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雜談集第1章 此戰若勝,我便回來娶你在線免費閱讀

故事雜談集第 章 白醫毒果(上)在線免費閱讀

在亂世,愛意和殺意總是複雜的交織在一起

亂世之中,鮮血淋漓,民不聊生,遍地的不知名屍體,四處皆是不盡的哀嚎和哭喊

血,染紅了山川,染紅了河流,目之所及,屍骸遍野,每一具都有着熟悉的面孔,被鮮血染紅的臉,扭曲的表情,喧嚷着痛苦與不甘

圍牆已經倒塌,村莊淪為焦土,處處瀰漫著濃烈的血腥味,一片人間煉獄

亂世,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即使驚鴻一瞥,也能傾心不已,心動不止

離、鳳兩國年年爭戰,在匪徒手中,她救了位「美嬌娘」

他生得是那般俊美,眉清目秀,丰神俊朗,笑盈盈的,當真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可獨獨眉眼間是藏不住的憂鬱

1(女扮男裝少將軍X敵國皇子)

幾支箭矢嗖嗖射向他身後,山賊應聲而倒,不消片刻,山賊們死傷慘重,死的死,傷的傷,活下來的也匆匆逃命去了

「少將軍,溜了幾個,要追嗎?」

「不必了」

山林之中,群鳥四散,日頭下晃着刺眼的劍光,轉瞬即逝,一陣清脆的馬蹄聲遙遙傳來

他凝目望去,只見一人駕馬而來,行至他的面前時,那人勒馬停住

「姑娘,此地不宜久留,你可會騎馬?」見對方並沒動作又問道「可是受驚了」

她說著,躍下馬來,一把將「美嬌娘」抱上馬,他們緊緊相靠,她將他圍入懷中,雙方的呼吸都清晰可聽,他能感受到她起伏的胸腔,感受到屬於她的溫度

她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姑娘,得罪了」

「將軍,救命之恩是否應以身相許」

俗套的「英雄救美」的戲碼,至此,鳳國軍營中的玄衣將軍身邊多了個青衣少年

一夜,她尋着螢火蟲來到一處清泉旁,意外撞進清泉中他的一雙柔和眼眸

「我不是故意的,是你,你是…你是男子?」

泉中之人望着這位「不速之客」也不惱,眉眼彎彎,嘴角微微上揚,緩緩開口「姑娘,你可知什麼叫非禮勿視」

「你怎知我是姑娘」聞言,一瞬間,她拔劍不假思索地刺向他的咽喉,刀尖停在他喉頭,才堪堪停了下來,與他眼神相會,那雙眼眸當真是柔情似水

「在下會保密的,所以還請將軍,不要岔開話題哦」他笑着把劍用指尖往旁邊抵了抵

「我會對你負責的,大不了…以後我娶你」她將劍收回,拍着胸脯保

螢蟲飛過,他眉眼彎彎,墨發垂在身前,墨發如緞,更添幾分清冷柔和之意

她看着面前的「美人」,不禁喃喃道「天下怎麼有這麼好看的人」,想到這不由的紅了耳根

他淺笑着說「既如此…那『少將軍』…喚在下聲夫君,如何 ?」

他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將她的發勾到耳後,帶着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氣息,在她的額前落下一個輕柔的吻

一瞬間,她只覺得一股氣血直衝向上,似酒醉般,渾身暈乎乎的,不想要被他看到這副模樣,趕在紅暈形成前,飛奔回帳中

「天啊!心跳的好快」她先是微微一愣,緩了幾秒後她便用力抿了抿唇,不自然地挪開了視線,笑出了聲

指尖瑩火閃爍,點燃彼此心房,南風過鏡,十里春風皆不如你

他曾輕聲對她說「等我棄了這枷鎖,與你執手白頭,與你共賞夕陽西下,與你共淋旭日東升」

「你說什麼?牽着我,風這麼大,你這麼瘦,你若被吹走了,我都不知去哪尋你 」

陽光下的她笑得是那樣肆意張揚,向他伸出的手也彷彿渡上了一層金邊

「牽着,你和我走散了怎麼辦」

只是戰事本就吃緊,不能再耽擱下去,整兵

「此戰若勝,我便回來娶你」說完她翻身上馬,只聽一聲馬嘶過後,揚長而去,臉上滿是張揚肆意的笑容,眨眼間,消失在了視線的盡頭

意氣風發鮮衣怒馬少年將軍

往來不敗桀驁不馴

永遠年輕、永遠意氣風發的少年

永遠純粹熱切

只可惜那年軍機泄露,領軍的正是離國一面戴面具的青衣少年,那也是用兵如神的「少年」將軍敗的最慘的一次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戰馬在他們身後嘶吼 ,利箭穿行,刀劍相見,蛇虎纏鬥

