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不多,但要對孕婦無害。」

每到寅時,我便摸黑去小廚房換藥,只待聶沅歸來。

這日,手剛觸上藥罐,後背一陣疾風襲來,手腕被蠻力死死捏住。

吳婆子眼神淬了毒,惡狠狠道:「賤人,此番叫你死無葬身!」

我被推搡到正堂,腿彎處遭猛地一踢,跪撲在地。

周蘇居高臨下,睨視着我,「譚舒,我有何對不住你?你要如此害我。」

「葯沒毒,」我忍着痛,從地上慢慢站起來,「你大可隨便找個大夫看。」

正堂空空,四處的風從腳下灌進來,激得汗意透涼。

俄頃,她勾唇,「若葯無毒……那想來是你知道神葯的事了。」

周蘇輕蔑垂眼,「口口聲聲不屑於太子妃的位置,現下又阻攔我誕下男胎,真是虛偽。」

「世上根本無葯可調換胎兒性別,」我抿了抿唇,心中有些無力,「若亂吃藥出了岔子,別說太子妃,側妃你都保不住。」

周蘇一怔,神思不定地撫摸着肚子。

吳婆子上前一步,急道:「娘娘別被她糊弄,荃道長道法高強,聽說宮裡愉妃便是吃了神葯,才誕下的五皇子。」

「我看她就是包藏禍心,」她掃來一眼,陰毒滲人,「最重要的是,現下我們留不得她了。」

此話一出,我與周蘇皆驚懼抬眼,眸色相接。

9

「毒啞了便是,也無需要她性命罷。」周蘇咽下一口口水,雙手緊揪着絹帕。

任平時再如何老成,她也不過才十七八歲的小姑娘,目光流轉,撞上我的視線後,又匆匆撇開。

「毒啞了,她還有手,會寫會畫,莫給自己留後患啊,娘娘。」

吳婆子牢牢握住周蘇手臂,循循道:「娘娘,若她又啞又殘,待太子回來,您打算如何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