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看到安歲晚搖搖晃晃的從外面進來,簡慕深眉頭一緊:
「喝酒了?」
安歲晚沒搭理他,踢掉高跟鞋,裹着外套把自己摔進柔軟的沙發里。
她這個樣子實在是很沒形象。
但是她什麼低三下四的倒霉樣子簡慕深沒見過?
不管她優雅知性也好,還是粗鄙傲慢也罷,反正簡慕深都懶得多看她一眼。
婚都離了,愛誰誰吧。
她實在太累了,又累又困,真的沒心情跟前夫糾纏。
「什麼事,你說吧。」
看着沙發上妝容精緻明顯剛從派對上回來的女人,簡慕深心情有些複雜。
原以為會看到備受打擊意志消沉的安歲晚,沒想到她竟然過得很好。
壓下心中微微不適,簡慕深說明來意:
「咱們兩家合作的那個項目出了點問題,回頭你解決一下……」
不等他說完,安歲晚就冷笑起來:
「我解決?簡總你腦子還好嗎?」
「項目負責人是你的心肝寶貝,出了問題讓前妻回去解決麻煩,你自己說說合適嗎?」
安歲晚說著就來氣。
項目是她帶着團隊辛辛苦苦磕下來的,最後卻被簡慕深直接搶走送給他的心肝。
這事兒傷透了安歲晚的心,終讓她於下定決心離婚,離開了這顆捂不熱的石頭。
現在項目出了問題,他竟然好意思舔着臉來找她這個前妻幫忙。
而且還是這副理所當然的態度!
真當她還是以前那個滿心滿眼都是簡慕深的安歲晚啊?
安歲晚轉身就走。
這時,幾個穿着職業套裝的人突然開門進來,後面還跟着一對穿着考究的中年夫妻。
家裡突然被一群陌生人闖入,簡慕深俊臉一沉:
「你們是什麼人,怎麼有我家的鑰匙?」
安歲晚這才想起來,「他們是中介公司的,這套房子我已經掛牌出售了。」
簡慕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安歲晚,你竟然要賣我們的婚房?」
安歲晚揚眉:
「那不然呢?婚都離了,難不成留着噁心我嗎?」
這裡的人和物,她都不要了。
從婚房出來,安歲晚不敢回安家,回去就得面對她媽的眼淚,怕了。
她讓宋珂送她去了御都公館。
御都公館是安母的陪嫁,現在傳給她了。
老管家看到她回來,親自上前接了外套,又連聲吩咐傭人放洗澡水,並把她最喜歡的香氛點上。
安歲晚一邊上樓一邊摘下耳環遞給宋珂,聲音懶懶的:
「太累了,讓人來給我按按。」
宋珂跟在旁邊雙手接過她從身上摘下來的耳環手錶戒指等,「等會給您端一盅燕窩上來。」
安歲晚又懶懶地「嗯」了一聲。
泡了澡,推拿師給她仔仔細細地按了一遍。
這推拿師是家裡養的,只負責給安歲晚按摩推拿,就算看到那滿身的痕迹也只是微微一愣,什麼都沒說。
推拿結束又順便做了一個全身保養,安歲晚已經睡著了。
手機突然響了一聲。
作為安氏集團的掌權人,她兩部手機一般都是全天二十四小時待命。
響的是私人手機。
一串陌生的數字給她發了一條信息:你的五星好評呢?
安歲晚曲着粉潤的手指敲了敲手機屏幕。
「五星好評?」
過了兩秒,一雙有力的胳膊突然撞進她的記憶。
她問旁邊的宋珂:
「昨晚那個人叫什麼來着?宋……」
還是因為跟宋珂同姓她才記住了那人姓宋。
「安總,宋栩,您還夸人家人如其名長得栩栩如生呢。」
安歲晚好看的杏眼微微一眯:
「有嗎?想不起來了。」
昨晚穆箏慶祝她離婚,帶她去了幻城,點了一排年輕帥氣的小哥哥。
安歲晚最後留下了這個宋栩,說是剛出來的大學生,長得很乾凈,一看就是還沒被這複雜的社會污染。
後來喝醉了,沒想到真的把人給睡了。
睡就睡了吧,反正她也不準備再婚,一個簡慕深把她對愛情和婚姻的所有嚮往都熬幹了。
不如找個伴兒,哄着她捧着她,一個不乖就換下一個,不香嗎?
想到這,吩咐宋珂:
「你明天去跟宋栩說一聲,我準備包他,讓他做個全身檢查,還有,必須把煙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