,她就是那樣的性格,連我們經理都不能把她怎麼樣,接下來我為二位服務,要試這件粉色禮服是不是?」

傅檸檸哼了聲,「不試了!什麼破店!」

說完就往外走,姜願連忙拉住她,「稍安勿躁。」

「願願你剛才也看見了,這明顯就是捧高踩低,見人下菜的勢利眼,這種店怎麼就不倒閉?」

姜願給了個安撫眼神,示意她不要再生氣。

傅檸檸頓時明白,站在一旁默不作聲。

姜願垂眸看着態度和緩的店員道,「麻煩把那件黑色方領連衣裙取下來試試。」

「好的,請稍等。」

一道不合時宜的鄙夷聲響起。

「哼!白費力氣。」畢羅春正站在櫃檯補妝。

姜願不動聲色收回視線,接過裙子去了試衣間。

傅檸檸氣鼓鼓的盯着櫃檯,醜人多作怪,再怎麼塗抹也是東施效顰,還是最沒品的那種。

門聲響動,換好衣服的姜願從裏面走出。

傅檸檸眼裡露出艷羨,「願願你穿這件也太美了,簡直就是為你量身定做,哪哪都合身。」

天鵝頸蝴蝶鎖骨小蠻腰,統統暴露無遺,端莊優雅,又不失小性感。

「窮鬼也就只能過過眼癮。」畢羅春陰陽怪氣的說著。

傅檸檸想懟回去,可是轉念一想,以願願脾性,可能不會買這麼貴的裙子,頃刻間泄了氣。

好像自己的零花錢,也不夠買條裙子的,這個月消費已經超支,真窮。

姜願站在試衣鏡前看了看,還算滿意。

「請問這件裙子是什麼價格?」

「售價是99800,不打折的。」店員接着道,「不買也沒有關係……」

「嗯,就這件吧。」姜願轉身去了試衣間。

傅檸檸有片刻驚訝,反應過來後,看向同樣目瞪口呆的畢羅春。

這臉打得真爽!

叫你嫌貧愛富,狗眼看人低,總有人治得了你。

姜願已經換好衣服,走到櫃檯結賬。

畢羅春立馬換上笑臉,「我們店裡還有很多新款,小姐要不要再試下?」

姜願聲色淡淡,「衣服是好衣服,經由你手就變得廉價了。」

畢羅春聽出話中嘲諷,仍笑臉相迎,「我可以戴上白色手套,這樣就不會弄髒了。」

「再純潔的顏色,也掩蓋不了你內心的骯髒。」

姜願微微向上揚起唇角,慢條斯理卻又擲地有聲,「衣服貴又不是你貴,你有什麼好得意的?我卡里餘額連你都能買得起,就看我想不想要。」

畢羅春張了張嘴,始終說不出話來。

直到兩人走出很遠。

畢羅春提着的一口氣,才重新喘上來。

可算是碰上硬茬了,溫柔隨和,卻又綿里藏針,這姑娘絕對不簡單!

傅檸檸抱着姜願胳膊,心情很激動,「願願你真厲害,把那畢羅春懟的啞口無言,她剛才表情就像十年便秘患者,看見她痛苦我就爽了。」

「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願願威武,我以後就跟你混了。」

姜願笑的眉眼彎彎,「不是想吃冰激凌?我請客。」

「願願你太好了,我現在才發現你是個隱形小富婆,快跟我說說你是怎麼發家致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