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孩子的真心真的是很寶貴的東西,結果就被他當做普通小玩意兒一般,扔到一邊,甚至吝嗇給一個眼神。
什麼東西!
我在心裏啐了一口。
沒關係,我深呼吸了幾下,平復好情緒。
春日,我會讓你知道,人生的意義不止是情情愛愛。
世界上重要的事多了,才不能因為這個臭小子就如此止步不前!
「桑珏?」
我鎮定下情緒,只是漠然地盯着他看。
可是這個豬腦子沒發現,只是把臉扭到相反的方向,用鼻子出氣。
你這sb,白瞎一張好臉。
我繼續裝。
我眨了眨眼,「爹,我記不太清了,這位桑珏公子和我之間…?」
桑珏和攝政王都愣了,攝政王老奸巨猾的眼神帶着探尋,從老池臉上轉到我臉上,接受到我坦蕩蕩的直視之後他似乎也有點拿不準主意,於是他看了一眼桑珏。
桑珏也是一臉震驚,這時候老池看了一眼我旁邊的圓臉侍女,鐵青着臉,「雲追,你來給攝政王和公子解釋一下怎麼回事。」
雲追老老實實出列,對着攝政王和桑珏柔柔一禮行完後,就毫不留情地開始了控訴。
我裝的,我都知道,不過在我們雲追的幫助下我又把事情複習了一遍。
他和池春日不止是青梅竹馬,還他娘的有婚約呢!
不過這小崽子就是不想認這門親事,所以從小到大一直欺負池春日。
甚至池春日這次撞頭喪命也是和他有關。
簡直就是一個頂級混球!
要不是他聽柳湘柔家姨娘亂講,說池春日搶走了柳湘柔的兔子,他也不會為了柳湘柔去和池春日吵架。
結果吵架的時候不知道誰動了黑手,不會游泳的池春日大頭朝下栽進冬天的護城河裡,撈出來的時候出氣兒多進氣兒少,頭上還磕了一個巨大的包!
我爹池太傅吹鬍子瞪眼,「你和他?
你和他之間什麼關係都沒!
「唉呀,池太傅啊…」攝政王站在旁邊蒼蠅搓手,「我家這個小子啊,確實是被慣壞了…你看,我這都把他押過來和你賠罪了,你就讓侄女高抬貴手,看在我的薄面上…」好傢夥,官大一級壓死人啊。
我思考着對策,不經意間看到桑珏腰上的荷包。
池春日綉工很好,在知道兩家訂下婚約後曾經給他綉過一個梅花香囊,藍底金邊的,我記得。
不過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