昔日情人,今日敵人,沒有半分留手,招招致命,卻分外纏綿

2

離國太子的喜宴,她一襲玄衣,而她要刺殺的便是這場喜宴的主角——敵國新上任的太子

她站在角落裡看他喜笑顏開,看着他身旁的紅衣美人也喜笑顏開,笑了,不知是笑他,還是自己

她低垂眼眸,不見一點生氣

這一刻她心中的螢火滅了,她眼中的星星已落,沒有一絲絲的留戀

刺殺失敗,血淋淋的她跪在祠堂前喃喃自語「…假的…原來全是…假的」

「是誰傷你傷的這麼重」

她只是不停的搖頭,聲音沙啞的說道「爹,沒誰…是我自己技不如人,辜負了爹爹您的期望」

受的傷之重,身為老將軍的她爹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保住了她一命

他貴為離國太子,她雖為將軍之女,卻生錯了國,他們如履薄冰的愛情註定是不被祝福的

之後又起戰事,離國太子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之外,大殺四方,鳳國將軍又重傷昏迷,只一玄衣少將誓死保衛

如果撤軍令來的及時一點,或許會好辦的多,可是現在,城樓的左右都被包圍了,突圍已經非常困難

日薄西山,血色殘陽籠罩孤城,「來啊,戰個痛快」

暴雨連夜,本就殘破的城樓在加速崩塌,長夜喧囂,一輪明月漸漸升起,寧靜的夜晚被城門打開的巨大聲音打破

她換回女裝,一襲紅衣

「我總是期望人們能忘記我是女兒身,卻又無比渴望他們能記得我是一個女將軍」

騎在戰馬上,她明白,可能一去不復返,但守護萬千燈火很值得,她看着前面的一片黑暗,笑了,如釋重負

「只我一人可抵千軍」一聲鏗鏘,她的劍砍折了 ,刀刃卷了,手臂被砍中,奪過敵人的兵刃,再戰,再戰

快馬向前,一路衝撞,這地方四面都是懸崖,她早就已經給自己想好了死法

「我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慷慨赴死捨身取義的英雄豪傑氣概

敵軍被她這麼一亂,只好揚鞭追去,幾乎是傾巢出動,一批批士兵陣亡馬上有另一批補上

他修長的手指握住弓身,搭箭開弦,飛箭穿肩而過,他的聲音冷冰冰的

「你輸了」

手中的長劍脫落,「咚」的一聲悶響,激起塵土

她終是力竭跌落馬下,本來就是強撐了啊

可嘆,掙扎換不來生的希望

「我要死了嗎,城內的百姓 …如果我真的死了,城怎麼守得住,攻城之人會放過百姓嗎?」

寡不敵眾,將軍終被俘虜,無一人生還,只剩下那位女將軍

地牢之中

惡劣的環境和刺鼻的氣味,鎖鏈扣在她的手腕,稍稍一動便疼痛無比

她努力的拽動手腕,滲出血來,慢慢將手掌一點點覆上自己脖梗,猛的用力

他來時見到這樣一幅情景,一個箭步上前,扯開她的雙手後死死攥住

手被迫鬆開,窒息中逐漸混沌的意識漸漸回籠,她不禁扯了扯嘴角,咳了兩聲後,深深呼出一口氣

「咳…你明明可以一箭封喉,為何不殺我…還是說你太弱了」

「廢物」口中咳出來一口血水,她忽的靠近,身上的鎖鏈因為她的動作而發出細微的金屬響動「孬種」

「你別想激我」他往前靠了靠,輕撫上她的臉頰,靠近她的耳邊,眼睛還是一如往常的憂鬱柔和

「這還是我第一次見你哭,求死,這可一點都不像將軍的作風」

「呵…我又不是你…我可不想被說成只會苟且偷生的懦夫 」聲音沙啞的厲害「來啊,殺了我」

他解下她的束縛,這才看見她身上觸目驚心的傷疤,他將她臂上的紗布一圈圈地褪下,露出血肉模糊的傷口,是流矢造成的箭傷

手腕上是用力反抗後被勒壞的一道道傷口,血肉模糊,縱橫交錯,和破碎的布料粘黏在一塊

他動作輕柔的取下鎖鏈,幫她把血跡擦乾,牽着她的手走出了地牢

「我會殺了你的,一定」

她想自殺碰巧被他看見,他以她父親為要挾

再後來,宮女時刻跟着,一把玲瓏鎖,替了之前的鎖鏈,箍在她的腳腕

行走時,玲瓏鎖上的鈴鐺聲音清脆,無時無刻不提醒她,自己是被圈養的貴寵而已

「鳳國…降了」

午夜夢回,她睜開雙眼,一瞬間,什麼都想不起來,眉目間流露出茫然,搖晃着站起身來,擦拭着雙唇上的血

昔日靈動深邃的眸子,如今空洞洞的,不見神采,活像個死人

離鳳兩國議和,太子登基將這女將軍收入後宮,她是和親的「棄子」

「妹妹,這情啊,愛啊,是這人世間最虛無縹緲的東西,最為可笑,你相信愛情嗎?」

「回娘娘,相信,只不過我不相信我會遇到愛情」

「唉…要怪就就怪世態炎涼,天地不仁,命運作弄」

3

她身懷六甲,他日夜陪伴在她身邊,生怕出了差錯,對她的冷臉相待也絲毫不介意,不知是為了孩子,還是…心疼她

「你能讓我見見我爹嗎?」

望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樣,他的一顆心像是被荊條抽打一般,疼痛難忍「好,我這…這就下旨」

