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道長生:從加入白蓮教開始第6章 黑市,殺人劫財在線免費閱讀

苟道長生:從加入白蓮教開始第7章 入黑市,買秘籍在線免費閱讀

轉過天,又有不少人練出了內力,得到獎賞。

傍晚,江長明面沉如水,轉頭就走。

宋三郎卻直接喊道:「江長明,你又想直接走?」

江長明轉過頭來:「想找打是不是?」

宋三郎猙獰道:「正有此意!」

「好,我也正想找個人打一頓出出氣!」

江長明反手一拳轟來,鐵臂呼嘯,本以為能一拳擊敗宋三郎,誰知道宋三郎抬起一隻手,居然就直接抓住了江長明的手臂,使其動彈不得。

江長明一愣,隨即面容扭曲。

「你……你練出了內力!」

「是啊!就是內力!」

宋三郎反手一拳,轟擊在江長明的胸口,灌注了內力的拳頭彷彿充斥了無窮的力量,一拳就把江長明給打飛了出去。

這一幕,真好像是幾天之前的場景重現。

不同的是,那時候被打飛的是宋三郎,而此刻被打飛的卻是江長明!

江長明面色難看至極,掙扎着站起來,逃也似的離開了演武場。

宋三郎哈哈大笑,此時眾人還沒有全部離去,見狀紛紛圍上來恭喜,隨即,就讓宋三郎去找教官領賞。

周明所在的宿舍眾人,則都是面面相覷,心生惶恐。

昨天他們才發生衝突,結果今天人家宋三郎就練出了內力,這也太不巧了吧?

周明也是在心中暗生警兆,他看得出來,宋三郎並不是在今天練出內力,而是在昨天傍晚打架的時候,就已經擁有了內力。

但是他硬是憋着不說,一直等到今天傍晚,恐怕目的,就是要跟江長明打一架,以報當初之仇。

為此,他可以直接無視昨天和今天的獎勵差,更是放過了昨天和他打架的眾人!

這等隱忍,這等睚眥必報的性格……

若有機會,是肯定會報復眾人的。

周明自然不怕,此時他的內力相比較一開始,已經壯大了數十倍,擁有了二十多絲,只是他不想顯露。

在搞清楚大江幫為什麼要如此無限招人,又如此迅速培養幫眾之前,他是不可能顯露出本領的。

就算要顯露,那也要壓着一個月的期限!

所幸,宋三郎獲得獎勵之後,就直接成為了正式幫眾,徹底離開了演武場和宿舍,沒有回來。

這才讓擔憂的眾人放鬆了許多。

似乎是受到了宋三郎的刺激,江長明收斂了原本高傲的性格,平時和人交流多了,甚至主動攀談。

傍晚的雜務他也一起做,做完還沒離開,而是拉着李青聊天。

片刻後,李青面容一滯,擺擺手離開了江長明。

「青哥,那小子跟你說什麼了?」

和江長明,宋三郎相比,李青雖然也是頗有家資,但卻平易近人,能說會道,即便經常在做雜務的時候摸魚,但也往往會在第二天送上些許零食。

因此眾人和他的關係倒是比較好。

李青道:「那小子啊,想帶我去黑市,說什麼黑市有售賣催長內力的丹藥。」

「啊?那不是好事嗎?」

「好什麼?他要十兩銀子的帶路費!」

「什麼?十兩銀子?他想錢想瘋了吧?!現在我就是練出內力,幫派也就獎勵十兩銀子而已!」

「是啊,所以我直接拒絕了。」

周明聞言,上前問道:「青哥,你說的這個黑市,有沒有賣武功秘籍的?」

「肯定是有的,黑市的人大多無法無天,不講規矩,只要能賣錢的,他們都敢賣。不過,正因如此,他們賣的東西往往也都有問題。」

轉過天來,李青忽然湊到眾人面前,道:「各位,有個好消息,隔壁宿舍的趙老五想要找江長明去黑市。」

「啊?」眾人驚訝:「那趙老五這麼有錢,居然能拿出十兩銀子?」

「嗐!他哪裡有錢,他是想到了一個主意,讓我們大夥湊足十兩銀子,等去了黑市,記住道路,到時候咱們這些出了錢的,全都給一份路線地圖!」

「這靠譜嗎?」

「靠譜啊!人家趙老五已經湊到了七兩銀子,我是聽說這事,幫幫大家。哥幾個要是有想法,都出點錢!」

要說眾人對於那催生內力的丹藥沒想法,肯定是不可能。

但實在沒錢。

沒想到還有這個路子,便紛紛湊錢。

周明也順勢送出了一錢銀子。

傍晚,趙老五離開了演武場,在外面找了個客棧,買了一夜。

周明一路跟蹤,見狀就在客棧附近暫時隱藏起來,就這樣一直等到半夜,臨近子時,那趙老五才離開客棧。

周明連忙跟上,來到一處街角,有個人影從黑暗中走出來,跟趙老五匯合。

緊接着兩人便繼續前進,來到城中一間荒廢的民宅,宅子裏面有一口枯井,兩人直接跳了下去。

周明也緊隨其後。

這枯井之中,着實是內有乾坤,居然有一條地道,彎彎曲曲,不知通向何處。

跟着跟着,前面兩人居然不見了。

周明一驚,連忙控制回憶,卻看不出什麼東西,畢竟他在後面跟蹤,終究還是需要拉開一點距離。

兜兜轉轉,也找不到什麼通道。

周明只好離開地道,在井口等待,但想了想,這地方又不可能只有江長明一個人知道,或許還有其他進出黑市的人。

他便迅速遠離民宅,在遠處觀察。

果然在不久之後,就陸陸續續有人進入黑市,其中多數手腳靈活,好似有武功在身。

周明不敢確定他們會不會發現自己,就沒有跟蹤。

轉眼又是一個時辰,午夜已過,從井口爬出來兩個熟悉的身影,迅速離開民宅。

隨後在一個街角分開。

但就在這時,江長明猛然出手,一拳轟在趙老五的後背上。

趙老五直接被打飛出去,回身看向江長明,驚叫道:「你……」

才剛吐出一個字,旁邊卻突然又蹦出一道人影,手上拿着利刃,直接將其砍死。

隨後,又跳出來兩人。

這三人和江長明一起,快速摸了摸趙老五的屍體,隨後罵道:「焯!就tm這十五兩的銀子?」

「算了,二哥,加上之前買路費的十兩,也有二十五兩了,況且,他這還有在黑市買的東西呢,也能賣點錢。」

「呸!晦氣!老四,你能不能多引點人來,咱們四兄弟一起上,還怕打不過一個沒有內力的普通人?」

「好好,我一定多引點人。」

四人說著,拉起趙老五的屍體,一起離開了。

周明看完全程,只感覺這四人心黑,引人來黑市,先收十兩路費,轉眼出了黑市,又是直接殺人取財。

夠狠!

第二天早上,周明回到演武場,給宿舍的人帶了外面的早餐。

眾人對他昨天晚上沒幹雜務,直接離去的事情很生氣,但一看早餐,頓時氣消了三分。

沒辦法,食堂的東西實在是太難吃了!

「周明,你昨天一晚上沒回來,幹嘛去了?」

周明羞澀一笑,支支吾吾說不出話。

「不會是,去了那個地方吧……」

周明低頭,只是笑着。

眾人一下子鬨笑起來:「好啊,你小子自己跑去那種地方,都不跟我們說一聲!太不仗義了,以後這種事情,那必須帶着我們一起!」

「下次……下次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