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九爺,目前可以確定的是,小姐跟簡少確實已經沒有感情了,兩人離婚離得十分徹底,簡安兩家當時聯合發佈離婚新聞,比他們當初結婚還要轟動。」
「至於這個宋栩,據說之前小姐在夜總會見到他誇他長得好看,這一次是第二次見面,應該沒有感情。」
后座上的男人聽完默了默:「去拍賣會。」
這一次在鳳城舉辦的拍賣會相當盛大,據說有好幾樣價值不凡的藏品。
好巧不巧的,安歲晚下車就碰到了簡慕深和葉洛兒。
看到她,簡慕深扔下葉洛兒就氣急敗壞大步過來。
「你去幻城了?」
安歲晚心裏只覺晦氣,根本就不想搭理他。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沒想到她竟然承認了,簡慕深愣住了。
想到上次在安家見到的那個吻痕,他一把抓住了安歲晚的胳膊:
「你竟然讓那些髒東西碰你?」
「安歲晚,你就這麼**嗎?」
這幾天簡慕深沒有找到那個男人卻聽到很多閑言碎語,只是安歲晚出差,找不到她求證。
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安歲晚怎麼可能去幻城那種地方?
她從小家教就嚴,又一心只喜歡他,別說幻城裏面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就是別的世家子弟追求她,她都不會多看一眼。
才離婚幾天而已,這女人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誰讓你去的?」簡慕深怒不可遏:「你是沒腦子嗎,那種地方你怎麼能去?安歲晚,沒想到你是這麼不知廉恥的女人!」
安歲晚這脾氣。
她抬手就想打,但是手被抓着,於是改用腳。
她一腳狠狠踩在了簡慕深腳背上:
「輪不到你來教訓我!」
簡慕深疼的臉都白了:
「你、你……」
葉洛兒提着裙子跑過來,滿臉心疼:
「慕深哥哥你怎麼樣啊?安姐姐你怎麼可以這麼粗魯,把慕深哥哥的腳踩壞了怎麼辦,他多疼啊,慕深哥……」
看到他們抱一起,就算是離婚了,但也不妨礙安歲晚繼續噁心這兩人。
「我不知廉恥?」
「就算我去尋歡作樂那也是離婚後,不像你們,一個婚內出軌一個勾引有婦之夫當小三。」
「還想來教訓我,你配嗎?」
「你這個該死的女人……」簡慕深又疼又怒,只感覺滿頭綠雲,恨不能撕了安歲晚。。
來參加拍賣會的人很多,安歲晚可不願意當眾跟前夫糾纏。
說完她就扶着宋珂的手,踩着高跟鞋儀態萬千地走了。
「慕深哥哥你還好嗎?」葉洛兒心疼的眼圈都紅了:「我們去醫院看看吧。」
簡慕深覺得自己的腳趾可能斷了,連一步都走不了,只好又上車緩着去了。
安歲晚做的太絕了,真的是半點情面都不留。
簡慕深臉色鐵青,完全沒有注意到旁邊的葉洛兒幾乎把牙咬碎。
每次都是這樣,不管是離婚前還是離婚後,看到安歲晚他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
對她,簡慕深永遠是細心溫暖的哥哥。
只有安歲晚才能調動他的喜怒哀樂。
安歲晚都已經跟別人睡了,都已經跟他離婚了,卻依然是最能牽動他情緒的那個女人。
「慕深哥哥,你就別生安姐姐的氣了,項目上還指望着她幫忙解決呢。」
葉洛兒滿臉愧疚:
「都怪我沒經驗,讓你為難了。」
簡慕深眉心擰得死緊,隨口安撫:「項目的事回頭再說。」
冷聲問方卓:「那個叫宋栩的小白臉找到了嗎?」
方卓神情一緊:
「簡總,還沒有找到。」
「聽幻城的人說,宋栩自從被安總包了之後就再也沒有回過幻城,具體去了哪沒人知道。」
簡慕深氣得不行:
「找個人都找不到,他們幹什麼吃的?」
「去安歲晚的房子找,這麼短的時間她不可能專門給小白臉買房子,肯定是安置在某處別墅里,今天必須給我把人找出來!」
「包男人,誰給她的膽子?」
方卓看了看一旁被忽略、明顯已經生氣的葉洛兒,又看了看被前妻氣得暴跳如雷的簡慕深,有些摸不透自家老闆的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