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精選小說東宮雪 第4章_賣文小說
◈ 第3章

第4章

以往我們困死在冷宮,總會對外面的世界極盡想像,他說有一天會帶我走出去。

如今,他有能力做到了。我軟下眸光,主動勾起他的下巴親了親,「好。」

久違的親密讓聶沅倏地怔住,未等我退開,他便直起身,單手捏住我後頸,加深了這個吻。

一切,又像回到了從前。

聶沅帶我將朝都熱鬧之處逛了個遍,一路高調而行,錦衣珠寶盡入我懷。

馬車外傳來路人驚嘆聲,不知是哪家寵姬出門,如此聲勢浩蕩。

我轉頭看向身邊的男人。「你可記得,有一次冷宮裡米發了霉,我們倆餓了一天,你說你想吃平街鋪的包子。」

聶沅握着我的手,一頓,隨後平靜道:「記得,你想去平街鋪嗎?」

「不,」我淡下笑意,「隨口一說而已。」

從來沒什麼平街鋪的包子,那些我銘刻於心的記憶,他卻早已模糊。

「舒舒還有想去的地方嗎?」

「如果方便的話,」我直直注視着他的眼睛,「我想去你正院轉轉。」

我感受到聶沅那一霎的慌亂,但我面上不顯,仍若無其事地看向他。

良久,他點點頭,「那我着人準備。」

太子府的主院並無想像中奢華,卻處處透着雅緻。穿過一處假山,我在那片梅林前駐足。

聶沅手上一緊,「怎麼了?有何不對嗎?」

「沒有,」我瞟他一眼,「只是覺得……很美。」

像那青衣女子袖邊的梅花刺繡一樣美。

「你若喜歡,我即刻移栽到歸兮園。」他語調像急於表態。

我沒應聲,轉頭向正房走去。

聶沅跟在我身後,我能察覺出他的緊張。可我依然走得不緊不慢,折磨着他,亦折磨着自己。

在卧房的床榻邊,我伸手撫摸着那鴛鴦交頸枕。

「舒舒,那是府上綉娘置換的,我向來不管這……」隨即,他一僵,剩下的話啞在嗓子口。

我垂眸,凝視着從枕頭下抽出的青色小衣。指尖摩挲,這用料極好,奢華非常。

「舒舒,我可以解釋……」

「解釋什麼?」卧房門陡然被推開,婆子扶着周蘇走了進來。

她緊緊咬住下唇,看着聶沅,如泣如訴:「殿下為何帶她來這兒,歸兮園也就罷了,為何連這裡都不放過?」

「周蘇,孤警告你,不要胡言亂語,這裡是孤的地方,她自然可以來。」聶沅眼神犀利,意味不明的威脅讓人膽寒。

周蘇目露脆弱,踉蹌着險些跌倒,聶沅身形一動,似想要伸手去扶,卻又硬生生止住了動作。

「殿下,」她眼睫上掛着將掉未掉的淚珠,破碎卻美麗,「你忘記自己昨晚才說過什麼嗎?」

聶沅閉了閉眼,忍耐着捏了捏眉心,「周蘇,我們晚些再說,你先出去。」

「殿下!」那婆子嘶啞着嗓子乞求道:「娘娘今早都咳血了。」

「什麼?」聶沅猛地抬首,急忙上前攬過周蘇,「怎麼回事?之前太醫開的葯可有好好吃?」

婆子跪倒在地,「殿下,娘娘鬱結於心,再好的葯也不靈了,尤其是……」

她斜睨我一眼,「尤其是這位姑娘來了後,府中閑言碎語腌臢難聽,娘娘受了刺激,這病情就更重了。」

聶沅冷聲道:「有膽敢多舌議論主子的,報給管家,一頓棍子後發賣了事。」

婆子頭垂得更低,連連應聲。

我像塊木雕,默默地注視着他每個動作,每一分表情。

聶沅心疼地摸摸她的臉頰,「怎如此不聽話,身體若是壞了,還如何實現花朝節許的願望?」

原來他們花朝節一起放過燈,還許了心愿。這般的親昵,旁若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