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魂丟了,是他心尖驀然顫動的聲音小說試讀完整章 第5章_賣文小說
◈ 第4章

第5章

男人一靠近,身上熟悉的味道就更加刺激她的感官。

都說氣味是人類最持久的記憶,這個味道喚起了她腦海深處許多快要淡忘的回憶:

畢業舞會那天,他當著所有人的面吻她,那是她第一次深刻記住他身上的味道。

在國外的許多個夜晚,她失眠睡不着覺的時候,都是他在陪她。

他們一起去看極光,去看海底星空,爬到山上看流星雨……

她人生很多個美妙的瞬間,都伴有這個味道。

而她人生許多美好的第一次,都給了這個味道的主人。

這一刻,郁唯一忽然覺得,她很想念林見深。

她側過身,抱住了他。

男人身子一僵。

他的懷抱一如既往的溫暖,只是這個懷抱如今已經不屬於她了。

他睨着懷裡哭得莫名的女人,無奈喟嘆:「不是說不想再見我了?」

郁唯一哭得說不出話來,但心底還是罵了他一句:

混蛋林見深,我就知道你說不出好話。

這時,外頭林長明抓小偷回來了。

將人帶到邊上審問的同時,還不忘問李江一句:「情況怎麼樣?」

李江嘖嘖一句,「別說了,我剛偷看一眼,小姑娘哭得可傷心了,抱着深哥不肯撒手!」

「嚯!」

林長明一副吃到瓜的表情,「這麼說,我猜對了。」

「可不嘛,不過我說深哥也真是,這姑娘這麼漂亮,還對他死心塌地的,他何苦呢!」

「就是說,這姑娘還是帝都戶口,深哥之前那公司不就在帝都嘛,多方便你說。把證一領,老婆孩子和事業都有了。」

兩個警z察聊得起勁了,一旁戴着手銬的小偷也支起耳朵聽得真情實感,甚至還不忘插上一句:「何止呢!我翻過她錢包了,她還是個女總裁呢!」

錢包里有她的名片,具體的公司他沒仔細看,反正職位是CEO。

林長明和李江呼吸一窒,驚到了。

「去,有你什麼事,跟我進去做筆錄。」

林長明恢復正色,將人往裏面帶。

郁唯一情緒發泄完了,才後知後覺自己埋在男人懷裡的姿態有點越界。

但她不想撒手,甚至瓮聲瓮氣地說:「你還說你永遠不會離開我。」

「嗯?」

她仰頭看他,眼底是一片潮濕,「回你剛剛的話。」

——他說過永遠不會離開她。

——她說過再也不想見到他。

甜蜜的時候各種山盟海誓,分開的時候又各種夾槍帶棒。

兩種語境下,前者或許真心,後者也或許假意。

他不露痕迹地笑,清冷的語調自上方傳來:「你來找我,總不能是找我複合的。」

分手兩年兩人徹底斷聯,再見面卻是互相質問對方當初說過的話。

遲到兩年的質問,很難再追溯當年那場爭吵的對錯。

她吸了吸鼻子,從他懷裡起來,「我聽說你退出眾合了?」

「保留股份,沒有完全退出。」

「核心位置都沒有了,怎麼不算退出?」

她不解。

公司是他大學期間和幾個好友創立的,從無到有,如今都要上市了。

這樣的時刻,他卻退了。

「你為什麼忽然回老家?」

這個地方偏僻狹小,根本無法施展他的抱負和能力。

他不缺錢,但郁唯一不懂,他為什麼這麼做。

他一直是很有野心的人,上學的時候爭第一,創業也大膽,找准風口一舉成功。

不出意外,他能走到更高的地方,而不是功成身退、退居一隅。

「你為什麼忽然對我的事情感興趣?」

他反問,眼眸平靜,「已經是去年的事情了,怎麼忽然想了解了?」

「……」

她垂下眼帘,無言以對。

去年她剛接手公司,忙得暈頭轉向,飛來飛去各地出差,累得倒頭就睡。

那個時候,她無暇去想林見深在做什麼。

包括現在,她也說不清她昨天為什麼那麼迫切地思念他,不管不顧地飛來找他。

她素來是討厭動腦的,可偏偏林見深是理性思維,凡事都喜歡追根究底。

「不知道,突然想你了。」

她低頭看着地上發著橘紅色光亮的取暖器,將凍得發僵的手放上去,語調很平淡。

一側的男人眼瞳微微地震了下。

「昨天是冬至,林見深。」

她又是淡淡一句。

過了一分鐘又補充,「我吃到一碗很好吃的牛肉麵,可還是沒有你做的好吃。」

他沉默無話,只靜靜看着女人的發頂,看不到她的臉。

「嘩啦——」,是外頭積雪壓倒樹枝的聲音。

也是他心尖驀然顫動的聲音。

……

有一年的冬至,郁唯一和林見深去冰島看到了極光。

那樣驚心動魄的美,讓人連靈魂都在顫抖。

那天林見深難得對她說了句情話,他說郁小鹿,我永遠不會離開你。

也是那一天,郁唯一忽然意識到,她很愛林見深。

她喜歡吃牛肉麵,林見深經常給她做。

可分手後,她再也沒吃過一次牛肉麵。

她不是故意不去吃,只是想不到要去吃。

可昨天,助理恰好給她帶了一碗牛肉麵,她才忽然意識到:

哦,原來我很久沒吃牛肉麵了。

我以前,很喜歡吃牛肉麵的。

……

她抬頭再看他時,除了眼睛還是紅的,臉上已然是坦然自如。

「你那麼優秀的一個人,在這個小地方太屈才了。林見深,我來找你,是想挖你去我們公司。」

眼底划過一點釋然,他薄z唇微動,「是么?」

「是啊,薪資你隨便開,我都給得起。」

郁唯一說,「我想雇你做我的特別助理。跟我去帝都吧,林見深。」

「你覺得我連老闆都不做,會去給你打工?」

她撇嘴,「我可以給你股份分紅的,你不算打工。」

陸氏集團的股份,隨便一點也夠吃一輩子了。

他笑意薄涼,「郁總還挺大方。」

「要請你出山,自然需要點誠意。」

她從座椅起身,仰頭望着近在咫尺的俊臉,「怎麼樣?要不要跟我走?」

「不。」

她臉垮下,不悅,「為什麼?你真要在這個小地方待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