「爹,你當年為什麼讓我扮男兒入軍營」

「唉,我與你母親只育有你一子,家裡若是沒兒子,宗族裡的那些人定會打主意,一個二個的都想給我過繼兒子

若你在世人眼裡是女子,那麼必然入宮,以便控制將軍府,可我不想讓你進入那個金色的牢籠

再者你女扮男裝裝成廢物可以降低…對將軍府的忌憚,可哪曾想…你好像天生就是帶兵打仗的料,都是爹沒本事 ,是爹對不起你啊」

「爹,哪有什麼對不起,不過成王敗寇,造化弄人,我早該明白的」

太極宮中

「當年你可曾有半分真心,我要把你的心挖出來看看」

她吻上他的唇,他驚訝,卻又驚喜,卻不想,下一秒,她拿瓷片刺向了他的心,她想知道,知道他的心裏可曾有過她

「你怎麼好像很痛苦,該痛苦的明明是我才對」

太醫檢查後「啊…這,差一點,必死無疑」

「你很好,你沒了朕你可以過的更好,但是…是朕對不起你』

「臣妾明白,謝皇上成全」

同年,皇后病逝了

4

他為帝王,她為貴妃

他不曾對她流露出過多的寵愛,兩人之間的距離,隔着太多太多,這是比死更殘忍的疏遠

那日,正逢漫天飛雪

明月之下,宮牆之中,他領着宮人焦急的尋找,她站在宮門之上,聽到他說「你乖乖的,在那不動,我馬上來接你」

她又往後退幾步,見他越來越緊張,笑了,而在一聲笑聲之後,她從高高的城樓一躍而下

「風好大啊 ,這次我們好像真的走散了」

一襲紅衣躍下宮門,她和他的特殊身份,註定他們永遠無法相守

她的意識逐漸模糊,聽不清他在說什麼,漸漸沒了力氣,昏睡在他懷裡,他抱着她一遍一遍說著「對不起」

鮮血的紅和漫天的白,交相輝映,上天彷彿也在暗自神傷

之後,他給她扣上莫須有地罪名,表面將她打入冷宮,私下卻將她偷偷送出宮

而他,從此在這宮中,日夜孤坐,身着玄衣,螢火相陪,飲酒獨醉,夜晚甚是難寐

「你不該被我綁在身邊, 這些日子足夠了」

番外(太醫X皇后)

「看診累了吧,喝口湯,休息一 下」

「不累,看到賢惠的娘子如此關心為夫,為夫頓時就不累了」

「就會貧嘴」她用絲帕擦拭他額頭上的細汗,正好對上了他充滿柔情的雙眼,嘴角上揚,笑道

「有人說過,你的眼睛很好看嗎,閃閃的,好像有星星」

「不哦,這裏面只有你」他的手握住她的手深情的說道

「油腔滑調的」她用指尖點了點他的額頭

「可是…我願意說,娘子你呀,也喜歡聽」

「我當時怎麼就一時想不開,放下榮華富貴的『好日子』不過,與你個這麼個『不正經』的跑到這不知處」

「唉,娘子,此言差矣。我們的婚事可是皇上口諭,親自賜婚的,是你想賴都賴不掉的,『我的皇后娘娘』啊」

「你這個性子願在宮裡待那麼久,真是難為你了」

「那些都不重要,只要你在那就好」

夜裡

「娘子~娘子~你真好看,我想照顧你一輩子,直至到永遠」

「知道永遠有多久,就胡說」

「不是胡說,亦不是一時興起」他停頓了一下「永遠就是從現在到人間消失,到世界毀滅,我們的心也還是在一處,無論你在何處我都會在的」

她推開他,哄他入睡,今天晚上,他喝的酒實在是太多了

「到底是誰照顧誰啊」

不一會,他就睡著了,她悄悄地幫蓋好被子,精緻的臉上滿是笑意,看起來很可愛,捏着他微微泛紅的小臉蛋, 笑的很開心

「傻樣,我不相信愛情,不過你的話,相信一下好像也不錯」

「嗯,娘子你說什麼」他動了一下,似是說的夢話

「沒什麼,你聽錯了」說著,羞得轉過身去

「娘子,我也是」

「什麼」

「我說,我也是」語閉,在她的臉頰上落下輕柔一吻

5

「河清海晏,百姓安居樂業,人間炊煙不斷」

「你是個好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