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略一遲疑後,他又伸手扯過我的手說:

「我這枚是男款,你戴不了。

「但跟這枚女款是一對的,你戴這枚。」

4

我甚至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他要做什麼。

手上的戒指就要被摘走,我猛地用另一隻手捂住,通紅着眼看向他。

「阿年,這是訂婚的戒指。

「不能隨便摘,更不能送別人!」

宋安安就站在一旁,含笑看着我。

她臉上是那樣雲淡風輕,勝券在握的神色。

傅斯年第一次對我露出不耐煩的表情來:

「什麼訂婚,小孩子鬧着玩的把戲。

「安安喜歡,你摘下來給她。」

我如遭晴天霹靂。

如果不是親耳聽見,我絕不可能相信,我的阿年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我十歲那年,在路邊救下被車撞後,奄奄一息的傅斯年。

我爸是老中醫,掏空了所有積蓄,給他治病治傷。

相處近十年,一直到我們訂婚。

傅斯年一直感激我,對我很好。

我們訂婚後,他更是緊緊抱着我落淚,發誓永遠不會負我。

我從未發現,他竟可以變得如此陌生。

我死死捂住戒指,近乎目眥欲裂地看着他:

「在我們老家,訂婚就是見了父母長輩,拜了天地高堂的!

「是相互承諾了,要白頭偕老過一輩子的!」

傅斯年絲毫不理會我的反應。

他甚至連看都沒再看我一眼,似乎是耐心耗盡。

直接強硬拽住了我的手,用力扯下了那枚戒指。

他溫柔地替宋安安戴上,滿眼都是她。

我面目扭曲,發出一陣劇烈的乾嘔。

我再也待不下去,衝進了外面的雨幕里。

有保姆似乎想追出來攔我。

我耳邊模糊響起的,是傅斯年陌生冰冷的聲音:

「都不要去追,讓她好好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