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稀里糊塗進了總裁辦公室,秘書小姐說:「葉小姐,請您在這裡等一會,裴總馬上就過來了。」
葉星語:「好。」
十分鐘後,辦公室的門被人打開了,走進來一道高大的身影。
葉星語聞見一陣淡淡的薄荷香。
回頭。
高大俊美的男人站在她面前,正是今天幫她撿設計稿那位。
「是你?」葉星語有些意外。
男人微笑,「好巧。」
葉星語立刻意識到他的身份,客氣地問:「您是裴總?」
「嗯。」裴延遇走到沙發前坐下,一副與她詳談的姿態,「葉小姐請坐。」
葉星語回過神來,將自己的設計稿遞上去。
裴延遇看了好一會,稱讚道:「葉小姐很有才華。」
隨後笑道:「我們集團最近想打造一個輕奢品牌,葉小姐知道吧?」
「知道。」她就是沖這個來的。
「我覺得葉小姐的設計很適合我們那個新品牌,葉小姐有興趣跟我們集團合作嗎?」
葉星語受寵若驚。
她當然有意向了,有了NAS集團的投資,她的設計就可以發揚光大,就可以站上國際舞台了。
可是,她總覺得太容易了。
夢想一下子被實現了,有種踩在棉花上的不真實感。
見她遲疑,裴延遇問她:「怎麼?葉小姐是不相信自己的能力?」
「就是不真實。」葉星語實話實說。
裴延遇微微一笑,「別擔心,葉小姐是有這個能力的,如果葉小姐那邊沒問題,我們就可以談合作了。」
葉星語慎重道:「裴總,這件事我需要先回去跟我的合伙人說一下。」
她不敢馬上答應,畢竟這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該不會是想潛規則她吧?
裴延遇像是知道她在想什麼,笑着說:「放心,葉小姐,我們這裡是正經公司,不玩潛規則。」
葉星語訕訕一笑。
為了打消她的顧慮,裴延遇說:「要不,我帶葉小姐在集團參觀一下?」
「好。」葉星語覺得可以,了解一下NAS集團也好。
於是裴延遇帶着她和秘書參觀起了集團,還邀請她去看集團內部的時裝秀。
「今天集團剛好有時裝展,葉小姐趕上了,可以去參觀一下,感受一下我們集團的氛圍。」裴延遇帶着她去了45樓。
到了地方,現場正在準備。
謝青岑站在高台上,穿着一襲白色晚禮服跟工作人員在說話。
葉星語有些疑惑,謝青岑怎麼在這裡?
「她叫謝青岑,是美洲著名鋼琴家,此次作為受邀嘉賓,擔任T台秀的開幕表演。」裴延遇回答了她的疑惑。
葉星語點點頭,「原來是這樣。」
謝青岑已經發現了她,笑着和她打招呼,「星語,你怎麼在這裡?」
「我來NAS集團談合作。」葉星語客氣回答。
謝青岑點頭,目光落在裴延遇身上,帶着幾分讓人看不葉芷萌厲行淵懂的深意,「是跟延遇一起上來的嗎?」
延遇?
能這麼親切地稱呼裴延遇,他們應該是認識的。
葉星語問:「你和裴總認識嗎?」
「當然認識了,我們以前在美洲是同學。」謝青岑含笑看着裴延遇,「延遇,好久不見,最近過得好嗎?」
「還不錯。」裴延遇笑容淡淡,鏡片下的眼眸看不清在想什麼,「你們先聊,我去接個電話。」
裴延遇到一邊接電話。
謝青岑笑着說:「你事業發展得不錯呀,都能跟NAS集團談合作了。」
「是裴總抬舉。」葉星語笑笑。
其實她不太想和謝青岑獨處,她總是在問話,葉星語挺煩的。
「抬舉?延遇應該是喜歡你吧?告訴你個秘密哦,延遇是單身的,你要是喜歡,看準了就下手,近水樓台先得月,他可是有很多人喜歡的。」
葉星語覺得莫名其妙。
謝青岑怎麼忽然撮合起他們了?
她尬笑着說:「裴總只是跟我談合作而已。」
「也可以變成老公的嘛,那麼好的男人,當然要牢牢抓住啦!」謝青岑眼裡帶笑,末了,問了她一句,「對了,星語,你和薄言什麼時候離婚?離婚協議書什麼的準備好了嗎?」
葉星語略顯鬱悶,「他不肯離。」
謝青岑的笑容有點僵,「為什麼呀?你們倆不是沒感情么?既然沒感情,何必糾纏在一段無愛的婚姻里呢?」
「我不知道。」她也不理解啊。
封薄言明明那麼討厭她,為什麼就是不肯離婚呢?就為了報復她,就要鎖住她一生的自由?
「那什麼時候才能離呢?」謝青岑看着她,一臉很難過的樣子。
葉星語說:「要不你去勸勸他吧,你懷了孩子,你跟他提,他肯定會答應的。」
謝青岑嘆氣道:「我不想給他太大的壓力。」
葉星語:???
有孩子都不敢去提?
那她一個封薄言討厭的女人,去提有什麼用?
謝青岑拉住她的手,懇求着說:「星語,你再努力一把跟薄言離婚吧,我就算等得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也等不了呀。」
葉星語看了眼她的肚子,眼神淡漠,「我盡量吧。」
謝青岑忽然喊:「薄言!」
葉星語一震,回頭。
封薄言帶着許牧站在身後。
他是作為投資方出席NAS集團的,也不知道在這裡聽了多久。
「你怎麼來了都沒跟我說一聲?」謝青岑走到封薄言跟前,輕聲細語說話。
封薄言淡淡瞥了她一眼,視線轉向葉星語。
她站在台上,穿着一襲淺色套裙,簡簡單單的款式,襯得她膚色勝雪,嫵媚動人。
脖子上還有一抹淡紅。
這是前晚種下的咬痕,已有了消散的跡象。
封薄言的視線在那抹咬痕上停留了幾秒,沒說什麼,氣度矜貴,像個君王。
謝青岑亦看見了那抹吻痕,但她讓自己當作沒看見,微微握緊了手指,淺淺地笑,「薄言,我剛跟星語提到你呢,她說是你不想離婚,她在等你簽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