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魂丟了,是他心尖驀然顫動的聲音小說試讀完整章 第10章_賣文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小鎮不大,東西也不多,郁唯一說採買點東西帶回去,但其實是想買點東西留給落梅。

叨擾了幾天,落梅待她很好,她一聲不吭來,又一聲不吭走,實在太不禮貌。

所以,她想買點東西給她。

林見深沒有阻止她大手大腳地買東西花錢,只安靜在一旁幫她提東西。

「林見深,綠豆糕——」

她指着不遠處的小商販,臉上露出雀躍的笑。

他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點了點頭,「嗯,他們家的比我做的好吃。」

「那我得嘗嘗。」

郁唯一說著就走過去。

她素來不愛吃糕點,人生中第一次吃綠豆糕,是林見深做的。

那是有一次她生病了,嘴裏吃什麼都沒味道,又不能吃重油重辣的,林見深就給她做了綠豆糕。

她一直覺得點心甜膩,所以不愛吃,但那次卻一改她的認知,連吃了好多個。

買到了綠豆糕,她迫不及待吃了一個,眉心微微蹙起。

「不好吃嗎?」

「好吃。」

她說,心裏又補充一句:但還是你做的更好吃。

她扭頭繼續逛,林見深跟上。

鎮上不大,互相都認識,林見深算是當地比較出名的人物。

何況,他還是為了照顧生病的母親回來的,在當地人眼裡,他這個孩子學習好又會賺錢,還十分孝順。幾乎是十分標準的別人家的孩子,哪怕買個東西,大家也要熱絡地找他攀談。

當然,這次的焦點是在郁唯一身上。

鎮上也有漂亮的姑娘,但沒有像她這樣明艷耀眼的。

不僅漂亮而且靈動,身上四處散發著豪門大家裡嬌養出來的明媚大方。

林見深二十四五歲的年紀,在小鎮人眼裡已經算得上大齡,該找對象了。

「阿深,這是你對象啊?」

「阿深,帶女朋友回來了啊?」

「見深,這姑娘是誰啊?」

諸多類似這樣的問題拋過來,林見深一句句耐心解釋。

郁唯一在旁邊聽着,感覺自己也快要被林見深一聲聲「朋友」給洗腦了。

朋友,是的,他們現在只能是朋友了。

她忽然這樣找過來,從一個久無聯繫的前女友,到朋友,也許慢慢的,又會成為那個不再聯繫的前女友。

她吃着綠豆糕,往前走,遇到個熟人。

「郁小姐。」

她一頓,掀眸打招呼,「林警官。」

林長明今天休假,穿的常服,她剛剛差點沒認出來。

他笑眯眯地看她,又越過她去看身後的林見深,「和深哥出來買東西啊?」

郁唯一併不遲鈍,看出了他臉上的意味深長。

她主動解釋:「抱歉林警官,那天的事情是我騙你的,我和林見深……」

「我知道,深哥和我說了。」

林長明依然是一副樂天的笑臉,「前女友嘛,沒事兒,還能破鏡重圓。」

「……」

「你很閑嗎?」

身後的男人冷淡出聲,走到郁唯一身側。

「我先去買菜了。」

林長明自然瞧出了林見深表情不對,腳底抹油走人了,「郁小姐,下次見啊。」

郁唯一對他點點頭。

沒有下次了。

「還要買什麼嗎?」

林見深盯着她粉白的小臉,徐徐開口。

郁唯一這才發現他兩隻手都提滿了,冷白的手指勒出一道紅痕,「再逛逛。」

她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想買的,但就是想再逛逛。走一走這個林見深長大的小鎮。

「嗯,東西給我,我先放車上。」

郁唯一將手上的東西一併交給他,立在原地,看着他頎長的身影越來越遠。

他肩膀寬闊,脊背挺直,腿長腰細,很適合穿風衣。

當初戀愛的時候,郁唯一最喜歡在冬天躲進他風衣里抱着他取暖。

她經常去看秀展,眼光養得很刁,剛在一起的時候還嫌棄過林見深不懂穿搭,浪費自己的好身材。

林見深這樣事事追求完美的人,很快就去主動學習。

以至於後來,她和林見深一起約會被同學偶遇,還被問男朋友是不是做模特的。

她笑着告訴林見深,林見深沉着臉給她掏出一張模特公司的名片——原來他也在路上被人問要不要去做模特。

郁唯一笑得更大聲了。

林見深將東西放好,沒走幾步被一個阿姨攔住了,笑盈盈地詢問他的情況。

郁唯一隱約聽到兩句,似乎是說要給他介紹對象的事情。

林見深依舊是一副淡漠的模樣,應付了兩句過來,「走吧。」

郁唯一跟着他進了附近的店鋪,「很多人給你介紹對象嗎?」

他腳步微頓,回眸看她,輕輕點了下頭,「嗯,很多。」

郁唯一眼睛落在一旁的甜點乾果上,看似隨意地打趣:「那你就沒有喜歡的嗎?」

他沒做聲。

郁唯一也不敢抬頭去看他。

甚至說完這話,她就在心裏懊惱自己莫名其妙,盡說一些讓氣氛尷尬的話。

她裝作很忙的樣子,指着這個,又指着那個問老闆。

「深哥可難追了,追他的小姑娘一茬過一茬,就沒他看得上眼的。」

忽然,不知道從哪兒竄出這麼一句。

郁唯一愣了下。

這時,從櫃檯探出張黝黑的臉來,嘴裏還磕着瓜子,標準的吃瓜姿態。

「李警官。」

郁唯一這才發現底下躲着一個人,他坐在小板凳上烤着取暖器,不仔細看還真注意不到。

「嘿嘿,郁小姐。」

李江對她擠眉弄眼地笑。

「這是你們家的店啊?」

郁唯一訝異。

「嗯,我媽開的,我閑暇的時候就過來幫個忙。」

老闆娘把稱好的東西拿過來,笑眯眯地打量郁唯一,「小姑娘長得真漂亮,阿姨給你抹個零,二十就行了。」

「謝謝阿姨。」

郁唯一嘴上說著,但掃碼還是轉了二十二過去。

李江趴在櫃檯上,眼睛提溜打着轉,見狀問:「郁小姐這麼漂亮,有沒有男朋友啊?」

「沒有。」

郁唯一搖頭。

李江看一眼身後沉默寡言的男人,又繼續問:「那追郁小姐的人應該很多吧?」

「沒有。」

郁唯一輕輕搖頭,「其實沒什麼人追我。」

「怎麼可能?」

李江很是驚訝,後又補充:「那肯定是你太漂亮了,一般人不敢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