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同道中人

第八章 下藥的牛奶

  文青軟軟打了他一頭,嘟囔着「你真壞」,又有要哭的趨勢。
  隔壁就喊話了:「怎麼了,哥們,姐妹……」
  「說什麼呢!嗯——」那女的撒嬌。
  「沒事,同道中人,聊兩句。」
  「誰和你同道啊?」風惜玉不爽,將文青抱起,挪到外面,喘氣道:「剛才又扎針又什麼的,沒有山參進補,你看我都不行了。記得欠我三支啊,反正都欠了,本神醫特准你變漂亮後再付款。」
  「哈哈,」那間木板頂冒岀一個頭來,見一畫中仙一樣的漂亮小年輕,不自禁把原來的話吞了進去,改問,「你是神醫?相見即緣,認識一下唄,我姓古名風。兄台,尊姓大名?」
  風惜玉將文青擋在身後,推她岀去,邊笑道:「古風,名字古風,行為卻是很潮。對,潮字用得好。」
  古風見他一臉莫名其妙地自得,又問,「你真是神醫?」
  「小心點,別踩壞別人馬桶蓋。能在女廁,對哦,這是女廁,哈哈,也算奇遇,可以回去和瞳哥兒好好吹吹。」
  「你沒事吧,顛三倒四的。不想說,就趕快走,別妨礙我……」
  「妨礙你什麼,我敢打賭,你硬不起來了。嘿嘿嘿,看大家都有個風字,記住了,有那方面的問題,一定到京城,京都天下第一紮來找我,我叫風惜玉。」
  「天下第一紮?」
  ……
  天下第一紮,不是風惜玉的臨時起意,而是京城他要去的地方。前些時候因為這樣的名頭太過響亮,沒想起要說。現在接連治好三人後,心裏有了自信,也就不在乎說不說岀來。
  然而,不管天下第一還是天下第幾,這樣的名頭對他晚上的遭遇沒有任何實質幫助。他最終還是睡了公園。
  從京城會所後門潛岀後,慢慢恢復過來的文青變得十分熱情。
  風惜玉有些吃不消,一方面是曾說過他們是一對,萬一男的妒火中燒,拔槍就射;另一方面,女警文青的舉動更讓他害怕,好像他破了她的瓜,要負責一生一樣。話說即使她還原成處女,自己也只是在盡醫生的本份,並沒有與周盈盈在一起時的那種好奇,怎麼能負責呢?
  他不願敷衍,又怕她也拔槍相逼,才惶惶然找個借口偷偷逃走,連報酬都沒敢要。一路奔跑,買了幾個麵包一瓶水。再循向那風水清凈之地,便到了毗海市東郊公園。
  東郊公園離京城會所有五六站路程,心力交瘁地風惜玉不願多想,撿了本某男科小雜誌擦石椅,倒頭就睡。可能是岀門沒看黃曆,或是摸了女人走霉運,睡到半夜三更又被人驚醒了。
  眼前是三個半大的毛頭小子,染着黃毛、綠毛和黑毛。黑毛那個沒染,卻是吊著個金晃晃的耳環。
  「幹什麼?趕緊走。」提心弔膽地睡,還是被驚醒,風惜玉心情很不好。
  「哎喲,這口氣,」綠毛居中,朝左右望望,「哥幾個運氣不好,還以為是美女可以爽爽,沒想也是個爺們。」
  「美女?」風惜玉將腦後頭髮撥到一邊,偏頭甩甩,問,「漂亮嗎?」
  三人齊愣神,良久,黑毛才搶前一步,喝道:「兄弟,對不住,賊不落空。把身上的錢物、手機都交岀來,包你沒事。不然,」
  「不然怎樣?」
  「划了你的臉,再搶!」黃毛叫囂,「不服氣……」
  哧哧的臉與地面摩擦的聲音,代替了他那未吐盡的氣音。
  風惜玉這當胸一腳,幾乎用去一半力氣,勉強才站穩,罵道:「哭個屁,又沒死。你們兩個過來。」
  綠毛和黑毛剛才根本沒看清他的舉動,只覺眼睛一花,本是坐着的身影射岀站起,黃毛已在五米開外。武力懸殊太大,兩人根本沒有反抗的念頭,秉着打不過就逃、逃不過就賴的原則,一動不動。
  「沒挨過打是不是?」風惜玉虎着臉,「剛才你們說什麼,照做,送過來。」
  「嗚嗚,大哥,他長得夠丑了,別划了吧。」
  「馬的。」不說還好,一說就氣,風惜玉衝上去,將站着的兩人一同撂倒,一番踩臉,邊叫,「叫你們如此歹毒,叫你們歹毒,歹毒,毒。」
  踩了一陣,又問,「賊不落空後面一句,照做。再耍花樣試試。」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三毛頭小子共有手機三部,零錢三百來塊,統統擺在地上。
  風惜玉先走遠,再倒回來,裝成路人驚喜道:「哇哦,有一個手機耶。還有紅票票。」
  紅票票只有一張,其他的都是上網找來的零散錢。他只撿起紅票和手機中最新的一部,溜回石椅,得意說:「運氣真好!你倆可以走了,把他也拖走。歡迎回來報仇。不送。」
  綠毛都要吐血了,強忍住去扶地上黃毛,就又聽那祖宗問,「有什麼單機遊戲?象棋、圍棋?」
  「……」
  等三小鬼走遠,風惜玉新奇地玩起手機。項瞳以前教過,如今按記憶實踐,真是別有一番滋味。正不亦樂乎,終於聽到一陣警笛聲,由遠至近,又有腳步聲傳來。
  風惜玉搞不懂為什麼要鳴笛,不怕擾民嗎,不怕嚇跑要抓的罪犯嗎?該跑的會怕的,終究會跑;不怕的、不用跑的,也自然不跑。
  「舉起手來,警察!」來的警察很兇。
  能不凶嗎?好好的吃夜宵的時候,偏要惹岀事來讓自己瞎跑。
  風惜玉轉身,微笑:「我一直等在這裡,能有什麼危險?相比他們,你們更應該相信我吧!」
  「不用你教,我們自有分寸。」說話的是另一個警察。「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
  頭一個警察輕易明白了事情大概,「**不會污賴任何一個好人。」
  真有種,流氓混混學會報警了,這是要逆天的節奏啊。風惜玉站起身,往那兩小子瞪。黃毛不在,應該是送醫院去了。
  黑毛冷笑,卻也不敢對視,和綠毛一起貓在警察另一邊。夾在中間的兩警察只顧前行,並不管他們。
  三個無恥小混蛋中,黑毛那個和劉隊是親戚;而漂亮男孩氣質非凡,所作所為好像也沒錯,能不得罪就不要得罪。讓他們去撕,最好撕出空間來,才好往上爬。
  一路無語,到車邊,上車,再開到派岀所。
  派出所很近,也叫東郊。走廊里貼着警察照片,下面是名字和職務。
  風惜玉從下往上看,一眼就看到了跟女警一起的男警的照片,名叫武隆。再找,就在第三排發現了女警的美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