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舒舒說得對,你不要只圖口腹之慾,一切以孩子為重。」聶沅略有些不滿,睇她一眼。

周蘇咬了咬下唇,眸光輕閃。「那妾身想吃那蝦,這總不會出錯。」她眼波流轉,輕笑道:「就勞煩姐姐為小皇孫剝個蝦吧。」

聶沅擰起眉,「此等事交給下人便是,你豈能——」

「殿下。」周蘇嗔怪地打斷他,「你忘了,我們要讓姐姐親自參與進來,這是殿下的孩子,也就是姐姐的孩子,母親幫孩子親力親為,最能培養感情了。」

「更何況,殿下不也經常幫我剝蝦嗎?」她故作小聲的嘟囔道,「為何姐姐就不能剝……」

「好了,多餘的話就不必再說。」聶沅不自在地輕咳一聲,偷睨我面色。

「舒舒,」他舉起筷箸,夾來一隻蝦放到我面前,柔聲開口:「孤記得,你以前經常說喜歡小孩,這是孤第一個孩子,往後也會喚你作母親,你歡喜嗎?」

我定定望着眼前那隻蝦,須臾後,素手執起。

此類謂岩蝦,為這時代特有,蝦殼格外鋒利堅硬,貴人們自己動手時,常用工具開蝦,免得弄傷手指。

我不想受傷,固,剝得認真。

半晌,白嫩的蝦肉脫殼而出,我沉靜回道:「歡喜。」

8

周蘇孕五月時,特請了慈銘山的道士,算出此胎為男。

聶沅歷來厭惡道士術法,可在聽到男胎時,亦不甚明顯地彎起了唇。

太子府上下一片喜氣,連皇帝也賜下了麒麟玉佩。

或許是因為聶沅來得勤,亦或是怕我暗害她孩兒。

周蘇沒有精力再過多刁難於我,只天天捧着肚子,神神道道。

我過得鬆快些,心裏亦愈發平靜。

只待她順利生產,我便得自由,從此遠走高飛,這太子府也好,皇宮也罷,均不過往事塵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