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拍賣會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有錢人,安歲晚應酬了一番才被人領到二樓的包廂。
服務生送來了茶點:
「安總,專門給您泡的明前茶。」
宋珂在對方的托盤裡放上了豐厚的小費。
「謝謝安總,安總慢用。」
雖然剛才發生了點不愉快,不過當場報了仇,安歲晚也就沒放在心上。
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今天拍賣品的介紹冊。
冊子做的十分精美,古香古色的,她拿起來翻了翻。
有幾樣拍賣品是她早就看上的,其中有一串祖母綠的佛珠,安老太太壽辰快到了,她準備拍來送給老太太當生日禮物。
還有一座古香古色的宅子,上面介紹是一百多年前一個大官的府邸。
其實是安母祖上的宅子,早年流落出去,現在既然有機會,她就必須再買回來。
安歲晚就是為了這套宅子專程趕回來的。
另有幾樣珠寶古玩,如果價格合適出手拿下也行。
「我睡一會兒,開始了叫我。」
隔壁,簡慕深姿勢有些尷尬地也進了包廂。
方卓低聲提醒:
「簡總,安總就在隔壁。」
簡慕深聽到這個名字就火大,腳背似乎也更疼了。
拍賣會開始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安歲晚突然聽到葉洛兒嬌滴滴的聲音:
「慕深哥哥,那串珠子好漂亮啊。」
簡慕深看了看隔壁,大聲道:
「只要是洛兒喜歡的,哥就給你買。」
以前只要他對葉洛兒好,安歲晚就各種吃醋鬧騰。
於是他故意噁心她,更大聲道:
「方卓,不管多少錢,必須把珠子買下來。」
安歲晚聽得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抬眼看了看對面的大屏幕。不就一串古人戴過的珠子嗎,像這種東西一般都是從棺材裏挖出來的,想想都瘮得慌。
她知道簡慕深是在故意噁心她,懶得理會,接着睡。
最後簡慕深用三倍的價格拍下了那串東珠。
可隔壁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簡慕深彷彿一拳砸在棉花上,離婚了,安歲晚越來越不把他當回事了。
腳背也時不時刺痛一下,簡慕深愈發鬱悶。
安歲晚,你有種。
過了一會兒,大屏幕上出現了一串祖母綠佛珠。
宋珂趕緊叫醒了安歲晚。
佛珠起拍價abc萬。
等時機到了,安歲晚直接把價格加到了一億。
她心裏有些打鼓,別人倒不怕,就怕簡慕深搗亂。
果然,隔壁簡慕深舉牌了。
「一億五千萬。」
全場騷動起來,這叫人怎麼玩?
聽着樓下的議論,簡慕深能猜到此刻安歲晚臉上的表情,肯定氣得瞪大了眼睛。
想到終於讓她吃癟,他心裏就一陣痛快。
安歲晚確實氣得不行,簡慕深這分明就是在報復她剛才在外面那一腳。
宋珂神情緊張:
「安總,我們怎麼辦?」
安歲晚臉色一沉:「兩億。」
這個價格一出來,樓下又是一陣波動。
簡慕深也一愣:
「安歲晚瘋了嗎,她一個女人竟然也敢這麼玩?」
這完全就是要跟他硬碰硬的意思,這女人就不知道什麼叫示弱嗎?
簡慕深又氣又惱,安歲晚真的不是以前那個安歲晚了。
一種失控的感覺緊緊鎖住了他的心臟,讓他不由有些慌。
方卓請示:「簡總,咱們還加嗎?」
作為一名合格的總助,方卓冒着生命危險提醒:
「咱們今天的目標藏品是……」
想到今天來拍賣會的目的,簡慕深收斂心神。
差點誤了大事。
他這邊收了手,安歲晚就鬆了一口氣。
不管簡慕深為什麼要跟他搶佛珠,她也不在意了,順利拍下。
古宅作為今天的壓軸藏品,出場的時候呼聲很高。
這是一座三進的宅子,在一座公園裡,環境可以說是相當好,真正的鬧中取靜。
現在公園經營不善,所以就拿了這套古宅出來拍賣。
起拍價,一億。
安歲晚看着大屏幕上的古宅,忍不住激動。
宋珂擔憂地看了隔壁一眼:
「安總,萬一簡總又搗亂怎麼辦?」
安歲晚揉了揉太陽穴:「這宅子價格不會低,對他來說又沒用,他就算是搗亂也會掂量掂量,畢竟誰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
話音剛落,隔壁突然響起了方卓的聲音:
「五億。」
打臉來的如此之快,安歲晚臉色大變。
簡慕深你這個混蛋,又不幹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