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侯門嫡子偏寵落魄小姐 第6章_賣文小說
◈ 第5章

第6章

「不是,沒見過。」這不就是那天在鳧山救她的那個人?他怎麼在這兒?鍾樂匆忙進了雅間。

「沒有?沒有嗎?」夏侯景楓大概以為認錯了,也就沒當回事,上樓與朋友喝酒去了。

後面還來了兩三個,也都被鍾樂給打發了。但她倆一直等到下午,孫靜嫻才一臉幸福地回來。

「鍾樂,謝謝你」,孫靜嫻跑過來一把抱住鍾樂,「他答應來我家提親了,我真是太開心了。」

看見孫靜嫻一臉興奮的樣子,鍾樂問道:「既喜歡你就應該主動提親,為什麼還要你去說?」

孫靜嫻坐下來說道:「他出生寒微,貽豐園的考試也好幾次落榜了,我父母不同意我跟他在一起,他也不敢貿然上門。」

「那現在他去也沒什麼用啊,他不還和以前一樣?」

「不管了,無論如何我認定他了,不行就一哭二鬧三上吊,就不信搞不定他們。」

「那行吧。」

「對了,錢給你。另外我還可以給你推薦一個活兒,以後你倆就不用流落街頭了。」

「那太好了!我正發愁呢!謝謝你!」

「不用謝,別客氣,我要是成功了,你就是我倆的媒人,我感激你還來不及呢!這個信你拿着,城西潤生堂招人打打下手,不難的,而且李大夫人很好,是我爹的朋友,我已經派人去打過招呼,你直接過去就成!」

「你可幫了我大忙,我都不知道怎麼感謝你了!以後用得上的只管開口。」

「好啊,你這個朋友我交了!」

鍾樂兩人很順利地進了潤生堂,如孫靜嫻所說,主家人很好。房間雖不大,但足夠鍾樂和琴兒安身了。

鍾樂和琴兒被安排着去做一些洒掃、做飯、端茶燒水之類的事情。潤生堂是錦城最大的醫館,每天往來人不少,據說李大夫以前還做過太醫。

雖然有點累但日子過得很安穩,鍾樂在閑暇之餘也在為貽豐園的考核做準備。這天一大早,鍾樂像往常一樣早起溫書然後打掃準備開張,這時突然傳來一陣密集的敲門聲。「樂兒,開下門,說不定是什麼急症呢」,李大夫邊整理草藥邊說道。

「哦。」鍾樂打開門,迎面進來幾個神色慌張的青年人,攙着一位受了傷的中年人,那箭矢還插在他身上,傷口還滲着血,看起來十分兇險。

就在鍾樂準備關上門的時候,突然反應過來剛進去那人不就是那天撞見她相親的人。「真是冤家路窄,讓他認出來就糟了」,鍾樂小聲嘀咕道,從他們身邊繞過去進了後院去燒水,讓琴兒出來外邊幫忙。

「樂兒,把熱水都端出來,再要兩條紗布,快點!」李大夫催道,琴兒手裡拿着葯走不開,樂兒只好拿了東西出去。

「怎麼這麼慢,給我!」夏侯景楓不耐煩地從鍾樂手裡搶過水和紗布,抬頭一看發現竟然又是她,「你……」

「快拿去吧!」鍾樂把紗布搭在盆上,慌慌張張地跑回了後院。

「你到底是誰?」鍾樂正在燒火,冷不丁被嚇了一跳,定睛一看才發現是他,「我就是我,還能是誰?」

夏侯景楓一臉嚴肅,上前幾步逼近鍾樂,嚇得鍾樂連連後退,他抓住她的手腕,「第一次見你,你被山匪追殺,第二次見你,你在跟人相親,第三次見你,你又成了燒火丫頭,你到底是什麼身份,又有何目的!」

「放開!你又是誰啊,憑什麼申犯人一樣申我!」鍾樂真是無語了,這個人到底要幹嘛!

「你們倆在幹嘛!」見李大夫進來,夏侯景楓放開了鍾樂,兩人將原委告知。

「你們這些年輕人啊,胡鬧!」李大夫有些氣惱。

「李大夫,孫小姐她有喜歡的人了,我就是……」

「這忙也是能幫的?你讓我說你什麼好,看着挺穩重的一個孩子。」

「李大夫,您罵我吧,但是千萬不要告訴孫老爺,求求您了。」

「算了算了,我就當不知道,你們好自為之吧。」說著邊嘆氣邊拿了一壺水徑直去了前廳。

「都已經真相大白了,你怎麼還不走?」鍾樂有點生氣。

夏侯景楓卻還坐在那兒沒有要離開的意思,「確實是個好故事,但是我要問的是,你是誰?」

「你到底要幹嘛啊我的祖宗,你我萍水相逢,沒有必要互報家門吧!」鍾樂無奈地說道。

夏侯景楓一改剛剛的嚴肅,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你不會是想以身相許以報救命之恩所以一直故意與我偶遇吧!」

「你還真是自戀啊,我都不知道你是誰,我就算計着去巴結你?行了,我要去做事了,不再見!」說完轉身進了房間。夏侯景楓看著鐘樂離開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下午閉館後,鍾樂去找孫靜嫻,雖然李大夫答應不說,但也應該告訴她一聲,順便去看看她。

「孫小姐,你的事怎麼樣了啊。」

「樂兒,別小姐小姐的啦,我從小體弱父母又管得嚴,沒幾個說得上話的朋友,我說交你這個朋友我們就是朋友了,叫我靜嫻就行。」

「好!那你和你那位心上人怎麼樣了?」

「還行吧,我爹娘鬆口了,但是要他入贅,他好像……不太願意。」

「這樣啊,慢慢來吧,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我幫你相親的事讓李大夫知道了,不過他答應不告訴你爹。」

「那就好,這事兒讓我爹知道我娘就會知道,我娘知道那就慘了,她肯定會覺得我和易友私下見面有損清譽還會把這個罪名硬按在易友身上,超級可怕的。」

兩人聊得很開心,直到傍晚鐘樂才回到潤生堂。

第二天中午,鍾樂正在擦桌子,夏侯景楓又跑來了,一進來就拿出個玉佩在鍾樂眼前晃來晃去,鍾樂不理他,他就上上下下跟,「我說你這個人到底要幹嘛額,我求你放過我行不!」

「這塊玉佩不是你的嗎?你不認識?」

鍾樂望了一眼,「對,是我的,還給我吧!」鍾樂一把拿過玉佩,「好啦,東西也還了,你走吧!」

「你,你要用它幹嘛!」夏侯景楓一臉震驚地問道。

「缺錢,賣了換錢!」鍾樂把玉佩在夏侯景楓眼前晃了晃,轉身出去進了一家當鋪,景楓忙追出去,看見她真要當,趕緊一把搶過玉佩,「你這個女人,不是你的就別亂認,要錢不要命是不是!」

鍾樂看見他如此在意,料想這玉佩一定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難道他懷疑我做了什麼壞事?」鍾樂自言自語道,想着還是要解釋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