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精選小說東宮雪 第5章_賣文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周蘇終於紅了臉,柔順地貼向他的胸口。

4

「舒舒,她身子不好,我先送她回去。」聶沅半摟着周蘇,訕訕開口。

我緩緩起身,「一起吧,我也順便轉轉。」

有些事,總要撕開來講清楚,而我不想再被動等待。聶沅滯在原地,沒有動。

周蘇和婆子雙雙蹙眉,估計沒見過我這般不識相的。

我抬起眼帘,淺笑道:「我也想送送周蘇姑娘,是不方便嗎?」

「不,不是。」聶沅視線飄忽,面上多了絲煩躁。

「那便走吧。」

等我站到周蘇院子前時,才恍然明白他們為何神色異常。

原來,出了卧房將將轉個彎,她的院子就佇立在梅林中。可謂,近在咫尺。

花瓣如綿綿雨下,一層一層,竟壓得人肩頭頹彎。

我凍在原地,看着他們親密依偎,徐徐往裡去。

「姑娘瞧見了吧,」婆子揚起眉,低聲道:「就算你再耍花招也沒用,殿下的心在哪兒,老婆子我這些年看得一清二楚。」

「殿下落魄時你走了,如今卻想回來撿現成的,做夢!」她一甩衣袖,直直追隨而去。

所以,聶沅也這麼想嗎?我忽地有些喘不過氣。

待落花沒過我的裙擺時,聶沅方腳步沉重地走出房門。

他轉開眼,無言牽起我。我亦沉默,麻木地跟上。這場談話,避無可避。

出了太子府,聶沅徑直帶我去了冷宮。

那是我倆初遇,結情,許下一生承諾的地方。

「舒舒,你放心,我會娶你。」聶沅淡聲開口,目光卻投向別處。像心不甘情不願的補償。

「聶沅,」我心頭苦澀,卻還是笑了,「那年冷宮裡米發了霉,我不忍你飢餓,去御廚房偷了包子給你,而我自己喝了那碗發霉的粥。」

那碗霉粥的味道我迄今記得,噁心的怪味四竄,讓我嗓子口發毛。

「舒舒——」聶沅抬眼看我,眼眶泛紅。

我止住他,搖搖頭,「我說這個不是博你恩情,你耐心聽我講完。」

「五年前你說會等我,我信了,所以我回來找你,以為我們會像以前一樣。」

「我沒等你嗎?」聶沅驟然激動,「那歸兮園一草一木,俱是我三年來親手所建,你離開時連個理由都沒有,我卻依然為你留着太子妃的位置!」

「所以我不怨你,」我目光不舍地描摹他的眉眼,鼻樑,和那吻過無數次的薄z唇,「但也僅此而已了。我絕不與任何人分享一個丈夫,聶沅。」

我仰頭吸氣,用力咽下喉嚨里的噁心,「你於我而言,就像那碗霉粥,即便勉強咽下,遲早也會吐出來。」

聶沅瞳孔緊縮,不可置信道:「舒舒,你就如此心狠?周蘇不過替代你,聊以安慰我這三年思念的痛苦而已。」

「我心上始終只你一人,」他扣住我雙肩,微抖,「若你不喜她出現,我便將她遣遠一些,可好?」

「聶沅,從你允許她出現在你身邊起,我們就再無一絲可能,更何況你已對她動情,叫我如何看不出來。」

我決絕地後退一步,掙開他的手。

從前那個彆扭害羞的小少年已逝。

如今映在瞳仁中的,只剩昱朝尊貴的太子殿下。

5

香z蘭打外面掀起門帘,「舒姑娘,有人來了。」

我從書中抬起頭,「誰?」

「這……」香z蘭躊躇着咬了咬唇。

「是咱側妃娘娘,特來看望舒姑娘。」一道洪亮的嗓音響起,婆子已不見那天的凄楚,一派精神奕奕。

我怔仲住,側妃兩個字在喉頭滾了滾,舌根苦澀發麻。難怪他能理直氣壯的自稱未娶。

婆子用手肘頂開了香z蘭,嫌棄地瞪去一眼,「有何不好言明?我家娘娘光明正大,大喜轎子抬進太子府的,又不是那偷偷摸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