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p>

「知道了。」琴兒正準備離開,聽見鍾樂在身後叫她,「對了,琴兒琴兒,娘留給我的白玉梨花簪,別忘記裝上。」

琴兒答應着,小心翼翼地離開了。鍾樂和秋姨吃了點東西,用了些傷葯,終於熬到了成親之日。

兩人被放出來,回到房間準備。幾個丫鬟拿來了喜服和首飾,扔在鍾樂的床上便走了。因為是冥婚,所以至晚上才開始成親儀式。

三人在房間盤算着今晚的逃婚,暢想以後山高水闊任我飛的生活,心情很是愉悅。

到了傍晚,估摸着迎親的馬上來了。秋姨故意招來了鍾怡,鍾樂和琴兒埋伏在門兩邊,鍾怡氣勢洶洶地推開門,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鍾樂一棒子打暈了。

三人手忙腳亂地替鍾怡換上喜服,蓋上蓋頭,不一會兒就有人來敲門催了,鍾樂趕緊躲到床後面。

「你們弄好了沒!迎親的都來了。」進來了幾個身材高大的婆子。

「好了好了,剛剛二小姐來,說怕大小姐耍花樣,已經打暈了,勞煩你們背出去吧。」

「行行行,別磨蹭了。又不是正經成婚,怎麼著都行!」說著一個強壯些的婆子過來將鍾怡背上,走了。

院里的人都跑到前面看熱鬧去了,看見新娘走了,剩下的幾個人也離開了。

鍾樂,秋姨和琴兒帶着行李躡手躡腳地從後門出去,卻不見馬車。

「估計是怕得罪趙春霜,我那繼母的父親可是縣官大老爺。算啦,看來只能靠兩條腿跑了,我們趕緊走吧。」

三人迅速離開鍾府,剛出城門來到郊外卻碰上了趙春霜的哥哥趙丙。三個人在一片漆黑的山路上磕磕絆絆地跑着,突然,秋姨搶了鍾樂的披風,並將她推倒在地,「樂兒,好好活着。」說完獨自跑到大路上引開了趙丙的爪牙。

鍾樂崴了腳,琴兒攙着她,兩個人黑暗中摸索着,啜泣着,眼睜睜看着那片耀眼的火光追着那件紅色披風漸漸離她們遠去。

待兩人追上,懸崖邊,人沒了,只有那件紅色披風掛在樹枝上,在冷風中蕩來蕩去,孤寂,無聲。

「秋姨——」,凄厲的哭喊聲劃破長空,又很快湮沒在夜的沉寂之中,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默默地恢復了平靜。順着山路望去,還能看到星星點點逃竄的火光……

兩人瘋了似的在山崖下尋找秋姨的屍首,然而任憑她們如何哭喊,也得不到那一句回應了。前所未有的絕望和害怕湧上鍾樂心頭,她此刻內心如火灼一般,突然眼前一黑,失去了重心,只隱隱聽到琴兒喊她的聲音。

醒來已是第二天,在一個山洞裏,鍾樂是哭着醒來的。

「小姐,小姐,小姐……,小姐你怎麼了,你醒醒啊。」琴兒聽到鍾樂的哭聲醒來,看着淚流滿面的鐘樂,她有些不知所措,「小姐,你別這樣」,琴兒帶着哭腔不停喊鍾樂,緊緊抱着鍾樂。

鍾樂漸漸從噩夢中蘇醒,「琴兒,我夢到秋姨了,還有娘,我們在院子里盪鞦韆,秋姨推着我,我飛得很高、很高、很高,娘站在梨花樹下,看着我們,笑着,可是,我一轉身,她們卻都不見了,諾大的院子里就只有我一個人,我怎麼叫都沒有人理我。」眼淚奪眶而出,像絕了堤的洪水。

「還有琴兒啊,琴兒會陪着小姐的。」

「都怪我,我為什麼要逃,為什麼要逃,為什麼要逃啊!」鍾樂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我要去報仇」,說著站起來就要走。

琴兒忙拉住鍾樂,「小姐,趙家在柳城一手遮天,你現在回去就是送死啊不能去!」

「我不管,大不了同歸於盡」,鍾樂掙脫琴兒的手,卻不小心把她推到了,琴兒的手按在一塊尖銳的石子上,頓時出了血。

「琴兒,你沒事吧,快起來。」鍾樂將琴兒扶起來,替她止血。

「小姐,你不要回去好不好,你忘了秋姨走之前跟你說『要好好活下去』嗎?你不要去。」琴兒央求着鍾樂,「你走了,琴兒怎麼辦呢,你和秋姨都不在了的話,琴兒也活不了了呀。」

看着琴兒哭腫的雙眼,鍾樂深感自己無能為力,艱難道,「好,我不去了,我們都要好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