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侯門嫡子偏寵落魄小姐 第10章_賣文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說什麼呢,怎麼可能!」夏侯景楓放下搭在王耀肩膀上的手,笑道。

「那你……你既然沒打算……就別去隨便撩撥人家小姑娘。」

「想什麼呢,我對她的喜歡就跟喜歡你們,喜歡冬柳,喜歡皇后娘娘那種差不多,你能明白吧?」

「你,那你倒是說清楚啊,我還以為……」

「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女人這些事啊很麻煩的,一個搞不好你看看我家就知道後果了。」夏侯景楓攤開手,無奈地笑了笑,「行了,你回家吧!」

「你不回去?」

夏侯景楓邊向宿舍走着邊擺手,「不回!」

「這小子也太倔了,這麼久了還在跟家裡鬧」,王耀自言自語道。

接下來的幾天過得還算平靜,流言慢慢被淡忘,林玉婷一夥雖然還是時常懟她但鍾樂也都回敬給她們了,不吃虧。

很快到了放常假的日子,鍾樂第二天一大早就起床回潤生堂。琴兒知道鍾樂要回來,早早就在門外等着了,李大夫還特意給琴兒放一天假陪鍾樂。

琴兒告訴鍾樂,李大夫知道她懂一點醫術所以已經在教她學醫了,現在她給人抓藥,還能跟着李大夫出診,學到不少東西。琴兒找到事做,鍾樂也替她高興。

說起來到錦城快三月了,她們還沒有好好逛過,而且也好久沒見到靜嫻了,兩人來到孫府,下人通報後孫靜嫻很快就出來了。

孫靜嫻很開心地告訴鍾樂她的心上人梁易友也考上了貽豐園,所以她爹娘已經答應不再阻攔他們的婚事了,她還拿出一封信並一些錢交給鍾樂,「樂兒,貽豐園不讓外人進,我爹娘也不大樂意我去找他,你替我給他一下吧」。

「今天放假,咱們去他家找他不就行了,你要不好意思我去送。雖然男女不分校,但他們住的奕楓閣我也不方便去。」

「他要是回家就好了,我讓人去看過了,他沒回家。這不才想到你嗎?」

「沒回家?他都不想着來看看你的啊!也不給個信,太不靠譜了吧。」鍾樂心中納罕,這梁易友究竟是個什麼人物。

「樂兒你別這麼說,易友他一向很努力,這次好不容易進了貽豐園,肯定在用功呢!」

「哎,好吧,信,我想辦法給他,錢,你拿回去,他要真是喜歡你就絕不會要你的錢的。」鍾樂把信收好,三個人開開心心地去逛街了,大街小巷到處竄,好久沒這麼開心了。

「誒,你們看,前面怎麼了?」孫靜嫻拍了拍正在看手帕的鐘樂。

鍾樂順着孫靜嫻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那裡圍了一堆人,不知道在幹嘛,三人好容易擠前面去。一女子披麻戴孝跪在那兒,面前躺了一位過世的老人,背上還背着一塊寫着「賣身救父」字樣的牌子。姑娘哭得梨花帶雨,連連磕頭,哀求着過路的人。

「要不我幫幫她吧」,孫靜嫻說道,眼裡已然有了淚花,「她也太可憐了。」

「是挺可憐的,要不你把她帶回去做個使喚丫頭吧。」鍾樂說道。

「嗯」,孫靜嫻拿出二十兩銀子給她,「姑娘,這些錢你拿去安葬你父親吧。」那姑娘一聽這話對着孫靜嫻就不停地磕頭說謝謝,孫靜嫻忙將她拉起來,「就當是送你的,你快去吧。」邊上圍觀的人也都各自走了。

那姑娘站起來接過銀子,鍾樂剛想拉着孫靜嫻離開,轉頭好像看到地上躺着的那個人動了一下,想是看花眼了。鍾樂越想越不對勁兒,走了一段拉着她兩個又折回去。

三人回去竟然看到剛剛躺那兒的「死人」還好好地站着,孫靜嫻很生氣就要衝出去,鍾樂也沒拉住,那對父女知道被發現了,拔腿就跑。

孫靜嫻追着她們,鍾樂和琴兒也忙追過去,沒跑幾步,孫靜嫻就跑不動了,雙手扶着腰,站那兒氣喘吁吁地還在喊:「騙子,別跑。」鍾樂又追出去幾步,可是街上人太多,三轉兩轉就瞅不到人了,只好無功而返。

「好啦,反正你也不差那二十兩,本來身體就不好還這麼拚命。」鍾樂擔憂地看着孫靜嫻,生怕她累得回頭再生病就更不值當了。

就在三人準備回去的時候,突然聽到前面有人在高喊,「誰的錢!」

「樂兒,有人幫我們抓住他們了。我們快去看看。」

人群中有三位公子,中間那個手裡拿着錢在問,孫靜嫻過去行了個禮,「公子,那錢是我的。」

「你的呀,給你,拿好。」

「多謝公子。」

那幾個人轉過身,鍾樂才發現是夏侯景楓、王耀和另外一位公子。

「鍾小姐,你也在這啊。」王耀先看到鍾樂,朝這邊走來,其他兩個人也過來了。

「樂兒,你也在啊,好巧」,夏侯景楓滿臉笑意地說道,「你說咱倆怎麼這麼有緣啊。反正都碰到了,不如一起逛逛?」

「好啊好啊,走!」鍾樂還沒答應,倒是孫靜嫻很爽快。

「那個太,泰山,介紹一下,她叫鍾樂,我的朋友。」夏侯景楓對另一位公子說道。

「泰山?」太子看着夏侯景楓,面露難色,雖然這名字奇葩了點,但不想暴露身份,也只好勉強認下了。

幾人在街上逛,正好碰上有家店在做活動,只要猜對三個燈謎就可以換一盞蓮花燈。

鍾樂拿下一個燈謎,上面寫着:雨打燈難滅,風吹色更明。若非天上去,定做月邊星。「螢火蟲,這個簡單,」鍾樂扯下這個燈謎,拿着去找下一個。

她看中一個長一點的謎面,正準備去拿,沒想到被人搶了先,一看正是夏侯景楓。

「你想要這個?喏,給你。」

鍾樂接過來,上面寫着:送春歸,待春歸,迎春歸,心有千千結,隔岸不堪解;菱花鏡,流雲景,樓台近,高樓空看景,一一訴衷情。

「猜一物,會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