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酒店潔白的大床上。
安歲晚仰着纖細白皙的脖子,雙頰緋紅,妙曼的身子一次次被高高拋起。
她一直以為這輩子除了簡慕深她不會找別的男人,可是現在她不但找了,沒想到感覺還不錯。
男人的技術很好,只是力氣很大,彷彿要把她撞散架。
意識遊離之前憤憤地決定,下一次一定要換個溫柔一點的人伺候自己。
第二天,安歲晚被電話吵醒。
助理提醒她別忘了三點富太太們組織的下午茶。
她剛離婚,那群女人這個時候約她,想幹什麼不言而喻。
看了眼時間,竟然已經一點了
她剛一動,腰上的胳膊就是一緊,把她重新按回懷裡。
安歲晚從沒跟人這樣肌膚相貼抱在一起睡覺的經歷,心裏多少有些彆扭。
伸手推了推那條胳膊。
觸手是緊實的肌肉線條。
昨晚酣戰的片段又重回大腦,她就是被這雙胳膊一次次拋到天上,久久落不了地。
臉上有些發燙,安歲晚強忍着不適趕緊下床。
床上的男人還在睡,半張臉深深埋進枕頭裡,只能看到濃郁的眉毛和高挺的鼻樑。
等她洗完澡換好衣服出來,男人已經醒了。
那人只在腰間系了條浴巾,正背對着她站在窗戶跟前抽煙。
安歲晚的視線忍不住在他身上流連了一番。
寬肩窄腰翹臀,不愧是幻城的頭牌。
她匆匆拍下一張支票:
「昨晚我很滿意,會給你五星好評。」
「還有,下一次不要在我面前抽煙。」
聽到關門聲,男人才轉身過來。
拿起那張支票輕輕彈了彈,薄唇微微一揚:「下一次?」
從酒店出來,宋珂已經把車停在門口了。
看到安歲晚,宋珂眼珠子幾乎瞪出來:
「安總,您的脖子……」
安歲晚自然知道自己現在是副什麼模樣,豈止是脖子,她全身上下估計就臉上沒有紅印子。
那人活兒是好,就是力氣太大。
下一次得好好警告一下,不許用力親她。她皮膚本來就白,太容易留印子了。
「大驚小怪做什麼?衣服準備好了嗎?」
宋珂趕緊把副駕駛上的紙袋遞過去。
還好看今天有點涼,她準備了兩條絲巾備着。
誰知安歲晚直接把絲巾扔一邊,就在車裡換好了衣服,又熟練地擼了一個精緻的妝。
戴上華麗的鑽石流蘇耳環,整個人立刻氣場八米八。
見她又開始犯困,宋珂勸道:
「安總,要不就別去了,反正那群女人就等着看您的笑話。」
安歲晚閉着眼睛:
「去,怎麼不去?」
「只有她們才是離了男人就活不下去,本小姐去幫她們長長見識。」
一個小時後,安歲晚在會所門口下車。
鑲滿鑽的恨天高,香檳色的緞面弔帶裙勾勒出她曲線完美的身段兒,肩上披着一件高定黑色西裝外套。
「安歲晚?她怎麼來了?不是剛離婚嗎?」
「鳳城第一美女又怎麼樣?還不是被男人拋棄,也不知道她得意什麼?」
安歲晚端起酒杯,走到哪都是焦點,笑着道:
「今天我高興,這頓我請了,大家隨意。」
有人故意遞話:
「安小姐,什麼喜事這麼高興?」
安歲晚笑得志得意滿:
「重獲自由,這還不值得慶祝嗎?」
剛才吐槽最大聲、家裡老公出軌小三小四卻依然不肯離婚的某太太:「……」
正應酬,宋珂拿着她的手機過來了:
「安總,簡總電話。」
簡慕深叫她回家。
婚都離了,離婚證都鎖保險柜了,財產也早已經分割清楚了,以前她一哭二鬧三上吊都喊不回來的男人,離婚後竟然叫她回家?
回到他們曾經所謂的家,簡慕深已經等着了。