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哇,准老闆娘也來了,長得真像個洋娃娃。」
一張照片發了過來,許漾漾仰頭看着傅惜年,一臉的崇拜和歡喜。
「護士小姐,幫我再開點葯好嗎?我感覺我胃和肺也有點不舒服。」沈鳶揚起帳單,看着剛走進來的護士說道。
「沈鳶你為什麼要用這種眼藥水?」傅松進來了,手心裏放着她用的特殊眼藥水。
「這眼藥水有什麼問題嗎?」沈鳶不露聲色地問道。
「當然有問題,回答我,你為什麼用這種眼藥水?你是想變成瞎子?」傅松大步過來,大聲問道。
「傅松,你聲音小一點。」沈鳶被他吼得心裏一陣惱火。
姓傅的果然都是一家人,一點也不禮貌,粗魯得很。
「你不好好愛惜自己,有你更疼的時候。」傅松鐵青着臉,俯近了觀察她的眼睛。
隔得太近,呼吸聲都糾纏在了一起。
「你們在做什麼?」突然,傅惜年的聲音在病房門口響了起來。
沈鳶怔了一下,腦袋慢慢地往後仰,越過傅松的阻擋去看傅惜年。他也不知道在那裡站了多久,黑色西裝搭在臂彎上,手裡握着一隻文件夾。
「沒什麼,檢查。」沈鳶悄悄往傅松的腰上捏了一把,威脅地瞪他,小聲說道:「閉嘴,不然我砸你醫院。」
傅鬆緊抿着嘴角,轉身看向了傅惜年,四目相對一會,傅松突然勾起唇角,笑道:「四哥這是幹什麼,吃醋啊?你都要結婚了,還搞得這麼纏綿悱惻的,沒意思。」
「我來談工作。」傅惜年慢步進來,視線落在沈鳶的臉上。白皙的小臉上有抹可疑的紅意,還有兩枚淺淺的指印。
印象中,只有他碰過她的臉,沒想到傅松現在也敢這樣捏着她的臉了。
「我生病了,而且我辭職了。」沈鳶朝他笑笑,揮了揮五指:「傅總,辭職報告是向集團HR提出的,已經批了。」
「誰批的,」傅惜年停了一下,又道:「我開除誰。」
「哦,隨便你。」沈鳶撇嘴角,一副委屈樣兒:「反正我不回去了。」
「先看這個。」傅惜年走近來,把文件夾拍到她的腿上。
「四哥,她在生病。」傅松皺眉,不悅地說道。
沈鳶的注意力卻被文件夾上的項目名稱吸引住了,她去年就盯過這個項目,不過那時被黎氏搶先一步,她沒能啃上。現在這項目怎麼又回到眼前來了?
「黎氏資金鏈斷裂,吃不下,重新招標。」傅惜年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下,盯着沈鳶的臉說道:「要不要做,在你。」
沈鳶細白的手指在文件夾上慢慢攥緊。
海濱紅樹林環保公園設計,包括了填海,基建,環保設計,環境設計,若是能拿下來,將會是她職業生涯最濃墨重彩的一筆。
「你又不懂設計。」傅松見她眼裡迸出亮光,擰着眉提醒道:「而且,你的眼睛……」
「哦,對,我不懂設計,我得再想想。」沈鳶沒給他機會說完,飛快地合上文件,遞還給傅惜年:「傅總願意等的話,或者這項目等得起,那我休養好身體再好好考慮。」
傅惜年烏幽的雙瞳里泛起一抹訝色。
傅氏的拚命三郎竟然會拒絕這麼大的一個項目。
「我要做檢查了。」沈鳶從病床爬起來,伸着雙手裝盲人:「傅院長,我頭暈得厲害,眼睛也看不清,你扶我一把。」
傅惜年的視線在沈鳶略有些紅腫的眼睛上停了片刻,挪開了。
「好,你先考慮。」傅惜年拿起文件夾,起身出去。
沈鳶嘴角的笑容僵了僵,他特地來一趟,就是為了項目的事?
「他走了,不用看他。」傅松拖了張椅子,環着雙臂坐下,繼續審問她:「眼睛的事,你先和我說清楚。」
「其實這是給劉奶奶開的,她一直幫我照顧妹妹,很辛苦。昨天我過去看她們,她說想要開點葯,我既然到你這裡來了,所以就搭配着開了一點。你不會這麼小氣吧?反正掛他帳上。」沈鳶一臉輕鬆地說道。
她這個人最不喜歡訴苦,最討厭賣慘了。
而且,傅惜年就在門外聽着啊。
沈鳶在傅惜年身邊夠久了,他的腳步聲早就烙進了耳朵里,他只走到了門外兩步處就停下了,一直在聽她們說話。
果然,在她話音落下後,那腳步聲又響了起來,這次直接遠去了。
沈鳶躺回去,舉着長長的藥費帳單看,小聲說道:「來都來了,再加點感冒藥,開塞露也要幾瓶,馬應龍也想要。」
傅松抬起屁股,指了指她,起身走了。
沈鳶一直躺到黃昏時,拿到了所有的葯,大包小包拎起回家了。
她不喜歡呆在醫院,醫院對她來說是地獄。父母在醫院裏去世,妹妹這幾年也在醫院裏來來去去,各種藥水味兒實在讓她難以忍耐。
家裡很靜,進門第一眼就看到了傅惜年的拖鞋,和她的是同款,顏色不一樣。可能傅惜年從來沒有注意過吧,除了拖鞋,還有毛巾,睡衣,牙刷,杯子……
統統都是一對。
沈鳶這個時候才徹底垮下來,她在外面裝得很累,這時候看着收集到面前的一大堆他的東西,心裏難受得要命。
她知道自己不該起妄念,不同圈層的人強融不了,不同家境的人也難以結合。傅惜年有他自己的路要走,她也是。
「再見。」她吸吸紅透的鼻頭,把東西一件一件地放進紙箱,抱着往樓下走。
全部丟掉,洗牌重來。
沒事的,只要她不去想不去念,一定可以忘了他。
誰年輕的時候不會遭遇幾次失戀呢,她才一次,應當越挫越勇。
電梯停在十九樓,久久不肯下來。
沈鳶仰頭看了一眼電梯屏上紅紅的數字,果斷把箱子放到電梯口,回房去拿掃把清掃門口掉落的廢紙屑。這時一份說明書被她掃進了撮箕里,說明書上明晃晃地寫着幾個字:智能掃地機械人。
這東西是三個月前他拿來的,說是產品試用,只用了一次就被她丟去了雜物間。
沈鳶跑進雜物間,把蒙塵的掃地機械人拿出來,琢磨了一下,拍照掛到二手交易網上,配商品介紹:
這是一個不中用的男人,華而不實,典型的一分鐘。優點:他很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