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第一章(2)

「謝國公慈悲,民女願意跟你走。」對方跪倒在地。

其他人也漸漸反應過來,能活着,沒人願意死,家回不去了,但有人收留也是一條生路,心思漸漸活動開來,很快又有幾人跪下,雖然沒有明說,但意思很明確,秦懷玉不好上去攙扶,一個個穿的太少,怕大家尷尬。

漸漸的,更多女孩跪下磕頭。

秦懷玉鬆了口氣,對第一個跪下的女孩說道:「看你談吐不俗,叫什麼?」

「民女讀過幾年私塾,過去的我已經死了,願意賣身國公,一文不要,只要給口吃的,給個住的地方就好,讓我做什麼都行。」

秦懷玉見對方不願意提起過去,也不好多問,便說道:「過去回不去,未來不會遠,活着,就有希望,希望就如這夜空明月,照亮夜歸人,以後就叫你明月吧,希望你像天上明月,引領身邊姐妹走出黑暗。」

「謝國公賜名。」女孩感激地說道。

「好好安撫大家,願意回去的做好記錄,天亮離開這兒,我去做點吃的,一會兒領大家過來。」秦懷玉叮囑道,同是苦命人,交流起來會方便很多。

「那邊還有個洞,裏面放着糧食和其他物資。」叫明月的女孩指向一個方向。

秦懷玉走過去,果然發現一道豁口,裏面是個天然形成的洞腔,面積不小,堆放着不少物資,進去一看,有好幾十袋精米面,還有三個大木箱子,羅章上去,一刀斬斷上面的鎖,撬開一看,居然是滿箱金餅。

斬開另外兩個箱一看,是銀子,滿滿一大箱。

不義之財,不要白不要,正好用來養活外面那兩百餘女孩。

秦懷玉眼前一亮:「清點一下。」

羅章興奮地清點起來,薛仁貴上去幫忙。

沒多久清點完畢,一共三百塊金餅,五千兩銀子。

三百塊金餅等同於四萬八千兩銀子,加上五千兩銀子,就是五萬abc兩銀子,算是一筆巨款,秦懷玉找來袋子將金餅一分為三,每人背一袋,再把其他銀子分開裝成小袋,準備回頭找女孩們幫忙。

重新回到洞廳,秦懷玉見女孩們多了幾分生機,不少人正在幫忙烤肉,便喊道:「裏面有糧,拿來煮了吃。」

人一旦有了希望,就有活下去的動力。

糧食被人搬出來,洞裏面有一股清泉,難怪土匪選擇在這兒定居,做飯這種事對於農家出生的女孩來說輕車熟路,秦懷玉怕女孩們難堪,示意薛仁貴、羅章到洞口戒備。

半個時辰後,兩大鍋稀飯熬好,也沒人講究,用土匪用過的陶碗盛着吃,烤熟的肉直接用手抓着吃,都餓壞了。

明月送來一大塊最好的肉,秦懷玉擺擺手說道:「你們吃,我們吃過了,告訴大家別吃太多,太急,慢慢來,有的是時間,小心撐死。」

人一旦餓壞了逮什麼都吃,而且控制不住,吃撐了都不知道,會撐死。

「民女省得。」明月匆匆去了。

「阿叔,咱們算不算幹了件好事?」羅章有些傷感地說道。

「何止是好事,少主這是天大的恩德,是活命之恩,仁義之舉,天下罕有。」薛仁貴肯定地說道,為當時的選擇感到慶幸,跟着這樣的少主還擔心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