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劍神劍冢守墓人冷不易 第10章_賣文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魔教的臭丫頭,你覺得你能跑回劍魔宗嗎?」

「你給我煉丹暖房,我好好待你,這多合適啊,哈哈哈!」

兩名大漢獰笑着,眼睛不停盯着逃跑的女人說道。

藍衣女人根本沒有回頭,也不敢有絲毫停頓。

劍魔宗已經近在咫尺,她必須要拼一搏。

如果實在跑不掉的話,就只能放手一搏了。

她寧可同歸於盡,也不會委曲求全,臣服別人。

這時。

她忽然瞥見了遠處站着一個人影。

「道友,我是劍魔宗丹青峰下喬長老的弟子,還請——」

她本想跟對方求救。

因為這裡距離劍魔宗不遠了,很有可能對方就是她的同門師兄弟,如果合兩人之力,說不定能對抗一下身後的追擊者。

就算對抗不了,只要拖住對方一時半會,宗內強者就會注意到他們。

到時候自然危機解除。

但是當她看清楚對方修為實力後,心就徹底涼了下來。

聚靈境三重修為。

嗯?

這種實力的人怎麼會來妖獸森林深處邊緣呢。

要知道這附近出現的妖獸可都是聚靈境後期、甚至圓滿實力的。

一個聚靈境三重弟子來這裡,和找死沒有什麼區別。

不過她現在可沒工夫去想這些。

女人稍微轉向偏離了對方的方向,同時聚集起體內全部靈力。

既然無法逃了,她也要讓對方付出代價。

「冥空斬!」

女人怒喝一聲。

手中長劍向後划出一道黑色劍光。

「呦呵!又開始反抗了啊,那我就不客氣了,今天就到這裡吧!」

兩米大漢冷笑一聲,隨手就對着劍光和女人拍出一掌。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輪海境強大的靈力浩蕩而出,在虛空中化為一隻碩大的黑色巨掌。

宛若天崩一般,無可抵禦的壓落下來。

下一秒。

劍光和黑色巨掌撞擊在了一起。

咔嚓!

女人施展的劍光被巨掌拍的支離破碎,直接崩壞,完全沒有一絲阻擋。

二者實力相差太過懸殊。

女人看着繼續沖向自己的黑色巨掌,手中長劍緊握,眼中閃過絕望和決絕。

她寧死,也不會落到別人手上的。

就在這時候。

她只感覺眼前一花。

唰唰唰!

數十道劍氣從她身旁擦肩而過,沖向黑色巨掌。

驚仙光華若亂舞銀絲,化為劍氣江河,洶湧直前。

轟!

一聲巨響。

剛剛還堅韌不摧的黑色巨掌,被這一波劍氣抹滅的乾乾淨淨。

兩名大漢愣住了。

藍衣女人也愣住了。

這是哪位大佬出手了嗎?

一個青年人慢慢走到了女人身後,輕聲問道:「天冥劍法?陸文遠師兄是你什麼人呢?」

女人猛的轉過頭。

她眼中儘是驚愕。

出現在她身後的,就是剛剛那個聚靈境三重修為的年輕人。

那數十道劍氣是他施展出來的???

更令她駭然的,還是對方說出的那句話。

「你,你認識我哥???」陸明月瞪大了眼睛說道。

「原來你是她妹妹啊,我認識你哥,受過他指點。」林霄淡淡說道。

他這話自然不是真的。

真話是,林霄看到這女人剛才竟然施展出了天冥劍法中的一式殺招。

然後他的記憶瞬間就找到了相關內容。

那座自己吸收了劍氣,領悟出天冥劍法的劍冢,就是陸文遠的。

一個在內門都可以排進前十的天才劍修。

可在一次探索秘境時,不小心隕落了。

宗門找到對方時,就只剩下了一柄遺劍。

因為觀看過對方記憶,林霄在陸明月施展出天冥劍法時,就已經記起來了。

「嘖嘖嘖,小子,你才聚靈境三重修為就敢英雄救美,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兩名大漢鄙夷地看着林霄說道。

至於剛剛對方能擋下了自己的隨手一掌。

他並不奇怪。

誰還沒有點保命的東西呢。

只不過,你能擋下一掌,還能擋下他兩掌?三掌嗎?

林霄並沒有理會這人,而是朝陸明月繼續說道:「你的劍能否借我一用!」

「你,你……他是輪海境強者,你不是他對手的,趕緊跑吧。」陸明月趕緊說道。

兩人修為實力相差太多。

她不想因為自己而連累別人。

「那也晚了,你覺得那個人會放過我嗎?」林霄笑了笑,就從陸明月手中奪過了長劍。

嗡!

