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劍神劍冢守墓人冷不易 第2章_賣文小說
◈ 第1章

第2章

東域。

劍魔宗。

外門廣場上聚集着烏壓壓一片人。

大部分人臉上都是驚恐之色。

「這裡是哪裡?為什麼我被抓到這了?」

「竟然敢抓我,你們知道我爹是誰嗎?」

「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呢?」

場面嘈雜錯亂,嚷什麼的都有。

就在這時。

一聲冷哼響起。

「都給我閉嘴!!」

同時一股令人顫慄的威壓淹蓋全場,這讓所有人都差點喘不過氣來。

聲音落下後,一個穿着藍袍的中年人走到了高台上,俯瞰着螻蟻般的眾人。

他的目光很是犀利,沒有一個人敢與之對視。

「這裡是劍魔宗,如果你們還想活命,就老實點!」

他再次開口了。

但這話一出。

下方廣場近萬個普通人都懵了。

「劍魔宗!?就是那個無惡不作的魔教?」

「完了!完了,我還這麼年輕,就要死了嗎?」

「他們該不會是想用我們修鍊邪法吧!」

「媽的,我運氣也太差了。」

「跑!!趕緊跑!」

「對,我一定要離開這裡。」

有些人絕望的癱坐在地,也有些人撒腿就朝外跑去。

而那高台上的中年人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他僅僅抬起了左手,輕輕一揮。

數十道劍氣迸發而出。

噗噗噗……

那些向外逃跑的人,一個個被劍氣準確擊中。

連慘叫都沒有喊出,就倒在地上,氣絕當場。

嘶——

其餘人見到這一幕。

場面直接就寂靜了下來。

甚至連呼吸都不敢大口呼氣。

「我說了,想活命,就老實點,現在看來你們乖巧多了,嘿嘿。」中年人冷笑道。

沒有人敢回復他。

「我知道你們每一個人都很疑惑,為什麼會被抓到這裡,但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是你們的一場機緣。」

「接下來,所有人不要反抗,我會對你們進行資質測試。」

「無論資質好壞,我劍魔宗都會好好待你們的。」

說完這話。

這中年人左手又是一揮。

近萬道白光從他手上撒出,然後衝進了人群中。

這讓人群再次騷亂起來。

他們還以為這人是殺性大氣,要大開殺戒呢。

但那些白光並沒有傷害他們,只是貼在了每個人的身上。

這白光是…是一枚枚玉符。

玉符貼到人身上後,就開始變換顏色。

有些人身上的玉符變成了淺紅色,有些人是深紅色,還有的是淺黃色,或者棕黃色等等。

這是什麼情況??

近萬人臉上都是驚慌害怕和疑惑。

劍魔宗三個字帶給他們的恐懼太強烈了。

但在這些人里,卻有一個人眼神不同常人。

那是一個相貌清秀,皮膚白皙的青年人。

他看着貼在身上的玉符,和高台上的那個中年人,眼神里光芒不斷閃爍,目光灼灼。

「這就是修仙嘛!?」

他叫林霄。

就在一個月前,他穿越到了這個世界。

跟現在流行的穿越文不一樣的是。

他不是轉生,也不是穿越到別人身上。

而是本體被一道金光吞噬後,就身穿到了這個世界。

他沒有覺醒那些亂七八糟的牛逼系統,只是多了一項天賦。

滿級悟性。

為此,在這一個月里,他到處尋找修鍊門派,想趕緊加入進去,感受下自己金手指的強大作用。

可一沒背景,二沒常識,在碰壁數次差點還被人販子騙走後。

林霄決定靜下心,一步步來。

這個世界可不是什麼和平年代,而是一言不合就能殺人越貨。

拳頭大就是道理,強者為尊的世界。

可令林霄沒有想到的是。

他剛準備穩紮穩打,來一波凡人修仙勵志傳時。

他就莫名暈倒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他就和身邊近萬人一起出現在了劍魔宗里。

劍魔宗這名字一看就不是正派。

還有剛才中年人毫不猶豫的殺人之舉。

這都讓林霄明白了,這裡不是一個是非之地。

但不管怎麼說,他總算是進入了修鍊門派。

這會不會是一場機緣呢!?

「哈哈哈,這批人里居然有兩個六品資質的,可以可以!!」

中年人大笑起來。

接着,他向兩個身上冒綠光的人扔出了兩枚令牌。

「從今天開始,你們兩個就是我劍魔宗正式外門弟子了。」

那兩個人接住令牌,一臉受寵若驚,然後就大喜不已。

「謝,謝謝大人賞識。」

「謝謝大人。」

中年人擺擺手,說道:「叫我陳長老便是。」

兩人再次躬身道謝。

不用死,還可以成為劍魔宗的正式外門弟子,這簡直比天上掉錢還幸運。

其他人看到這一幕,震驚的同時,也極其羨慕。

劍魔宗雖然是一個魔教。

但能成為其弟子,定是福緣深厚,起碼比普通人身份強太多太多了。

陳長老又看向其他人,繼續說道:「身上冒黃光之人出列。」

近千人懷着忐忑的心情走了出來。

「你們資質還行,可去其他主峰做雜役弟子,你等願意?!」陳長老問道。

「願,願意!!」所有人立刻回答道。

雖然是問話。

可他們都是聽出了那陳長老言語中威脅之意。

你不願意?

那就要死了。

前車之鑒,還躺在地上呢。

在主峰當雜役弟子,這活也可以了。

陳長老點了下頭,對他們扔出了銅牌子。

「身上冒紅光之人出列。」他繼續喊道。

這次從人群里走出了近四千人。

「你們資質尋常一般,可在外門做雜役弟子,你等願意?」他問道。

「我等,願意!!」這四千人趕緊齊聲喊道。

陳長老對他們扔出了一堆鐵牌子。

到這裡。

廣場上還有近五千人。

他們身上貼着的玉符,沒有變成其他任何顏色,依舊是白色。

林霄就是其中之一。

他此刻臉色有些難看。

身上這玉符應該就是測試資質用的。

不同顏色代表着不同資質。

那沒有變色,豈不是代表沒有修鍊資質?!

靠!

不會吧。

自己可是滿級悟性的人啊。

重點是,沒有資質,對於門派來說,就是廢人。

尋常門派肯定是不要這樣的人,直接趕走。

但劍魔宗這樣的魔教……

他們會放人嗎?

林霄想到這,心中就是一咯噔。

要不要跟這陳長老坦白自己悟性的事,那樣起碼不會死。

可真坦白了,等待自己的會是什麼後果,他也不敢想。

在林霄兩難時。

陳長老看向剩下的人,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剩下的人,跟我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