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攬腰纏吻,禁慾佛子瘋魔失控全本 第2章_賣文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輕點兒,疼……」

旖旎月色下,兩道人影立在落地窗前。

灼熱呼吸噴洒在白皙頸側,令人發癢。

薄軟的唇沿着耳廓,探入口中攫取芬芳,肆意勾纏。

姜願耐受不住,漸漸的有細密聲音傳出,渾身發顫。

箍住細腰的纖長手掌稍加力道,穩穩托住即將往下墜去的嬌軟玉體,嗓音磁性而又低啞。

「乖,換氣……」

彷彿受到蠱惑般,姜願踮起腳尖,用力吻在性感喉結處,耳中傳來一道悶哼,性感而又撩人……

「嘭——」

這聲音格外清脆。

姜願不滿意的睜開眼,蹙着好看的新月眉環顧四周,幾秒過後才反應過來身處何地。

原來是在酒吧包廂,傅檸檸組織的不醉不歸狂歡夜。

意識漸漸回籠。

姜願不禁想起剛才的火熱夢境,臉紅的更加徹底,竟然又夢見他了。

只不過這次卻是……

「願願你好點兒了沒?」傅檸檸朝她走過來。

姜願輕輕點頭,「我已經好多了,別擔心。」

「你酒量也太淺,應該多練練才行,在我們整個家族中,小叔酒量最好,我就沒見他醉過。」

傅檸檸只要說起自家小叔,眼中不僅僅是百分百崇拜,更多的是無限量敬畏。

此時的姜願,情緒卻有些不太好,準確來說是忐忑不安。

她剛才竟然夢見,與傅家小叔在落地窗前激情接吻。

他還教她……換氣。

姜願覺得無比羞恥,她怎麼敢如此褻瀆長輩?

太冒犯了。

絕對的……大逆不道。

「願願你的臉怎麼更紅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傅檸檸關心的問。

「可能喝得着急了些,我去外面透透氣。」

傅檸檸想要陪她一起去,後來又被同學叫走了,她們正在玩真心話與大冒險。

姜願穿上白色羊絨大衣,悄悄走出包廂,沒有驚動任何人。

京市的冬季尤為嚴寒,特別是在夜晚。

姜願作為土生土長的南方姑娘,卻也漸漸愛上這片土地。

只因這裡有她喜歡的人,一個需要永埋心底見不得光的人。

他長相出挑,氣質儒雅,卓爾不凡,能力更為優秀,在整個京圈非常有名望,是萬千少女求神拜佛也要嫁的如意郎君。

光上門求親的數不勝數,只不過卻都被他拒絕了。

姜願對此抱有一絲僥倖心理,她不想看到他身邊有別的女人。

只要想到以後的他會結婚生子,心痛的就無法呼吸。

她喜歡他,喜歡到無可救藥。

這無法宣之於口的秘密,大抵是要伴隨她一輩子了。

姜願感覺頭有些暈,便想着去窗邊吹吹風。

寒冷使人清醒,現在的她迫切需要冷靜。

俯視望去,高樓大廈包裹在紙醉金迷中,熙熙攘攘,繁華過後的孤寂籠罩全身。

如果父母健在,她也不可能隻身來到這裡。

究根詰底,或許是命運安排罷了。

姜願微微嘆了口氣,停止胡思亂想。

她不應該消極,人生才剛剛開始,就算不能如願,也要全力以赴。

耳中傳來侍應生對話,姜願無意偷聽。

「聽隔壁老王說今晚來了幾位大人物,周經理親自招待。」

「什麼大人物需要周扒皮親自上場?」

「噓……小點兒聲,據說京城那幾位爺都來了。」

「你是說四大家族掌權人?」

「應該是吧,好想闖進去一睹真容。」

「我借你十萬八千個膽兒,你也不敢……」

「誰敢呀,那可是神一樣的存在,遠遠看着就好。」

「……」

姜願沒有多想,調整好情緒往回走,經過走廊拐了個彎,低頭推開包廂門。

就在轉身要關上門時,姜願才意識到不太對頭。

空氣中異常安靜,缺少傅檸檸,以及社牛們的超級大嗓門。

事實證明,她絕壁是走錯了包廂。

此時,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盯着她的背影,一瞬不瞬。

女生扎着烏黑的丸子頭,露出白皙後頸,白色大衣包裹到小腿位置,纖纖細腰不盈一握。

光從背影都能看出,這是個氣質絕佳的女孩子,清新脫俗,婉約如水。

在最快時間內,姜願轉身掃向坐在沙發中間的男人,接着垂下眼帘。

態度十分謙恭。

「抱歉,我走錯房間了。」姜願迅速退出包廂關好門。

包廂恢復安靜。

身穿白色襯衣的男人,突然從沙發上站起,筆挺的黑色西褲,顯得雙腿更加修長。

男人朝着門邊大步走去,「你們聊,我還有事。」

語畢,留下眾人面面相覷。

他們眼裡泛着精光,開始討論。

「傅硯禮怎麼走了?」

「估計是百年鐵樹想要開花。」

「怎麼可能!我賭十卡車辣條他不會。」

「我猜他可能是遇到熟人了。」

「……」

昏暗走廊上。

姜願在前面快步走着,心中卻怦怦直跳,如果剛才沒有看錯,坐在沙發中間那位應該是傅家小叔。

她心中高度緊張,只希望不要認出來才好。

「願願,站住……」

熟悉嗓音傳入耳中,姜願不得不停下腳步。

她慢慢轉過身,微微向上扯了扯嘴角,卻也沒有開口說話。

傅硯禮踱步過去,打量了她幾眼,嗓音不大卻又字正腔圓,「才幾個月不見就不認識了?」

姜願被點,低聲道,「小叔……」

「剛才跑什麼?」傅硯禮微不可察的挑了挑眉。

姜願聽到他的話,大腦瞬間呈宕機狀,臉色愈發潮紅。

她無意識的做着習慣性動作,「沒、沒跑什麼。」

「放鬆,別咬。」

「唔……咬哪裡?」姜願仰頭對上黑如曜石的眸子。

傅硯禮靜靜看着她,「別咬唇。」

姜願:૮ o̴̶̷᷄ ·̫ o̴̶̷̥᷅ ა

此時的她恨不得原地去世,越是提醒越是忍不住。

翦水雙瞳猶如受驚的小白兔,惹人憐愛。

傅硯禮最是看不得,小姑娘這副泫然欲泣的模樣,這讓他不忍再說重話。

生怕一不小心,就會把她弄哭。

「跟誰一起來的?」傅硯禮輕聲問。

「檸檸……」

傅硯禮就知道,小姑娘能出現在這裡,絕對少不了作精侄女摻合。

哪哪都有她!

偏偏二哥二嫂還管不了,那就別怪他這個做叔叔的出手。

「還記得在哪個包廂嗎?」

姜願認真想了想,「好像是1103.」

傅硯禮瞬間明白,也難怪小姑娘會走錯包廂,3跟8確實有一半相像。

他吩咐特助,勢必要把傅檸檸打包帶回去,必要時刻可動用武力。

姜願覺得眼前男人有殺雞儆猴之意,弱弱開口,「小叔…我也該回家了。」

傅硯禮抬手掃了眼稀有華貴的腕錶,「我送你回去。」

「小叔,我可以打車的,就不麻煩了。」

「你都叫我一聲小叔,難道我不該送你回去?」

姜願回答不上來,默默跟在身後,直到黑色勞斯萊斯車前。

她剛觸到後車門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