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攬腰纏吻,禁慾佛子瘋魔失控全本 第4章_賣文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姜願默不作聲。

外界傳說傅家掌權人冷靜自持,不近女色,從未傳過緋聞,是百年難一遇的佛子。

姜願很好奇,到底什麼樣的女人,才會入他的眼?

女傭趙蘭很快進來,禮貌而又恭敬,「小姐,請隨我來。」

姜願跟在身後,去了二樓卧室。

顯然這是客房,打理的卻一塵不染。

經典的酒店風布置,純白色床單看起來有些突兀,沒有絲毫煙火氣,這是姜願的第一印象。

如果要她設計,首當其衝要把白色床品全部換掉。

姜願突然愣住,她為什麼會有這種詭異想法。

這是小叔的家,跟她又有什麼關係?

有點兒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

「小姐請脫掉上衣,方便我為您抹葯。」

姜願不習慣陌生人觸碰,儘管對方是女性也一樣。

「多謝好意,我自己來就可以。」姜願拒絕。

趙蘭不再堅持,離開卧室守在門外。

這是傅先生帶回別墅的第一位異性,她會不會就是以後的女主人?

看起來年紀有些小,不過那也不是問題。

傅先生雖然二十七歲,跟年輕小伙比起來沒有任何區別,甚至要更強,更厲害些。放眼京市,還真沒幾個比過的。

要顏有顏,要錢有錢,誰要能嫁進來,這一輩子衣食無憂。

趙蘭站在門外,靜靜等待。

姜願動作很迅速,僅用十幾分鐘就全部塗抹完。感受到肌膚傳來的絲絲涼意,她舒服的發出一聲喟嘆,終於不再那麼癢了。

小叔的家庭醫生,還是有幾分本事的。

她去了洗手間,看着鏡中那張熟悉的臉,不由自嘲的笑了笑。

這下真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頂着這麼一張巨丑的臉在他眼前蹦噠,鬼才會喜歡。

姜願洗乾淨手推開房門,跟着趙蘭下了樓。

與此同時。

坐在沙發上的傅硯禮抬頭望去,小姑娘神色如常,看來已經沒那麼難受。

姜願走到沙發前,主動開口,「小叔……多謝您。」

傅硯禮聽到小姑娘用了尊稱,只是扯了扯嘴角,並沒有多說什麼。

「那個……我該走了。」姜願提出告辭。

傅硯禮卻沒有同意,「不急,吃完飯我送你回去。」

姜願並不想過多打擾,「我晚上已經吃了。」

聞言,傅硯禮挑了挑眉,「水果能當飯,還是酒能當飯?」

姜願小聲回答,「我不餓。」

「我餓,陪我一起。」

「小叔,我滿臉紅疹,會影響您食慾。」

傅硯禮從沙發上起身,淡淡掃了她一眼,「你是低估了自己美貌,還是質疑我情緒不穩?」

姜願內心OS:快來告訴我,小叔是不是在誇我???

她唇角向上彎了彎,回答的話都帶着幾分愉悅。

「小叔,您情緒十分穩定,就算狼來了也巋然不動……」

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這句話說的大概就是他了。

看着她嬌笑的樣子。

傅硯禮的心情也隨之變好,「晚上吃蜜瓜了吧,要不然說話這麼甜?」

「小叔,我說的都是發自肺腑,沒有半句虛言。」

傅硯禮微微頷首,「我信。」

兩人走到餐桌前,互坐對面。

說起來,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單獨吃飯。

以前家族聚餐時,總是隔得很遠,並沒有機會過多交流。

有且僅有的那幾次,也屈指可數。

印象最深刻那次,她跟着外公去傅家老宅做客,恰巧遇到月經初潮,這可急壞了年幼的女孩子。

傅桉桉是第一個發現她神色不對的,不知有意還是無意,明裡暗裡想要找茬。

姜願坐在長椅上,一動不動。

那時候,恰巧回國的傅硯禮經過院子,他找了個由頭把侄子支開,這才看向滿臉拘謹的姜願。

「你是誰家小孩?」

「我是沒人要的小孩。」

聽到這樣回答,傅硯禮不禁一愣,轉瞬便想明白,這可能是老太爺前幾日在電話里提到,翟家那可憐的外孫女。

據說母親病逝,父親殉情,留下年僅十四歲的孤女,這才不得不接到京市。

傅硯禮的整顆心,都跟着變柔和。

那時候正值盛夏,小姑娘扎着高尾辮,白色上衣搭配藏青色短裙,一雙白皙大腿緊緊併攏着。

傅硯禮觀察着她的臉色,微微泛着蒼白,額間有細密汗珠滲出。

「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傅硯禮試探着問。

姜願緊抿嘴唇,默默垂下頭不說話。

傅硯禮突然意識到,眼前小姑娘大概是遇上生理方面的麻煩了。

這對於當時的二十一歲小伙來講,有些話也難以啟齒。

傅硯禮頓了頓,「你是不是感到小腹疼痛?」

見她點頭,傅硯禮更加確定心中所想。

他轉身叫來傭人,低頭交代幾句,接着看向雙眉微皺的女孩子。

「小姑娘,讓阿姨帶你去洗手間,免得迷路。」

姜願很感激,「謝謝哥哥~」

聞言,傅硯禮輕扯嘴角,卻也沒有反駁。

只不過這麼個叫法,恐怕要亂了輩分了。

他倒是不在意,至於老爺子嘛,可想而知。

午宴很豐盛。

高薪聘請的廚子做了很多蘇錫菜,傅老爺子為了招待老友的外孫女,可謂是煞費苦心。

傅老爺子對坐在右手邊幺兒說,「這是你翟叔叔的外孫女姜願,今年剛滿十四歲,以後要多多照拂。」

原來小姑娘叫姜願,很不錯的名字,傅硯禮微微頷首。

「願願,這是你小叔傅硯禮,今天剛從國外回來。」傅老爺子接着介紹。

姜願:「……」

就在她猶豫時。

傅硯禮主動開口,「不想叫叔叔,叫哥哥也成……」

傅老爺子直接暴跳如雷,「你小子想自降輩分可別拖我下水,願願可是喊我爺爺,你想當孫子也沒人攔着。」

聽到這話,傅硯禮並沒有生氣。

他勾了勾唇,「願願你想怎麼喊就怎麼喊,我們跳出七界之外。」

餐桌所有人都看向姜願。

在眾人注視下,她紅着臉開口,「小叔……」

六年前的事,記憶猶新。

姜願看向坐在對面的男人,都說歲月是把殺豬刀,會在人的臉上留下痕迹,可在傅硯禮身上,卻沒有任何體現。

彷彿凍齡般,他依然年輕,比之前更要有魅力。

就像葡萄釀的酒,時間越久越香醇,越有回甘。

傅硯禮見她走神,輕聲提醒,「願願……」

「……您剛才說什麼?」姜願回過神來。

他的唇角微微上揚,不答反問,「還想再聽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