熟悉的感覺來了。

一道記憶從劍身傳到了他腦海中。

陸明月的一生快速閃過。

天冥劍法感悟加深。

這也行?!

林霄小小懵了下。

他以為自己這滿級悟性只針對死人劍墓,沒想到對活人的劍也有效果。

「小子,別怪我,怪就怪你運氣不好吧!嘿嘿!」兩名大漢見林霄沒理他,眼神陰鬱下來。

他伸手再次拍出兩掌。

兩道比之前更強大的黑色巨掌壓落下來。

林霄見此,抬劍就揮了過去。

近百道劍氣瞬間迸發而出。

在手中靈劍的增幅下,劍氣成河,席捲而去。

兩隻黑色巨掌根本無法抵抗如此之多的劍氣。

在拍碎了近半的劍氣後,就被其他劍氣吞噬一空。

兩名大漢神情驚愕,臉色終於變了。

怎麼可能!!

這人明明只有聚靈境三重修為,怎麼會接二連三抵擋住了自己的攻擊。

陸明月在林霄身後也是張大了嘴巴。

她本來以為這師弟是靠着某些底牌才擋下的剛才攻擊。

但現在親眼一見。

這師弟哪裡有什麼底牌了,只是隨手揮劍而已。

可,可他為什麼能施展出那麼多劍氣,而且每一道劍氣威力幾乎都接近她的全力一擊。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嗯?!輪海境強者就這點實力嗎?看來,是我高估了啊!」林霄納悶說道。

他這是實話實說。

光今天見到的輪海境妖獸就比這人強大多多了。

「你!!找死!!給老子死!」兩米大漢怒了。

被一個聚靈境前期的螻蟻嘲笑,這是他無法忍受的。

兩名大漢身上迸發出一股狂暴的靈力,在空中再次匯聚。

只不過這次化的不是巨掌,而是化為了一柄巨大靈刃。

他怒喝一聲,就向著林霄悍然劈出,威勢強盛。

周圍空氣都似乎受到了擠壓。

陸明月臉色一白。

完了!

這次真的擋不住了。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就算面前這師弟斬出再多的劍氣,也是無濟於事。

再看林霄,此刻的面色也是凝重了起來。

他知道。

在面對這一擊前,自己不能藏拙了。

那就斬了吧!

林霄緩緩舉起手中靈劍。

一股令人駭然的氣息瞬間凝聚。

兩米大漢和陸明月都有一種劍抵脖頸的危機感。

怎麼了?

發生了什麼?

「斬!」林霄輕吐一字。

一道宛若銀河降世,九天倒卷的白色劍光,剎那間刺在了巨大靈刃上。

咔嚓!

浩蕩劍光毫不留情地一傾而下,直接就將這巨大靈刃摧枯拉朽一般擊的粉碎。

兩米大漢眼睛一瞪。

「這是劍——」

他的聲音戛然而止,連慘叫都沒能發出,就被這道白色劍光一分為二,抹殺了全部生機。

靜。

現場什麼聲音都沒有發出。

陸明月已經傻住了。

她看到了什麼?

一個聚靈境三重的師弟,居然只出了一劍就斬殺了一名輪海境強者。

她是不是在做夢呢。

這怎麼可能啊。

「師姐,你這劍還不錯呢!」林霄將劍還給了陸明月。

然後就走到了兩名大漢的屍體前,開始翻找東西。

在他進入梵天劍冢時,就已經見過太多屍體了。

而且這一次,他全程都是在防守自衛,所以撿屍這種事,對他來說完全沒有心理負擔。

將這兩名大漢從頭到尾摸索了一遍後,就找到了一枚戒指。

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林霄目光灼灼地盯着手中的小巧戒指。

心情小小激動。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就是那種空間儲物戒指。

這可是好東西啊。

林霄直接將戒指放入口袋,打算等回去再好好研究。

「那個師姐,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拜拜。」

林霄說完這話,頭都沒有回一下,身形一動,就消失在了現場。

他這次出手,只是因為自己受過陸文遠劍冢的饋贈。

知恩圖報罷了。

不然他才不會去惹什麼輪海境強者。

「啊!?誒?等,等一下,師弟,你叫什麼名字呢!!」陸明月着急地朝林霄離去的方向喊道。

可半天也沒有聽到回應。

而且,對方施展出來的身法速度之快,也不是她能夠追上的。

「這…這師弟究竟是什麼人呢?」陸明月滿臉詫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