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醫生很不錯

第三章 第一單生意

  漁船開始返航。
  女人心地很好,從她口中風惜玉知道了她們的來歷。
  她叫周盈盈,脾氣很怪的男人是她丈夫——寇淮,都是毗海市人,來海邊度假。漁船是她們租的,本來是要停在遠些的海上過二人世界,沒想到風惜玉會掛在船後漁網上,從而救下他。
  風惜玉感激之餘,認真用水清洗眼睛,希望奇蹟能夠發生。然而並沒有。
  三人在同一條船上,卻像不同世界的人。風惜玉已經開始想念海島、想念島上的家。
  周盈盈確實很照顧風惜玉,噓寒問暖,還經常瞞着丈夫給他純凈水,又請他到艙里進食、休息。
  風惜玉進艙睡過幾個小時,被奇怪的聲音吵醒後,再沒有進過。只是站在船尾,「看」來的遠方。
  食物多了個人分,水源還用來洗眼睛,更難忍受的是老婆的愛心泛濫以至於做那事都不夠專心和投入了。寇淮的心情可想而知,總會當面調教周盈盈給風惜玉聽,或者說些難聽的話語。
  風惜玉一一忍受,洗眼睛就更勤了。
  可能也是見他看不見,周盈盈把夫妻間的**說給他知道。原來,兩人相識七年,結婚四年。從沒有進行避孕措施,卻未見懷上。
  近兩年,太爺爺病危,家族催得更緊。他主動去檢查,才發現是自己的問題:食用抗胃酸葯——雷尼替丁過量,致使**數達不到懷孕的基準。醫生說他可能終身不孕,最樂觀也只有萬分之一幾率。
  得到這樣的噩耗,誰還能樂觀?他不敢跟家裡說,尋醫問葯都是偷偷摸摸。好在周盈盈知道後,並沒有任何冷落,反而幫他隱瞞、求治、極盡體貼。
  但男人的某些尊嚴一旦被觸碰或受損,又哪裡是輕易能補救回的?寇淮經常無故發火,人也變得乖張。
  這樣說,周盈盈是希望風惜玉能體諒和理解。
  有什麼不能體諒的呢?風惜玉說讓他看看,興許他能想出辦法來。
  周盈盈乍聽之下很開心,仔細考慮了會卻不願相信,也不想讓他去招惹寇淮。風惜玉再三強調,她才說先去探探口風。
  也不知道她到底和寇淮說了沒有,反正那男人脾氣依然一點就炸。治病的事也再沒提起過。
  等回到岸邊,已經是晚上。風惜玉有些不想上岸,因為不敢確定該死的時機是不是和海有關。而且,他此時已經窘迫到極限,錢包被海水帶走,身無分文也身無長物,眼睛又瞎着。在這陌生的世界,就只有一個電話號碼。
  沒料到,這次勸他的主力會是脾氣不好的寇淮,說什麼總不能在碼頭站一晚吧,又說將就一晚,明天隨他。好說歹說,將風惜玉帶到賓館住下。
  賓館房間里有盥洗盆,周盈盈放滿水,任他將頭泡在水裡,回了自己房間。一會,寇淮進來,開口就是道歉。
  風惜玉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便由得他說。
  「小風,明天你有去處嗎,要不要多在這裡呆幾天?你盈盈姐都有些捨不得你走。」
  「……」
  「你在這附近有熟人嗎?毗海市裡呢?」
  「放心吧,寇哥,我能照顧好自己。謝謝你們的救命之恩。」
  「要不要我幫找你朋友來,他們遠嗎?」
  「我是京城人,其他地方都沒有朋友。說起來,盈盈姐和你倒算是第一二個。盈姐是個好人,你……」
  「我知道。我想請你幫個忙,不知道行不行?」
  「完全沒問題,你說吧,只要我能做到。」
  風惜玉滿口答應,但寇淮反而不說了,拉着他去了隔壁他們房間。
  進門就聞到了撲鼻的香味,還有一股中藥材的味道。
  「來,來,老公扶小風坐。」周盈盈語氣很是開心,「我請人送來的晚餐,還有祛火明目湯和人蔘燉烏雞哦。」
  「人蔘?」風惜玉有些激動,難道時機再這裡?要知道,人蔘對古怪功法有加成,在島上時也沒吃過幾回。
  時機就是天命,相見就是緣分,風惜玉頭一次如此不客氣。他希望眼睛能馬上看得見,能幫到恩人。
  吃完三人最為融洽的一頓飯,寇淮留下收拾,由周盈盈送她回去。
  她身上尤其香,是不同於飯桌上的香味,也不同於海風中的香味,有點像項姨,讓人感覺溫暖、心安。
  吃了人蔘,風惜玉腹中隱有虛火燒,便急於去洗眼睛。依舊是她幫着倒水,又忽然驚叫一聲。
  「怎麼了?」風惜玉問。
  「我以為你看得見了呢?」周盈盈拉他的手。
  風惜玉笑說:「還沒有,不過我感覺快了。盈姐,你幫我看看,有什麼變化沒有?」
  「……好……」
  ……
  「怎麼,盈……」風惜玉奇怪她怎麼半天不說話,還氣喘吁吁的,就關切地問。
  剛說個「盈」字,就被她一把抱住,兩團柔綿壓在胸膛,同時嘴也被她的雙唇堵住了。
  這是項瞳說的感覺嗎?溫熱濕滑,鼻息對着鼻息,彷彿再大口出氣就是不禮貌。而且她的柔唇動來動去的,像是要把他吃掉。
  風惜玉放軟四肢,反手固住她,只把頭往後躲。
  「好了,唔……」
  牙關一啟,她的香舌趁機滑進來,發出「咀,咀」的水響。
  怎麼了?
  風惜玉不敢閉口,就有一陣撕裂似的疼痛從心底迸發出來。
  「啊——」
  ……
  再次睜開眼,又忍不住閉上。
  「小風兄弟,你醒了?」寇淮滿是驚喜,又有些愧疚和莫名的感激。
  「嗯。」眼前是小碎花的淡黃天花,有白光從天花與牆間照射出來,映得整個頭頂仿如夢裡的仙境。
  「謝謝你,小風兄弟。我真沒想到你是如此有情有義的漢子,先前……」寇淮有些說不下去,「醫生剛走,說你身體並無大礙,只是過於虛弱,養幾天就好了。是我太自私、太心急了,對不起了。」
  風惜玉定定地望着頭頂,一動不動,心卻早翻上了天花,闊步邁出了房間,飛翔在天際。
  我看得見了!
  「……你好好休息吧。那個醫生好像不錯,你也不要老睜着眼。他給你塗了眼藥膏,說你只是憂思過濾,好好休息,明天就能看見了。」
  風惜玉閉上眼睛,聽着他的腳步離去、關門,又猛地睜開,振臂歡呼。
  「何必等到明天?我現在就看得見了,哈哈,我看得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