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侯門嫡子偏寵落魄小姐 第3章_賣文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兩人仍是沒有找到秋姨的屍首,只好在行李中挑了些物件為秋姨立了衣冠冢。兩人在秋姨的墓前坐了一天一夜,之後鍾樂帶着琴兒雇了輛馬車來到旁邊的小城找了家客棧暫時落腳。

「小姐,我們帶的錢也只夠省吃儉用幾個月的,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琴兒邊收拾東西邊擔憂地看着毫無生氣的鐘樂,「小姐,……」

「我是不是真的就是個多餘的害人精,娘走得早,爹不喜歡我,現在秋姨也因我而死」,鍾樂說著說著就哽咽了,「我才是該死的那個吧。」

「小姐胡說什麼呢,你別這樣好不好,琴兒很害怕……」,琴兒看鐘樂哭得傷心,自己也跟着哭,主僕兩人抱在一起,盡情宣洩着內心的苦楚。

第二日天剛亮鐘樂就醒了,她躺在床上望着屋頂胡思亂想,卻理不出任何頭緒。中午,琴兒拉着她出去,鍾樂覺得集市吵鬧便帶着琴兒去山間小路散散心,二人正走着突然聽到有人來。

向下一望,原來是一群土匪,他們拿着兵器,扛着戰利品,還有一位衣着樸素,不斷啜泣的女子被兩個小嘍啰押着,跟着為首的大鬍子壯漢。

兩人小心翼翼俯身蹲下借樹叢隱藏,不敢出聲,待他們走過方才起身。「這群土匪竟然打家劫舍,強擄婦女,簡直可惡!」鍾樂憤憤地說:「我們一定要救她!」

「可是小姐,我倆又不會武功,怎麼救?」

「智取為上。」

「怎麼做?」

「嗯……這樣,我悄悄跟着他們隨機應變,你去府衙找人來。」

「可……」

「就這樣,我走了。」

鍾樂快走幾步仍然沿着小路跟着他們,這樣她既可以居高臨下看清楚下面的情況又不會被發現。琴兒怕鍾樂出事,趕緊跑去府衙求援。

鍾樂邊走邊用石頭在地上做記號,可是走了一段,突然發現前面有塊大石頭擋着路,過不去,眼看那些人越走越遠,鍾樂甚至想如果摔不死的話她就跳下去到大路上。

就在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時,突然聽到有打鬥聲,她趴在大石頭上,用手撥開雜草樹枝,伸長了脖子看。隔得有些遠,看不真切,只隱約知道有兩方在打鬥。「琴兒這麼快,太棒了」,鍾樂沒多想就沿路往回跑去找琴兒。

「琴兒,琴兒,人呢?這丫頭不會以為我被抓了去?」想到這,鍾樂一邊喊着琴兒一邊往打鬥的地方去,走近些才看清原來不是官府的人。而是那些土匪和幾個少年兩隊人馬在打,鍾樂轉身要跑,然而已經來不及,一個土匪拿着刀朝她走過來……

鍾樂心裏害怕極了,她不停後退,可那人步步逼近,就在鍾樂以為自己大概死定了的時候,一個男子飛身過來抱住她向後退了幾步,擋開了那把刀。

鍾樂睜開眼看着眼前這個男子,劍眉星目,鼻樑高挺,嘴角帶着幾分笑意,半是得意,半是不屑,皮膚白皙,身材修長,身手敏捷,長得還不耐!

就在鍾樂還在欣賞這張臉的時候,男子突然撒開了手,嚇得她一下回過神來,「不想死就躲遠點兒!」。

「這麼凶!」鍾樂心下想着,還是先走為上。

她剛走出幾步,突然想起來那位姑娘還被扔在路邊。她回去替她解開繩子,拉起那位姑娘的手就要跑,不料那位姑娘竟還癱坐在地上。

「快走啊!」

「不行,我,……我腿軟。」

什麼?怎麼這麼慫啊!再不走就死定了。鍾樂只好將她的手搭在自己脖子上,摟着她的腰撐着她走,不料沒走出幾步,那姑娘腿一軟突然蹲下去差點把鍾樂也摔個趔趄,正準備爬起來,抬眼突然看到一個土匪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只是他現在被牽制着騰不出手來對付鍾樂,這下可好,鍾樂也有些腿軟了。就在她努力站起來再次拖着那位姑娘時,突然傳來踢踏踢踏的馬蹄聲,沒過一會兒官府的人就來了,琴兒也在其中。

「小姐,沒事吧!」

「快出事了。快,快替我扶着她。」

見官府來人眾多,土匪頭子喊了聲「撤」,其他人都四下逃散向山上跑去。剛剛救鍾樂的那個男子準備去追,另一個男子喊住了他,「景楓,別追了。」

帶頭的官員道:「山上是他們的地盤,到處都是埋伏和陷阱,」說完轉頭對着兩個士兵道,「送幾位姑娘回去,以後小心點,別在這一帶亂逛。」那位姑娘還是驚魂未定,但看到土匪都跑了,總算能自己走路。

這邊縣官讓人收拾一下現場,見幾個年輕人還站在那兒,「你們怎麼還不走,還有別的事?」

太子衛泓從腰間掏出一塊令牌,縣官神情瞬間緊張,忙俯身行禮。

鍾樂和琴兒回到客棧,若有所思的樣子,「小姐,你在想什麼呢?」

「琴兒,你知道嗎?我今天怕極了,我好像還不想死。我還救了那位姑娘,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反正我覺得心裏好受多了。」

「這樣就好,我還一直擔心小姐會想不開。」

「我們得找點事做。」

「什麼呢?要不我們繡花出去賣,」琴兒見鍾樂臉上有了笑意,繼續說道:「我們還可以賣手帕,還可以賣,……對了,我懂一點醫術,我還可以去給人看病。」

「你也知道你只會『一點』啊,再說女子行醫多有不便,沒有幾個人來找你看病的。」

「那怎麼辦?」

鍾樂看着琴兒疑惑又委屈的表情忍不住笑了,打趣道,「我看給你點個媒婆痣,去當媒婆不錯,酬金也豐厚……」

「小姐,你又笑話我。」主僕倆在房中打鬧了一會兒,晚上吃了點飯,一覺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兩人出去找事做,走到告示欄那裡,看到許多人圍觀,好奇便過去瞅瞅,原來是錦城貽豐園招考學生的告示。

「……凡禹國子民,無論男女,皆可報考……」。鍾樂小聲讀着告示,自言自語道,「貽豐園?好像在哪裡聽到過……」

「貽豐園是皇后請皇上在錦城設的求學之地,不論貴賤男女,只要通過考試皆可入學,大家都知道的呀,小姐不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