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突然在這一刻,他意識到,那根線好像已經斷了。

我老師到了更年期,脾氣本來就很不穩定。

傅斯年說不知道我在哪,像是一根導火索,將她的怒火徹底點燃。

她猛地揚高了聲音:「你不知道?」

「傅斯年,姜茵都出國四個多月了。

「她不願告訴我去了哪裡,你身為她的未婚夫,這麼久連問都沒問過一句?」

我很想說,傅斯年早就不是我的未婚夫了。

他現在是宋安安的丈夫,前不久才舉行了婚禮,我老師明明也知道的。

但對於這樣的話,傅斯年竟也沒出口反駁。

他聲線里似乎帶上了一絲顫音,只回應道:

「想辦法到處去找找就是,總能找到的。」

說完,他又像是有點沒底氣似的,補充了一句:

「放心吧,比賽耽誤不了,她一向把那些看得最重要。」

我老師在那邊,氣得暴跳如雷:

「你說得輕鬆,國外多大,我上哪找去?!」

她越說越情緒失控:「傅斯年,我今天就跟你明說,我忍你很久了!

「比賽之前你要是不能把姜茵找回來,我就把你當初跟她訂婚的視頻,散到網上去!」

「拋棄未婚妻,還拿着訂婚戒指,送給新妻子!

「讓大家都看看,你是怎樣沒皮沒臉薄情寡義!」

8

傅斯年也不知道,是被哪個字眼刺激到。

他拿着手機的手,倏然抖了一下。

手機滑落,掉到了地墊上。

那邊我老師沒得到回應,還以為他是不予理會。

我老師怒聲道:「我說到做到!

「姜茵要真有個好歹,我就是豁出了前程,也一定要讓你身敗名裂!」

傅斯年沒有撿手機,也不知道有沒有聽到那邊的話。

他似乎走了神,有些失魂落魄般,盯着地墊。

像是看手機,又像是看別的,目光沒有焦點。

直到電話那邊,我老師又罵了幾句後,惱怒掛斷。

傅斯年許久後終於抬眸,看向前面開車的助理。

他顫聲問:「你說姜茵她,會去了哪裡?」

助理如實道:「傅總,我不太清楚。」

傅斯年的神色,竟似乎顯得有些慌亂起來:

「跟宋家那些生意,動作再快一些。」

前面助理從後視鏡里看過來:「傅總,再快的話,怕是容易出岔子。」

傅斯年徑直打斷了助理的話:「我心裏有數,照我說的來。

「還有,月底給我空出一周時間,我要出國。」

助理只能點頭,答應下來。

傅斯年眉心擰起,拇指指腹按了按太陽穴: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裏感到很不踏實。」

我看向眼前愁眉不展的男人,有些難以置信。

明明他早就丟棄了我,現在,卻似乎還有點在意我。

我有太久太久,沒見過傅斯年在意我的模樣了。

這些年來我一次次看到的,只有他維護縱容宋安安的樣子。

9

我待在傅家那幾年,宋安安記恨我跟傅斯年在一起過,屢屢為難我欺負我。

但傅斯年,永遠會選擇擋在宋安安前面。

我大三那年,學校辦迎新晚會。

我的舞蹈被選為壓軸節目,為此我苦練了好幾個月。

可就在登台表演的前一天,宋安安提着沒蓋瓶塞的熱水瓶,撞上了我。

開水燙傷了我的小腿,我痛到倒在地上,面色慘白汗如雨下。

宋安安的手上也濺了幾滴水,神色誇張地捂着手背,泫然欲泣。

我的室友為我抱不平,甚至要對宋安安動手。

可傅斯年護住了她,只跟我說了一句話。

他說:「姜茵,不要任性,給安安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