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啊?」宋珂怔了怔,隨即回神:「是。」
這種事交代給宋珂後她就沒再理會,回了房間睡覺。
手機那頭的男人沒等到回信,薄唇扯出一抹寵溺的笑意。
有人敲門進來:
「九爺,老爺子的意思是大擺宴席,您難得回來要好好慶祝慶祝,順便讓您跟家族裡的親戚認認臉。」
男人淡聲:
「我回來的事先不要聲張,宴客後面再安排。」
「還有,回去的時間推遲,我還有點私事要處理,時間待定。」
助理沒有絲毫遲疑:「是,我馬上安排。」
安歲晚一覺睡醒外面已經大亮,下午才有行程安排,宋珂就沒叫她。
等她下樓,宋珂才來彙報:
「安總,太太讓你馬上回去一趟。」
「有事?」
「簡總過去了。」
安歲晚臉色就有些不好。
簡慕深這混蛋,不就是為了讓她處理爛攤子嗎?
以前逢年過節都不去安家拜訪岳母,現在離婚了,為了他的心肝居然屈尊降貴進安家的大門了。
本以為離完婚兩人就再也沒有瓜葛,沒想到竟然比離婚前都見得勤。
狗男人噁心人還真是有一套。
回到安家正好是午餐時間。
安歲晚高跟鞋的聲音敲破了客廳里的尷尬,安家的兩個女人看到她回來齊齊鬆了一口氣。
安家沒有男人,安歲晚的爺爺在她出生後不久就去世了,她爸爸在她十八歲那年也因為車禍去世了。
安家裡里外外就指着安歲晚,安老太太和安母看到她就有了主心骨。
「你來我家幹什麼?」
她明知故問,很不客氣。
簡慕深皺了皺眉,總覺得離婚後的安歲晚渾身長滿了刺。
大概是怕他們又吵起來,安母趕忙過來打圓場:
「囡囡,慕深是過來看我和你奶奶的,來者是客,你好好說話。」
安母是南方人,說話軟聲細語的,出嫁之前有父母寵,嫁人之後有公婆和老公寵,老公沒了又被女兒寵。
嬌滴滴的,對着秋天落滿地的銀杏葉都能抹眼淚兒。
在安母面前,安歲晚就算是有再大的氣都得忍。
簡慕深這狗男人就是看準了這一點,才故意來安家逼她。
換上傭人拿過來的拖鞋,脫了外套,她深吸一口氣,打算「好好說話」。
誰知不等她開口,簡慕深突然過來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他的視線落在她的脖子上,眼睛瞪得很大:
「你脖子上是什麼?」
脖子上的吻痕過了一天還沒消,有些紫了。
安歲晚被他這反應逗樂了:
「你這麼激動幹什麼,跟你有關係嗎?」
見她這副無所謂的態度,簡慕深更怒了:
「安歲晚,我問你脖子上是什麼?」
「你猜。」
他越想知道,安歲晚就故意不說。
搞笑吧?
婚後碰都不碰她,說她噁心,新婚之夜抱着他的心肝在外面的愛巢哄了一夜,讓她獨守空房守活寡一直到離婚,現在做出這副在意的樣子給誰看啊?
「你怎麼敢?」
簡慕深目眥欲裂地瞪着安歲晚,恨不能把她捏碎:
「安歲晚,你怎麼敢這麼對我?」
「是誰?那個男人是誰?」
安歲晚甩開他的手,只覺莫名其妙:
「我為什麼不敢,你誰啊?」
安歲晚早飯沒吃,這會兒也餓了,只想趕緊把人打發走,免得影響她胃口。
「我再鄭重聲明一次,項目出問題,誰的問題你找誰。如果是安氏這邊的問題,你就讓人跟負責人對接。我很忙的,如果出點什麼事都要找我這個老闆,我養那麼多人幹什麼?」
「吳媽,送客。」
簡慕深的視線一直緊緊盯着那個吻痕,幾乎要把那塊皮膚灼穿。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如此暴怒。
明明是一直想要擺脫的女人,現在也終於擺脫了。
可是當他看到她的脖子上被別的男人留下痕迹時,他竟然想殺了那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