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看着手機上那串陌生的數字,安歲晚不管怎麼想都想不起來她到底是怎麼睡錯人的。
問穆箏,穆箏也是一臉懵,電話立刻就追了過來。
「真睡錯了啊?第二天你沒看到那人的臉?」
安歲晚揉了揉太陽穴:「當時趕着去參加派對,沒注意那麼多。」
穆箏連聲嘖嘖:「你不是說那人身材特好活兒特棒嗎,睡錯就睡錯唄,就當艷遇一場。而且不管是在幻城工作的還是去那裡消費的,都有健康方面的要求,不用擔心粘上不幹凈的東西。」
其實安歲晚也沒什麼好糾結的,只是覺得這烏龍有點離譜。
事情已經過去這麼幾天了,再追究也沒有意義。
等她掛了電話,宋珂請示道:
「安總,宋栩還在樓下,他怎麼安排?」
安歲晚之所以想包宋栩,最主要就是因為他身材好活兒好。
既然不是那個人,自然就沒必要留在身邊。
「讓他回去吧。」
宋珂有些遲疑:
「安總,幻城的人知道宋栩被你包了個個羨慕嫉妒恨,結果才幾天就被退貨,他回去後肯定會被人嘲笑。而且他恐怕在那就干不下去了,被退回去的人,不會再有人點他。」
安歲晚沒想到這事兒竟然這麼麻煩,因為自己這邊的問題讓別人丟了飯碗就說不過去了。
宋栩有些不安地坐在沙發上,很怕安歲晚把他送回去。
當他得知安歲晚有意要包他的時候,他有一種逃出生天的感覺。
安歲晚是宋栩的第一個客人。
他去幻城的時間不長,雖然長得好看,但是嘴不甜不會哄人也做不出來那些撩撥的動作,上了多久班就坐了多久的冷板凳。
安歲晚的出現,簡直就是對他的救贖。
樓梯那邊響起了腳步聲。
安歲晚換了一身衣服,黑色的晚長裙,烈焰紅唇,女王一般。
宋栩從沒見過這麼漂亮這麼雍容華貴的女孩子,不由得看痴了。
心裏卻愈發清明,這輩子他都不可能跟她比肩。
安歲晚過來了,宋栩趕緊收起有些冒犯的視線。
「安總,我可不可以……」
他真的不想離開這裡,哪怕是留在她身邊給她當司機都行。
「你留下來吧,你父親不是在住院嗎?」安歲晚看了他一眼,又對宋珂道:「你拿着我的名片去安排一下,換最好的醫院,找專家看,用最好的治療方案,錢我出。」
宋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安、安總,您……」
安歲晚的視線又在宋栩身上掃了掃,描摹精緻的眉梢輕輕一揚:
「宋珂,讓人過來給他量尺寸,做幾身衣服,如果跟我出去的話,總不能也是襯衣牛仔褲。」
宋珂一一記下。
安歲晚還有行程,本來就沒打算留在這裡過夜。
她想着這人既然已經是她的人了,總不能虧欠。
於是給了宋栩一張卡:
「這是生活費,密碼上面有。」
「最近我比較忙,你自由安排,但是記住一點,潔身自好不能惹事,趁着這個機會好好學學社交禮儀。」
宋栩直到這時才回過神。
安歲晚真的留下他了,不僅留下他還要幫他父親治病。
「謝謝安總,謝謝安總。」
安歲晚沒有多做停留。
車子從別墅里開出來,宋栩一直等到她的車不見了才轉身進屋。
不遠處的小徑上停着一輛黑色的商務轎車。
副駕上的保鏢看着手機里剛收到的照片,嚇得的冷汗都出來了。
后座上的男人鷹隼一般的雙眼看着宋栩的身影消失在宅院里。
「說。」
「九爺,這裏面住的就是宋栩,小姐包、包的……小鴨子。」
保鏢都不敢把小鴨子的個人資料給他家爺看。
男人的聲音聽起來很危險:
「幾年不見,膽子越來越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