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怪醫 第二章 醫生很不錯_賣文小說
◈ 第一章 他來自海域

第二章 醫生很不錯

  「昨夜花一朵/立在晨角/開錯。
  凝香待果/神態太焦灼。
  偶爾風吹過/那是誰的冷漠/笑你快落,快落……」
  站在船尾,負手獨立。清亮的朗誦聲與突突的馬達聲,顯得格格不入,卻又互不影響。
  「小風,進艙吧,外面風大。」一個溫柔的女聲在身後響起。
  「不用,盈姐,我還想看看。」
  「看看?」身後聲音一頓,「那就看吧,不過,記得洗眼睛哦。給。」
  一個塑料水瓶塞到他手中。
  謝謝你,盈姐。只是,洗洗就有用了嗎?
  ……
  他叫風惜玉,來自一片神奇海域,據說是幽冥島后土族第四十九代傳人。
  這個名號很牛叉,足以令聽到的所有人都傻掉——嚇傻一部分,笑傻一部分,剩下的是不知該驚嚇還是該笑的呆傻。
  風惜玉屬於最後一種呆傻,因為他不知道這是真的,還是只是項瞳興起之下的杜撰。問項叔和項姨,他們就只說時機成熟時他自然能知道。
  那,什麼時候時機才能成熟呢?
  項瞳是項叔和項姨的長子,八歲那年,他在島崖下撿到一個漂流瓶。然後,項叔順着瓶內指示,岀神奇海域,找到了被遺棄在拋錨小艇上的風惜玉。
  當時,他只有兩歲,躺在一堆溫玉中,奄奄一息。項姨說可憐天下父母心,應該是發生了什麼意外,他父母以為他死了,又希望能有奇蹟,便把他放到了這片媲美百慕大的神奇海域。也幸虧有這些溫玉,他才能在假死狀態下撐到被救上島。
  他親生父母沒留下任何身份訊息,所以項姨依項家供奉的后土女媧,讓他姓風。又因玉取名惜玉。
  按說救命之恩加上撫養大恩,恩同再造,但項叔項姨從不准他叫義父義母。風惜玉明白他們的苦心,也就沒對自己的親生父母產生過任何怨念,反而時刻保有感恩之心,即使自小從未見過光明。
  是的,他是個天瞎,雙眼純凈漂亮,開合也與正常人無異,就是無法視物。
  項叔作為傳承了古時失傳醫術的神醫,也對他的眼睛無可奈何。便傳了套古怪的功法給他,說一切磨難都是上天對他的考驗,時機一到,風雨彩虹。
  時機不正是天命么?太多故事裏的人,都因為時機和天命,經歷過或正在經歷磨難與考驗。只要心未死,就總還有希望。
  基於這些,儘管對項叔老用時機未到來安慰自己有些微詞,風惜玉還是很滿足。**,夢如人生,樂觀總是沒錯。
  接下來的這些年,作為漸漸適應黑暗的瞎子,他與項瞳兩人無憂無慮地嬉戲、學習、成長。雖然多年接觸的只有項叔項姨和項瞳三人,但三人成行,項叔作為家長、師傅、老闆,項姨作為家長、長輩,項瞳作為兄弟、同學、朋友,這就是個微型世界,好像什麼也不缺。
  直到一年前,項瞳開始經常離島,說是到了婚娶年齡,和對象培養感情去了。每次他回來,就是花式虐狗的開始。雖然只限於言語,但這一點也不妨礙風惜玉對他的羨慕和嫉妒。又因為言語意境下天空海闊的想像,風惜玉甚至比項瞳更加渴望能接觸到那位姑娘。
  能讓優秀的瞳哥兒讚不絕口,她該是怎樣的人兒呢?風惜玉經常想起她,想像她是怎樣的美麗,怎樣的性感,怎樣的多情。
  看他心態有了變化、經常心不在焉,項姨狠狠批評了項瞳幾頓,又對惜玉說也該到他岀去闖蕩的時候了。
  就這樣,做了幾個月的特殊訓練和準備,風惜玉終於要離開生活二十來年的小島了。
  離開的那天,陰風拂浪。吹涼的心情,翻滾的也是心情。
  項叔、項姨和項瞳將載着他的竹筏護送出神奇海域,來到國際航線上。等到有回國的船路過,便「撲通」跳進水裡,離開了。
  「你們真的這麼放心我一個人嗎?我可是個瞎子。」風惜玉瘋喊。
  「時機到了,你馬上就不會瞎了!」是項叔的聲音。
  風惜玉總算聽到他說一回「時機到了」,多少有些安慰。就又聽項姨喊:「加油,早點回來。」
  項瞳最無厘頭,「玉弟,去禍害人間吧。也早日找個對象,咱們比比誰的更好?」
  好吧,好吧,都走吧。時機到了是吧,我倒要看看老天怎麼讓我復明?
  想復明,首先得活下來。
  回國的船將他救起,各種審核盤問,鬱悶得他想重新跳下船。結果,行了一天,船真的翻了。
  他掉落水中,好不容易抓到一個死過去的船員的腿。因為船員拿到了救生圈,把他推開,自己得以繼續活着漂浮於海浪。
  這時,就顯齣兒時棍棒教育的好處來。他硬是憑着絕世無雙的水性,撐到了第二次獲救。
  這次幾乎是上一次的翻版,好一通問。不過,他已經學會編謊話來應付,從而獲得了一些吃食和回復體力的時間。
  可能是上天覺得他受的折騰還不夠,船又翻了。這次,他再沒那麼幸運,暈死了過去。
  是一個大浪讓他回復神智,發現已經躺在甲板上。不遠,有兩個人聲。
  「你做什麼,好好的,潑什麼水?」聲音越來越近,是個女的,問,「你醒了,沒事吧?」
  「我不是怕他被曬壞嗎?」一個男的叫道,「你,別靠他那麼近?」
  為什麼不要靠近我,難道我樣子很恐怖嗎?風惜玉從來沒照過鏡子,項姨她們因為摻雜了私人感情,說的也可能不算數。
  「他看不見欸。」女人驚叫,又柔下聲音問,「小夥子,你的眼睛怎麼了,是被海水灌的嗎?」
  沒人會相信一個瞎子獨自在海上漂流吧,前面兩船的就是這樣。風惜玉決定說慌,「是,也不知道是撞到什麼了,我看不見了。有乾淨的水嗎?讓我洗洗眼睛。我會好好報答你們的。」
  「不行,海上淡水多珍貴,況且……」
  男人沒好氣地拒絕,女人打斷他,說:「你省着點,我們現在就返航回去。」
  「什麼,回去?」男人脾氣更不好了,「我們才出來兩天不到,我不回去。哎,真是掃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