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這是後悔了?你的愛就這麼廉價?不過兩年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他冷聲譏諷,眼神緊緊盯着她。
葉星語被他壓在枕頭上,蒼白的小臉沒有表情,「嗯,我後悔了,以後不會再喜歡了。」
她不配。
所以她放棄了。
封薄言的臉一點點冷沉下來,陰森森地說:「很好,你不愛我,我更不會放過你了,我要讓你呆在我身邊贖罪,呆一輩子,才是對你終生的折磨。」
葉星語一震,「就因為我爸爸算計了你,我們就罪不可恕了么?」
「是,我這輩子最恨別人算計我,所以這輩子,你都要在我身邊贖罪,你沒得選。」說完,他摔門離去。
葉星語訥訥坐着,她沒想到就因為她爸爸算計了他一次,他就要讓她終生來還。
*
翌日。
葉星語幽幽醒來,陽光從落地窗外照進來,很明媚,跟她的心情一點都不一樣。
胃又有點疼了。
得起來吃飯,然後吃點葯。
葉星語下樓吃早餐。
雲姨給她做了養胃的山藥粥,「少夫人吃得下就多吃點。」
「好。」葉星語慢條斯理吃粥。
她長得可愛,雲姨看着就格外憐惜,摸了摸她的頭。
忽聽外面一陣笑聲,葉星語扭頭,就見封薄言和謝青岑走了進來。
葉星語吃飯的動作頓住了,小臉陰沉。
不肯離婚,又要把小三帶回家,真是個大渣男!
「雲姨,擺碗筷。」封薄言穿着黑色西裝,風度翩翩走進來。
雲姨只是個傭人,不敢違抗,規規矩矩擺上餐具。
封薄言和謝青岑坐下,他當葉星語不存在,給謝青岑夾了點金槍魚,「你懷孕了,多吃點深海魚。」
謝青岑有些受寵若驚,看了葉星語一眼,不好意思道:「你太太在呢。」
「她不會在意的。」封薄言的表情不咸不淡。
葉星語心頭一緊。
是啊,她是來贖罪的,她不該在意這些。
「封太太,不好意思,薄言跟我認識很多年了,他這人就是這樣,看我懷孕了,就習慣性照顧我。」謝青岑說話落落大方,一副大家閨秀的樣子。
葉星語淡淡道:「不要叫我封太太。」
她現在厭惡這個稱號,不想和封薄言扯上關係。
「為什麼?」謝青岑看向封薄言,眼神迷惑,「你們兩是感情不好嗎?」
封薄言抿唇不答。
謝青岑轉頭看向葉星語,柔聲打探,「是因為聚少離多造成的嗎?」
「不是。」葉星語小臉冷漠,「我們是聯姻,本來就沒感情!」
說完瞪向封薄言。
封薄言森冷的眼底不帶一絲溫度。
謝青岑感覺出來了,兩人的氣氛確實不好,她放心了,溫柔地說:「星語,麻煩你把手邊的蔬菜沙拉給我一下,薄言平時不怎麼喜歡吃蔬菜,我想給他夾一點,讓他吃得健康一點。」
葉星語說:「桌上不是有轉盤么?你轉一下蔬菜就過去了。」
「好像是哦。」謝青岑恍然大悟的樣子,「不好意思,這些年在國外呆久了,不太適應國內的東西了。」
「國外沒有轉盤餐桌嗎?」
謝青岑卡了一下,「不是,是我經常一個人吃飯,用不上這樣的桌子,很孤單呢。」
葉星語覺得這話是說給封薄言聽的,沒有回答。
「這些年辛苦你了。」封薄言安慰她。
「不辛苦。」謝青岑微笑着,將轉盤轉了一下,蔬菜沙拉轉眼到了跟前。
她夾了一些蔬菜到封薄言盤子里,「薄言,不能老是不吃蔬菜的,這個加了醋汁,味道很好的,你試試看。」
封薄言看了葉星語一眼,她面色淡淡喝着粥,好像不怎麼在意。
「好。」封薄言夾起蔬菜吃進嘴裏。
葉星語眼底浮出了嘲諷。
她一直記得,封薄言是個潔癖症很嚴重的人。
以前,為了讓封薄言吃蔬菜,她總是早起給他包蔬菜飯糰,然後笑眯眯地說:「大叔,吃了飯糰再走,這個是人家辛辛苦苦包的,雖然有蔬菜,可也包了很多三文魚跟芝麻在裏面,很香的,你一定要賞臉吃一個。」
可封薄言會嫌棄地說:「我不吃別人碰過的食物。」
但今天,他吃了謝青岑夾給他的蔬菜。
也許,他的潔癖是針對她的吧。
葉星語表情麻木。
桌上的另一邊,封薄言慢條斯理進食,模樣十足的迷人。
謝青岑托着腮看他吃飯,笑着問:「好吃嗎?」
封薄言頷首,「挺好吃的。」
謝青岑很歡喜,「我就知道,以前讀書的時候,每次吃午飯,你都沒吃蔬菜,那時我就看出你不愛吃蔬菜了。」
封薄言淡淡一笑,「你記性挺好。」
「那當然了,我記性很好的,好多年了,我還記得你每一次領獎的模樣,那麼意氣風發,是我們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男神,光我們班,就有十幾個女生喜歡你呢,那時候,大家最愛談論你了。」
封薄言笑笑,「有這麼誇張么?」
「有!真的好多人喜歡你,所以我媽就說了,我很有眼光的。」她意思是,她看上了封薄言,很有眼光。
葉星語心裏冷笑。
還說謝青岑不是小三?
她直接表白了。
再看封薄言,他喝了口咖啡,目光從葉星語臉上淡淡划過,沒有說話。
謝青岑沒有等到回應,看向葉星語。
葉星語靜靜喝粥。
謝青岑有些尷尬,「不好意思啊,星語,我跟薄言認識很多年了,一見面就會忍不住說起以前的事情。」
「哦。」葉星語笑得淺,心說跟她有什麼關係呢?
可謝青岑似乎不願意放過她,逮着她不斷說著以前。
無非是那些成年舊事,他們青梅竹馬,感情深厚,就差當著葉星語的面痛斥封老爺子拆散他們了。
原來是老爺子不讓他們在一起。
不過葉星語沒興趣聽,看了封薄言一眼,希望他制止他的白月光。
但封薄言像沒聽到,慢條斯理吹了吹湯上的香菜,喝了一口,表情還頗享受的樣子。
這是在享受女人的愛慕?
葉星語心裏「哼」一聲。
這個不要臉的男人!
就算他享受,也請不要在她面前享受,她沒興趣看他們秀恩愛!
倒胃口!
忽然,謝青岑來了一句,「星語,你喜歡薄言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